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FGO][幼帝二世]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二)

*爆字数了,还是分序号发吧。 前情提要


《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


3、鞠躬尽瘁


被灵基召唤的时候,在和那位令人尊敬的中国英灵交谈的短短几分钟内,埃尔梅罗二世学到了很多知识,其中就包括身为臣下的辛劳。


“亚历山大殿下,请不要突然从背后撞过来抱住在下的腰,我能理解您迫不及待想要开始地理课的心情,但这样做会影响身为王者的体面。”


“也请您不要趁在我睡的时候,把我的长发编成马尾,发质决定了有些人并不适合您那样的发型,当然,我只是不想劳烦您,并不是在抱怨您的技巧。”


“如果您想要跟我交谈,也不必跳起来压我的肩膀,您大可以直接要求我俯下身,我会十分乐意地照做的。”


……


从罗马到迦勒底,他平日的话量翻了几倍,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一个啰嗦的人。这都要归功于身边活力过于充沛的年轻王子。


“不知道为什么,在老师的面前,我好像总是呆不住啊,有些习惯实在改不过来,就麻烦老师包容一下啦。”亚历山大站在他的对面,仰着头,眼睛不住地眨动。


“咳咳,请不要对在下使用所谓魅惑的战斗技巧,身为您的老师,我是不会放松对您的要求的。”


“明白啦,老师果然是老师,”少年向后退了半步,自顾自地说,“我的身上全是汗水,不能弄脏老师的西装。这也是身为王者必须要注意的礼仪吧,嗯嗯。”


少年站在半米开外的地方,脸上挂着困惑的表情,他刚刚结束今天的锻炼,挥舞几乎与自己手臂同等长度的铁剑,令他出了不少汗,矫健的身体在阳光下透着清冽的咸味,盖过了书本和墨水发出的潮气,令人莫名地联想到希腊的大海。


埃尔梅罗二世曾经去过希腊,在他还没有继承十二领主的名号之前,在他的头发还没有生长到披肩的长度之前,他穿着毛织的宽松外套而非西装,在海边站了一整天。海洋的味道从此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身体里。


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海洋,可是,当少年时的亚历山大三世出现在他的身边,他才发现那广袤无垠的海域,竟不及少年身上一颗晶莹的汗珠。


用那么卖力的方式挥剑,就算是精力充沛的少年也会疲惫,亚历山大的胸脯不住起伏,牵动碎发在额前晃来晃去,发梢上的汗珠眼看就要滴下来。


他的老师轻叹了一声,转身去盥洗室拿来一条干燥的毛巾,盖在他湿漉漉的头顶,用双手轻轻揉搓。


少年毛茸茸的脑袋在毛巾下面耸动,即便隔着布料,也像猫背的绒毛一般,撩动着年长者的手心。


两人贴得很近,埃尔梅罗二世听见对方的心跳声,像海潮拍打岩石,强烈,稳固,不知疲倦。


他的动作不由自主地慢下来:“其实没必要锻炼得那么卖力吧,你已经是英灵了,靠魔力的补给来战斗就可以了,反正体力不足的时候只要榨取那个聒噪的御主就好了。”


年长者毫无愧疚地说出了危险的发言。少年却报以一笑:“是啊,说得对,可是我想快一点变强嘛,而且……”


“而且?”


“而且认真锻炼肌肉和骨骼的话,个头也可以尽快长高。”


少年再一次从毛巾底下扬起头,一双明亮的眼睛在老师的肩膀附近流连,下一秒,他忽然踮起脚尖,举起胳膊,用掌心比齐对方的头顶:“我想快点长到和老师一样高。”


放心吧,你以后会长高到自己都害怕的程度——滑到嘴边的话, 被埃尔梅罗二世生生咽了回去。


事实上,在知晓了少年波澜壮阔的未来之后,任谁都可以包容他现在的错误吧,但埃尔梅罗二世成为了少年的老师,为了填补这份矛盾,他不得不反复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职责。


诸葛先生说得没错,为某个王而鞠躬尽瘁,果然是很累人的事情啊。


毛巾从少年的头顶滑落,他换上严肃的神色,清了清嗓子:“那么,开始今天的课程吧。”


“嗯!”


