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X-men]夏家兄弟相关段子合集(二)

*攒一攒,又一波。第一波传送门


《叉家喵小院》

叉家喵小院有一对姓夏的喵兄弟。
alex喵是金色的,scott喵是棕色夹白,它们愉快地生活在一间猫棚里,一起用树皮磨爪子,一起用爪子在地毯上挠出图案,一起吃金枪鱼罐头,吃饱了在树上荡喵秋千,轮流推。
夏家兄弟的喵生简单而幸福。
只是树皮越来越秃了。
.
有一天alex喵突然不见了。
scott喵问遍了每一只喵,我哥哥去哪里了?可是没有喵知道,连速度最快的快银喵也没见过alex喵的去向。
有一只蓝色的天启喵,胖成球还不运动,声称自己是喵小院里资历最老的喵,什么事情也瞒不过他。他倨傲地告诉scott喵:你哥哥被主人抛弃啦,不会回来了。
scott喵很伤心。
他不信主人会抛弃alex喵,毕竟主人还和以前一样,在他们的喵棚里放双份的金枪鱼罐头。
scott喵每次都会强撑着肚皮,把alex喵的那份金枪鱼也吃掉。这样主人就不会忘记给alex喵添食了,他才不相信哥哥会被抛弃呢。
.
scott喵每天都吃双份的食物,久而久之,他越来越胖,越来越胖……
scott喵胖成了一只球。
.
终于有一天alex喵回来了。
alex喵根本没有被抛弃,只是跟随主人的邻居一起外出旅行了而已。
旅行归来的alex喵容光焕发,毛比以前长了,但经过精心修剪,有一个十分时尚的造型,毛色也比以前更亮了。
alex喵开心地回到自己的喵棚里,刚好看到一只喵圆球,正在吃自己的金枪鱼罐头。
“这只邪恶的胖魔王喵是从哪里来的!!我的弟弟呢!!”
喵圆球转过头,露出棕色和白色相间的脸,脸上还架着一副红色镜片的眼睛。
金枪鱼渣沾在他的胡须上。
alex愣住了。
“喵嗷嗷嗷嗷嗷嗷——scott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
alex喵泫然欲泣:“都是我的错,我走得太突然,害得弟弟憔悴成这样。”
其他喵:“他根本没憔悴好吗,他胖了这么多!”
alex喵:“胖,也是憔悴的一种表现。”
其他喵纷纷陷入沉默。
alex喵挪到scott喵身边,艰难地把尾巴绕过弟弟圆球似的身体,用最末端一小截,卷住了对方的尾巴。
“scott,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心里最帅气的弟弟。”
其他喵:“你一开始明明说他是邪恶的胖魔王喵,你这双标狗。”
alex喵:“是双标喵谢谢。”
……
其他喵纷纷站起来,四散走开了。
.
晚饭前,主人照例拿来了双份金枪鱼,并且敲了alex的头,“虽然胖胖的scott也很可爱,但是为了他的健康,alex,你得负起责任,帮他运动,知道吗?”
alex喵帅气地甩了甩头。
scott喵从此过上了每天痛苦健身的日子。
钻管子,抛接球,爬树,滚石块……
还有他最最最憎恨的,喵卧起坐。
“天哪,这哪里还是喵,分明是狗过的日子啊。”scott喵在心底发出哀号。
可是不管他的运动有多枯燥,alex喵都一直陪在他身边,在汗水把毛沾湿的时候,用舌头帮他梳理,把卷成团的棕毛和白毛仔细梳开。
……算了,scott喵决定再忍几天。
.
scott喵终于瘦成了喵小院里最酷的喵。
树皮也终于秃了。


