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陆花]与君歌

*终于写了一次陆花!!

*参加关键词活动的想到的梗,顺便就拉个票。地址

*短篇一发完


《与君歌》


陆小凤坐在百花楼里喝茶。


茶是百花楼的主人为他沏的,江南四月的龙井,水入壶心,芳香四溢。陆小凤的心情很好,手肘支在桌上,手指一下一下地敲,仿佛他是这百花楼的主人。


他当然不是,百花楼的主人正站在窗边,给每一盆花浇水,他却悠然自得地坐在房间里,任由对方忙碌。


仅仅悠然自得还不够,他还有更过分的要求。


他说:“花满楼,我想听你唱歌。”


花满楼背对着他,摇头道:“陆兄怎么一刻都闲不住,刚喝了茶,便又心血来潮。”


陆小凤仰头喝空茶碗,道:“并非心血来潮,我是有理由的。”


花满楼把浇花的水壶放在窗台上,转过身来,无奈地摇头道:“什么理由?”


陆小凤就在等这一刻,他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踱步花满楼身边,“你看,你遇到这些好看的花儿,自然想让它们多开几天,是不是。”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我也一样,遇到清俊的长相,便自然想要多看几眼,遇到动听的歌喉,便自然想要多听几次,人生在世,岂非为了这些乐事而活。”


花满楼摇摇头道:“陆兄是在恭维我的歌喉吗?”


陆小凤笑道:“那是当然,我虽然只听过一次,却一直难以忘记花兄的歌喉,一直想要再听。”


花满楼微垂下头,眉心轻皱,似乎在思考。


陆小凤立刻道:“而且我还有一个理由。”


花满楼道:“还有什么理由?”


陆小凤看了看花满楼的脸,又看了看窗边错落的枝桠,道:“花儿自然是盛开的好,因为盛开的花才最香,唱歌也是一样,开心时的歌,唱出来才最好听,可惜花兄上次唱歌时并不开心,岂非一件憾事。”


花满楼陷入了沉默,他当然记得上次唱歌时的情形,那时他刚刚得知上官飞燕的失踪的消息,唱的尽是哀愁的调子。


陆小凤又道:“花兄今天很开心,若再唱一次歌,岂不是能够弥补上次的遗憾。”


花满楼挑眉道:“陆兄怎么知道我很开心,莫非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陆小凤笑道:“我虽看不见你的肚子,却能看见你栽养的花,你向来将它们照顾得很好,今天的花儿格外沁香,想必人也是开心的。”


花满楼的嘴角也牵出笑意,道:“世人都说陆兄是在下的知己,果然不假。只可惜……”


陆小凤道:“可惜?”


花满楼道:“可惜,唱歌需要的不是开心,而是特别的情境。”


陆小凤疑道:“情境?上一次花兄唱歌时,不也是同我共坐一席,这次有什么不一样吗?”


花满楼道:“不一样。”


陆小凤的嘴不由自主地拱了起来,还想再辩,可花满楼已经回到屋内,在对面的座位上落座,自顾自地斟起茶来。


花满楼的手指纤长,捻起茶壶的动作格外娴熟利落,他虽看不见茶碗的位置,却准确地斟了两杯茶,一杯在身前,一杯在对面,水近碗口,一滴未露。


陆小凤便也坐回去喝茶。


龙井的味道在唇齿间漾开,比方才还要更加芳香。花满楼的身上也带着淡淡的茶香味,陆小凤忽然分不清这香味的来源,究竟是茶,还是人。


但他心里已经冒出一个主意。


*


陆小凤在酒肆里去买酒。


他掏了一大把碎银洒在桌上,对店家道:“给我一坛最好的女儿红。”


司空摘星路过酒肆,看到陆小凤,便窜进来将他打量一遍,道:“陆小鸡一定赚了很多钱。”


陆小凤苦笑道:“这台子上的已是我所有的银子。”


司空摘星诧道:“你花光所有的银子买一坛的女儿红?原来你这么馋酒,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喝,省的你寂寞。”


陆小凤道:“虽然很想与你共饮,不过今天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说罢他提起店家拿来的酒坛,扭头就走,很快便消失在长街尽头。