亚历山大很快便搬来厚厚的地理课本,连带大幅的世界地图一起摊放在桌面上,地理是他喜欢的课程。所有关于地球和宇宙的话题都令他心驰神漾。这些知识超越了他的时代,不过是身为英灵所拥有的暂时记忆,在他的意识回归英灵座时,它们并不会被带走。


正因为如此,他的老师才能摆脱多余的顾虑,尽情地讲述天空的宽广与海洋的辽阔。不论是在环形讲堂,还是在狭小的从者房间,授课中的埃尔梅罗二世总是游刃有余,他的声线沉稳,富有磁性,语速不紧不慢,像是大提琴奏出的悠扬乐音,有着不会被任何人影响的、独一无二的节奏。


但偶尔,只是偶尔,在讲述自己过去的经历的时候,他的尾音会有轻微的上扬,像是平静的湖水皱起波澜:“我啊,曾经为了去山顶的天文台上看一次星星,足足爬了三个小时的山路,那段旅程可真是把我折腾得够呛……”


亚历山大托着下巴,沉醉在老师的讲述中,全然没有注意到窗棱上的阳光慢慢改变了颜色。


在橘色的夕照铺满房间的时候,少年终于伸了个懒腰:“啊,这一章实在是太精彩了,虽然还想要继续听下去,不过老师已经没有体力了吧?”


与他炯然有神的状态相反,埃尔梅罗二世用手指托着额头,把手肘撑在书桌上,一副快要挂掉的样子:“是啊,我已经口干舌燥了,就算是时钟塔的期末特别课程也不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这种时候,最好来上一杯葡萄酒……”


他说着平时常有的自言自语,可少年却像是得到了启示,光速从柜子取出他的珍藏,来自千禧年的波尔多葡萄酒:“老师,是这个吗?”


在埃尔梅罗二世来得及阻止之前,少年便把瓶子抱在怀里,一只手拔开了软木塞。那瓶子对他而言有些过大了,他不得不用双手托着,才把深红色的酒浆倾进玻璃杯里。


“老师,我也能喝一杯吗?我想知道老师珍藏的佳酿是什么味道。”


亚历山大再次抬起头,嘴唇微微嘟起,将征询的眼神投向自己的老师,埃尔梅罗二世毫无疑问受到了攻击,脑海里名为原则的坚固城堡被摧毁得十分彻底。他最终放弃道:“好吧,就只能喝一杯。”


亚历山大立刻举起杯子:“那么,为精彩的课程干杯!”


埃尔梅罗二世像往常一样,用节制的方式啜饮着杯中的酒浆,全然没有注意到坐在沙发上的少年已经喝下大半杯,身体前后摇晃,脸颊上浮起明显的红晕:“真是美味啊,哪怕是为了这样的美酒,也要率领我的臣民行进到更远的地方才是……啊,不知不觉又出汗了,老师好像变成了两个,不对,是三个……”


“我说你啊,”他的老师站起身,把他手里的酒杯夺过来,放在桌面的最远处,“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当心感冒。”


“感冒?”少年的眼睛里泛着水雾,“对哦,老师身体真的很虚弱,难怪总是穿这么厚的衣服,害怕感冒的话,把这个送给老师吧,很暖和的哦……”


少年摇摇晃晃地直起腰,把搭在沙发靠背上的披风拿起来,往老师的肩膀上披,他的动作笨拙又鲁莽,因为醉酒而肆无忌惮,埃尔梅罗二世不得靠过来,贴着他的身体在沙发上坐下,才能配合他的动作。


