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博爱型选手,萌啥算啥,近期主要在白熊写原创。

《假如沈教授和居老师互穿了身体》

被白居两位老师的采访洗脑摸出来的沙雕段子,没有真人cp,纯娱乐。

镇魂剧有毒真的,吸到昏迷


1、


特调处的懒散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午觉时间出奇地长。


尽管沈巍反复强调,地星是没有昼夜之分的,地星人也不需要在午饭后补充两小时睡眠,但赵云澜还是塞给他一只卡通抱枕,并且真诚建议他入乡随俗。


今天中午沈巍睡得格外沉。


他在梦里看尽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直到一双粗暴的手搭在他的腰上摇来摇去,一副要把他推下沙发的架势。


“龙哥,龙哥,起来吃水果,再不吃就被那帮饿狼抢没了。”


沈巍睁开惺忪的睡眼:“谁是龙哥?”


他坐起身,一丝不苟地展平衬衫上的褶皱,把道具眼镜...

每天打开电脑都发现lft的屏蔽通知在增加。

都是旧文,有看到断片儿的,去白熊或者随缘翻翻,再没有的话私信or微博找我吧,手动扶额。

7 5

[FGO][切嗣爱丽]燃烧锡兵之心

*庆祝FZ活动圆满毕业,码个短篇,这次联动的剧情真的太棒,看得哇哇哭,切嗣和太太都那么好,谢谢你们来我的迦勒底。


《燃烧锡兵之心》


这个男人的噩梦大多与火有关。


在男人还被称为卫宫切嗣的遥远年岁,他便时常梦见燃烧的火,火焰仿佛猩红色的裙摆,伴随着热烈的舞步,将他所珍视的事物逐一埋葬。


这一次,火焰化成一位脾气暴戾的女性,不由分说地将魔术缔造的银色箭矢投向他。


——疼疼疼。


用脸接狂战士的宝具可不是什么有趣的经验,尽管这位狂战士有着水晶一般清丽剔透的面容,舞蹈一般从容优美的步伐,但是,被她攻击仍然很疼。


该死的职阶克制。


男人撑开沉重的眼皮,强忍住...

[FGO][幼帝二世]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四,完)

*流水账也有完结篇。前情提要直接往前翻吧(喂

*看着b站fz联动的版头傻笑了一天。


《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


7、第三魔法


“灵魂的固化,简单地说,就是令灵体对现世产生干涉、实现灵魂物质化的奇迹,圣杯就是为此而建造的灵基,然而功能还不完全……”


——提问!因为不完全,所以老师的身体才会缩小的吗?


面对我的提问,站在走廊窗口的少年毫不意外地暴起了青筋。他转过头,对我怒目而视,一字一顿地说:“御主,这种不合时宜的问题,当然是无可奉告了,如果你真的求知若渴,为什么不自己飞去德国,请教艾因兹贝伦的魔术师呢?”


这暴躁的脾气和犀利的言辞,毫无疑问属于那位君主·...

[FGO][幼帝二世]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三)

*肝赝作好累,来更个文,略久远的前情提要【1】  【2】

*题外话,二世圈粉事件簿第五卷真的太好看了,赞美三田。


《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


6、英灵相谈室


“那个……亚历山大殿下,老师是很喜欢你的,我可以保证!”


格雷的语气十分激动,她忽然从沙发上站起来,灰色的兜帽从头顶滑脱,又被她迅速揪回去。


坐在她身边的玛修不大自然地抿紧了嘴唇——这通常是在对抗强敌时才有的动作。


我开始思考打开空调的必要性。


在我狭窄的房间里,一下子聚集了四个人,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一个重要的话题。


对,至关重要,毕竟埃尔梅罗二世的心情会影响他在工作时的效...