陆小凤的轻功很好,他若认真起来,就连万偷之王也不一定能追上。


不过今天司空摘星并不打算追陆小凤,因为他看到了陆小凤消失的方向,是百花楼的方向,陆小凤要做的事,一定是件美事。


司空摘星是个讲义气的人,断然不会坏朋友的美事。


他只会在朋友碰壁的时候,躲在一旁偷笑。


陆小凤果然碰壁了。


他到百花楼的时候,花满楼正在检查酿酒的坛子,他手里的女儿红散发出浓郁的酒味,瞬间便盖过了百花酿的香气,令花满楼皱起了眉头。


陆小凤却当成没看见,不解风情道:“花兄,我今天来,是为了请你喝酒。”


花满楼道:“我以为陆兄喜欢喝我的百花酿。”


陆小凤道:“我当然喜欢,只是也不能总让花兄请客,我也想回报花兄一次,所以买了这坛陈年女儿红。”


花满楼不为所动,站在原地,把双臂抱在胸前。


陆小凤道:“花兄不喜欢女儿红吗?”


花满楼道:“这和女儿红没关系,陆兄若是不说出真正的理由,这酒我便不能喝。”


陆小凤委屈道:“花兄怎么不给面子。”


花满楼道:“换作旁人自然会给,陆小凤就不一定。”


陆小凤道:“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看我吃瘪?”


花满楼道:“因为让你吃瘪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已经等了很久。”


花满楼直言不讳,从这一点来看,他比其他人还要不留情面。


陆小凤讪讪道:“好吧,你上一次说,唱歌需要特定的情境,我回忆了一下,发现第一次听你唱歌时,除了同席之外,我们还共饮了同一坛酒。”


花满楼惊讶道:“原来你还记得?”


陆小凤道:“岂止记得,还记得很清楚,这女儿红比上次乡村野店里卖的酒要要好得多,花兄,你唱不唱?”


花满楼沉默了一会儿,答道:“只可惜,喝了好酒,也不一定想要唱歌,更多的可能是喝得烂醉,想要昏睡过去。”


陆小凤道:“昏睡过去也未尝不可。”


花满楼却摇头道:“不可,陆兄来我的百花楼做客,还带了酒,我若昏睡过去,岂不是有失主人的体统。”


陆小凤不依不饶道:“花兄若是喝醉了,便尽管昏睡,我一定会把花兄抱到卧榻上,为你盖好被子,备好清水。”


花满楼无奈地摇头,欠身请陆小凤落座。


女儿红果然是贵的更好,浓郁的酒香瞬间便飘满了整间屋子。


可惜酒虽好,花满楼却没有喝醉,他是一个稳重自持的君子,君子不会当着客人的面喝醉,也不会让客人把自己抱到卧榻上。


陆小凤说了很多话,把自己的江湖见闻悉数讲给花满楼听,讲夜色里的赌坊,讲大海上的游船,讲深林中的鬼城……花满楼一直听得仔细,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他的眼睛看不见世间万物,便格外喜欢听陆小凤的描述,从两人初识起到现在,一直如此。


他被困在黑暗里,陆小凤却是照亮他的明灯。


坛子里的女儿红越来越浅,陆小凤讲完一段,花满楼便喝下一杯。


陆小凤从来没有讲过这么多话。


花满楼也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


花满楼并不是一个时常饮酒的人,很快脸色便开始泛红,一只手扶着额头,身体微晃,陆小凤还在讲黑熊在冰上出没的故事,花满楼下意识地拿起酒杯,送到嘴边,杯沿贴上嘴唇,却又离开了。


花满楼把酒杯放回了桌上,酒还是满的,在杯中漾起涟漪。


陆小凤忽然觉得有些寂寥。


旁人都说陆小凤是花满楼的知己,可是陆小凤忽然发现,自己未必能猜透花满楼的心思。


是猜不透,还是不想猜。


是不想猜,还是不敢猜。


*


陆小凤又来到百花楼。


这一次没有茶也没有酒,只有一只淋湿了的落汤鸡,站在楼门口,迟迟没有进门。


外面下着雨,江南的绵雨,一旦开始便很难停止,陆小凤浑身上下都沾了绵雨,头发、衣料都透着寒气,连胡子都塌了下来,黏答答地贴在脸上。


花满楼急忙把门拉开,让他躲雨。


陆小凤向前走了一步,在屋檐下站定,道:“我刚从戏楼回来。”


花满楼一怔,问道:“陆小凤为了听歌?不惜把自己淋成陆小鸡?”