年长的老师一面苛责自己的失职——竟让年轻的王子喝醉酒——一面将肩上的披风不动声色地解下来,在温度适宜的现代建筑中,他当然不需要额外的东西来保暖,只不过,柔软的布料掠过颈后的时候,还是在裸露的皮肤上留下难以言喻的鲜明触感。


他知道这披风是由灵子凝聚成的,和放在自己办公室保险柜中的圣遗物并不相同,只不过是圣杯制造出的复制品罢了,尽管如此,那鲜红的色泽和金色的缀线还是点燃了他的双眼。


那被他视作珍宝的东西,表面上留有几条划痕,大约是从战场上带出来的刀伤,下摆也沾了尘土,恐怕是常常拖在地上的缘故。年轻的亚历山大并非不懂得珍惜,只不过他的眼睛只注视着前方,从不在意已经拥有的东西。他的人生仿佛一场闪耀的旅程,那缠绕着灼目火焰的车轮终将踏遍千山,将所有的风景留在身后。


“老师,我好像醉了……”少年从口中发处含糊的声音。


“你总算知道了吗?”


他的苛责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亚历山大的身子一歪,脑袋便落在了他的腿上。双手无意识地举到胸前,抓着他的膝盖,转眼间便睡了过去,胸口微微起伏,发出细微的鼾声。


“刚刚还说不能弄乱我的西装,真是的……”


“老师……”少年还在说着无意识的梦话,“留在我身边,陪我一起去征服世界尽头的海……”


埃尔梅罗二世垂下眼,静静地凝视自己膝上酣睡的少年。不经意间将修长的手指搭上少年的额头。


他的征途尚未开始,自己的终点却已经抵达。


像是严密的齿轮微妙地错开了节,过去和未来咬合于名为“现在”的特异点。已逝的如同流水,将至的宛如梦境。永不停歇的车轮短暂地慢下来,将少年送往自己身边。


“早在十年前,我就已经答应你了,成为你的臣子,在你的麾下战斗,与你注视同一个梦,倒是你,那时候不过是为了让我活下去,才说了那些话的吧。等你变得足够成熟之后,你根本无需我的辅佐,可我还是自私地,享受着现在的时光……”


他的心头浮起一阵细微但尖锐的刺痛,出于某种难以言喻的罪恶感。他把手从少年的头顶拿开了。只是静静地注视着,眼中便已流露出满足的神色。


……


……


——呜啊格雷你的照片拍完没有,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被老师发现了。


“御主,再等一下,我想要永远珍藏这个场面。”


灰色帽子的少女转过身,把相机握在手里,泪水涟涟地回答。



4、从者的自白


“喜欢的东西吗?我有好多好多哦,最近的是埃尔梅罗老师的葡萄酒吧。讨厌的东西,暂时还没有,有什么问题吗,御主?”


——没有问题,一切都很好!


面对马其顿王子过于坦率的发言,身为御主我实在没有多余的话可说,于是,我敲开了另一个房间。


“喜欢的东西,那还用问吗。当然是优雅体面的环境,安静的教室,嗯,最重要的是善于听讲的学生,如果有那位殿下一半的理解能力,我就不用时常胃疼了。讨厌的东西?当然是没品的,没梦想,没霸气的小鬼了,真该跟那位殿下学一学……”


——那个,是我的错觉吗,您从刚才开始好像一直在谈论那位殿下啊。


“御主,你知道的太多了,在下与你不过是互相帮助的关系,没有对你坦白的义务。”


面对着面色凶煞的魔术师从者,我吐舌噤声,知趣地退出了他的房门。


招惹埃尔梅罗二世的后果,果然是很严重的啊。


话虽这么说,来到走廊的时候,我却听见身后房间里传来的自言自语。


“真正讨厌的东西……明明是得到了赊来的奖励,却和过去一样毫无进步,患得患失,裹足不前的自己。”


-待续-

评论(7)
热度(182)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