6 140

[FGO][幼帝二世]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二)

*爆字数了,还是分序号发吧。 前情提要


《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


3、鞠躬尽瘁


被灵基召唤的时候,在和那位令人尊敬的中国英灵交谈的短短几分钟内,埃尔梅罗二世学到了很多知识,其中就包括身为臣下的辛劳。


“亚历山大殿下,请不要突然从背后撞过来抱住在下的腰,我能理解您迫不及待想要开始地理课的心情,但这样做会影响身为王者的体面。”


“也请您不要趁在我睡的时候,把我的长发编成马尾,发质决定了有些人并不适合您那样的发型,当然,我只是不想劳烦您,并不是在抱怨您的技巧。”


“如果您想要跟我交谈,也不必跳起来压我的肩膀,您大可以直接要求我俯下身,我会十分乐意地照做的。...

7 204

[FGO][幼帝二世]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一)

*一个不小心写长了的短篇,fgo+事件簿设定,基本流水账,大概分三次po完。

*FGO是好文明,沉迷二世无法自拔


《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


0、不解之谜


迦勒底最不缺的就是多样性,不管外面的人理崩坏到什么数值,跨越国籍、时代、人种的从者们照样在走廊里打照面,堪称英灵界的世博会。尽管如此,如果要评选其中最酷的一位,当选者毫无争议是那位传说中的领主·埃尔梅罗二世。


来自时钟塔的优秀教师大约是受了附在自身的东方英灵的影响,性情相当委婉,克制,不苟言笑,在战斗和授课之外的场合,已经到了惜字如金的地步,相当难以接近。大概是常年加班带队的缘故,脸上总是挂着黑眼圈,一副...

9 277

[陆花]天生一对(三)(现代校园AU)

*前情提要【1】【2】


G大一共有八个食堂,抛开一个特别咸的,一个特别辣的,一个特别贵的,一个特别远的,就只剩下四个,想轮换一个礼拜都不够。


正因为如此,校门外才的小摊小贩一条街越来越长,生意日渐兴隆,被学生戏称为第九食堂。


陆小凤把自行车停在路边,拉着花满楼兴冲冲地钻进其中一家餐馆。


花满楼刚一进门,顿时两眼发白,眼镜上腾起一层白雾。


这小小的餐馆里烟雾缭绕,浓郁的味道裹着热气扑鼻而来。


花满楼仿佛进入了异次元,左右看不见东西,前后没有方向感,只能傻站在原地。


白茫茫的世界里,就只剩下陆小凤揪着他的袖子。


没等陆小凤张口,一个洪亮的声音由远而...

15 67

[神奇动物在哪里][Credence/Newt]皮箱里有天使

*吃了好多保育组(?)的粮,太萌了,随便写个短篇抒发一下。


克雷登斯回家的时候,伦敦正在下雨。


伦敦是一座多雨的城市,麻瓜们撑着黑色的雨伞,在赭褐色的建筑之间穿行,脚下的街道是灰色的,头顶的天空则泛着淡白,城市像是浮在玻璃罐里的标本,被从天而降的雨水漂白,褪去了原本的颜色。


一群麻瓜站在十字路口,七嘴八舌地抱怨雨势,克雷登斯从他们身边经过,默默地把雨伞压得更低。


他不讨厌下雨,一点也不。晴天的时候,五颜六色的世界在他的耳边尖叫,翻滚,挤压,炸出一团又一团的烟花,令他不禁缩起肩膀。相比之下,灰色和黑色都是令人舒适的颜色,静默,安宁。倘若非得增添几分点缀,他也倾向于赭褐色,...

[陆花]天生一对(一)

*陆花大学校园AU,脑洞文,想哪儿写哪儿


《天生一对》


“你说我有危险?”


陆小凤原本躺在宿舍床上,平板电脑从手里滑脱,不偏不倚地砸中鼻梁。


“哎哟哟哟,我听着都疼,”司空摘星从牙缝里呲气,“陆小鸡你是不是傻?”


下一秒,陆小凤骨碌爬起来,窜到对床上。


司空摘星嫌弃地踹他:“你能不能别这么跳来跳去,我的床不欢迎你。”


“谁让我轻功盖世呢。”陆小凤毫不在乎地摆手,“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重复一遍。”


司空摘星对着他的耳朵吼:“我——说,这次学生会主席竞选,你的位置危险了。”


“开玩笑,我都连任三个学期了,全票通过。”


“那是因为往年只...

23 80
 
1 / 32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