陆小凤苦笑道:“我虽然喜欢听歌,淋成这样却不是为了歌,而是为了帮助唱歌的姑娘。”


花满楼又是一怔,悬在半空中的手落回身侧,道:“那么她一定是个唱歌很好听的姑娘。”


陆小凤道:“戏楼里的姑娘,唱得自然好。”


花满楼又道:“那么她也一定愿意为陆兄倾唱一曲。”


陆小凤道:“我帮了她的忙,她自然愿意。”


花满楼虽然看不见雨势,却能听到淅淅沥沥连绵不断的雨声,能嗅到空气中冷雨的味道。


他的声音也和这天色一样,变得有些沉闷:“既然如此,陆兄为何不随她同去,而到百花楼来避雨。”


陆小凤道:“如果我想来百花楼避雨,花兄会将我拒之门外吗。我以为入此楼者,不论身份来历,花兄皆会视作朋友。”


花满楼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说得对,我当然不会拦你。”说罢便欠身一让,引着陆小凤进门。


陆小凤在桌边站定,花满楼却没有请他落座,而是转身往窗口走去,脚步有些匆忙。


他似乎想借助花香让自己宁静,可惜今晚的花也被雨水打蔫了,不及平素开得那般灿烂。


陆小凤心里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包裹,他再也忍不住,上前几步,拦在花满楼的身前。


花满楼停了下来。他虽然看不见面前的人,却能听见对方的脚步声,甚至能感到急促的呼吸落在自己脸颊上。


陆小凤站得很近,呼吸也变得很重,并不是因为淋了雨,也不是因为跑了很远的路,而是因为他对面站的人是花满楼。


花满楼没有拒绝他,花满楼还将他视作的朋友。


但花满楼却不想再呆在他面前,慌张地想要离开。


陆小凤怎么忍心让他再慌张,便急急地说:“其实她并没有为我唱歌。”


花满楼偏过头道:“没有?”


陆小凤斩钉截铁道:“没有。”


花满楼看不见陆小凤的脸,只能听见声音,可心却已经乱了,语无伦次地问道:“那么……”


陆小凤道:“我答应帮她,因为她的新上人碰巧是我的朋友,我帮她们比翼双飞,齐人之美。所以她的歌,也留给了心上人。”


花满楼呆呆地问道:“那你呢?”


陆小凤笑道:“我不过只是一只落汤鸡,飞也飞不起来,只能跑到百花楼来避雨。”


以往花满楼的表情总是很恬淡,此刻却写满了慌张,因为陆小凤的手碰到了他的脸颊。


陆小凤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问道:“可我还是想要听歌,花兄可否愿意唱给我听?”


花满楼先点头,又摇头。


陆小凤道:“若是花兄觉得尴尬,我们可以一起唱。”


花满楼道:“我要唱的歌陆兄未必知道。”


陆小凤却道:“花满楼要唱的歌,陆小凤一定知道。”


“一定?”


“一定。”


陆小凤是花满楼的知己,整个江湖都知道。


花满楼终于闭上了眼睛。


他将自己浸入更深的黑暗中,而后开启唇喉,缓缓送气,轻声吟唱道:“白日放歌须纵酒。”


陆小凤便跟着唱道:“青春作伴好还乡。”


花满楼略微提气,换了个更高的调子,吟道:“身无彩凤双飞翼。”


陆小凤紧接着道:“心有灵犀一点通。”


花满楼没能再唱下去,他脸色已然涨红了。


陆小凤是来避雨的客人,主人在客人面前脸红,实在是有损体面的事,所以他便转过身,打算避开。


陆小凤怎么忍心让他走。


陆小凤上前一步,急急地拥住了花满楼,将对方按进怀里,将嘴唇贴在对方的唇上。


歌虽听了,两个身影却慢慢的叠在一起。


窗外的绵雨不再冷了。


(完)


彩蛋


花平在向花如令汇报七少爷的近况。


花平道:“我听见两人引吭和歌,互诉衷肠。后来……后来的事雨声太大,我便没听清了。”


花如令点点头,沉吟道:“陆大侠为人侠义秉直,楼儿若是与他两情相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花平使劲点头:“自然是好事,只是还有一点令人介怀……”


花如令道:“哪一点?”


“陆大侠的歌,实在唱得太难听了……”


(真的完)


*花满楼唱歌的出处是原作第一卷《金鹏王朝》,他还吐槽陆小凤唱得不好,比驴子还笨。

*然而如果考虑双张的话,好像情况完美地反过来了……

*陆花真的好萌,限时作文写得十分爽,时泪cp不知还有没有人看,所以不要脸地给自己还是拉个票啦(你


评论(12)
热度(63)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