《社交网络的正确使用方式》

假设Alex和Scott生活在有社交网络的时代,两个人的使用习惯一定很不同。
.
Alex明明是个职场上班狗,每天更新状态却勤得不行。
“今天和scott去探索了新开的冰激凌店,味道不错(配图)”
“好久没来游乐场了,来怀旧一次,帮scott和小兔子拍了合影(配图)(配图)”
“带scott来刷首映,原力与你同在!(配图)”
诸如此类。
.
后来Alex带Scott去同事们的聚会,Scott明明是第一次参加,可是每个人都认识他
——嗨甜心,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小Summers吧,Alex经常提起你。
而Scott,作为一个还在上学的、努力维持自己酷酷形象的少年,被这群自来熟的朋友搞得手足无措,在接连满足了三个合照要求,被捏了四次脸,揉了五次头发之后,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都怪你每天在网上太啰嗦,恨不得把每件事都写进去,这么做究竟有什么乐趣!”
“嗯?”Alex嚼着蛋糕,“当然有乐趣了,和你做的每件事都是值得纪念的,你在过山车上的尖叫,你第一次亲手给我烤的饼干,哪怕烤糊了……”
“停!”Scott换了个说法,“你就不怕你的朋友们屏蔽你吗。”
“他们才不会呢。”Alex自信地说。
“你确定?”
“确定。”
Scott露出笑容,抢过Alex的手机,轻车熟路地装了一个黑客程序,三下五除二地调出了隐藏界面:“你自己看看有多少人屏蔽了你。”
Alex凑过去。
“……”
“…………”
“啊啊啊怎么会这样,难怪我很久没收到他们的留言,原来一个个都屏蔽我,多亏我每天还去给他们点赞啊啊啊啊!!”
Scott冷漠地看着他。
.
Alex好容易恢复了镇定:“这不公平,Scott,哪怕被屏蔽,也好过无人问津。”
Scott嗤之以鼻:“谁说我无人问津了?”
Alex不服,抢过手机戳了一阵,把Scott的页面调出来:“不信你自己看看你的主页,上一次更新都是一周前了,还是一条枯燥的学术文章转发。”
Scott冷笑,忽然把Alex的脖子捞过来,两个金色的脑袋挤在一起,咔嚓拍了一张合照。
“等等我脸上还沾着蛋糕渣呢,不许发——”
Scott不理他,转过身飞快地敲字——和Alex在party,爱我哥(配图)。
Scott点了发送键。
十秒钟后,一个赞,两个赞,三个四个五个赞,一条留言:哇你哥好帅哦。两条留言:哇高材生竟然晒哥啦,前排围观。三条留言:这家餐厅的品味不错,手动赞。
那条po总共收获了30个赞和10条留言,其中一条还来自大名鼎鼎的Charles校长。
Alex颓丧:”………………这不公平。”
Scott冷漠:“这就是现实。”
.
很显然,关于如何利用社交网络进行形象经营,当哥的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毕业舞会》

scott从来没参加过毕业舞会,毕竟他在上一个中学里炸掉了半层楼。
要不是alex开着体面的汽车,穿着体面的衣服,用体面的方式和校长交涉,他甚至都不能顺利转校。
所以当charles宣布要在x学校举办毕业舞会的时候,他很惊讶:"我们甚至都不算是正规的毕业生……"
"当然是正规的,有注册手续,有正式学位,所以当然也应该有毕业舞会,你一定会来参加的吧scott,鉴于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
scott回家把衣柜翻了个底朝天。
alex回来的时候看到床上堆出小山包。
"省省吧,你的衣柜里全都是运动衫,我上星期刚给你整理过,就算你把它翻过来也变不出礼服。"
scott很沮丧:"我就不该去什么毕业舞会,太傻了。"
alex拍他肩膀:"别这样,你可以穿我的。"
于是alex制造了另一个小山包,终于翻出一件西装,可惜布料已经褪色,领子全是褶。
"呃好吧,看起来帮不上忙了。"
scott嗤之以鼻:"当年你毕业舞会就穿这个?这么土?"
"我没参加过毕业舞会……鉴于我炸掉的面积比你更多,高中校长拒绝给我发毕业证。"
scott愣了一下,他才想到alex年轻的时候不像他有一个体面的哥哥。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舞会吧。"
"去干嘛,围观吗,拿着相机咔嚓咔嚓,还是把蛋糕和水果都吃光。"
"就不能跳舞吗?"
"可我已经超龄太多了。"
两个人坐在两座小山包中间,大眼瞪小眼。
最后scott宣布:"那我也不去了,我爱我的运动服。"
"运动服万岁。"
.
第二天,两个人在西装店碰面。
"呃,你怎么会在这里。"
"挑礼服,你呢?"
"真巧我也是,本来还想给你也挑一套的,你喜欢领结还是领带。"
两人继续大眼瞪小眼。
从隔壁试衣间里走出来的群众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们——运动服的叛徒,两个都是。
peter又赌输了。
.
于是晚会现场大家看到了穿得光彩照人的夏家兄弟。
alex的领结很抢镜,还有scott的燕尾服。
"我要抗议,那个summers甚至不是毕业生!"
校长微笑,宣布抗议无效。
女孩子才不管那套,抢着去找alex跳舞。
"我后悔了我不该带你来的,现在宣布你超龄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
"那你不许跟别人跳舞。"
"那你得停止踩我的脚。"alex搭上scott的肩:"我来教你吧,从基本步学起。"
金色的灯光在他们的身边旋转。


《二十厘米,轻拿轻放》
alex幸存归来了。
不过有个问题,他变小了。
教授看着办公桌上,二十厘米高的前学生绕着自己的红茶杯转圈,忍不住赞叹神奇的基因学:"hmm…very groovy mutation."
alex很喜欢被称赞的感觉:"多谢夸奖,教授,变小是一件很奇妙的事,看你的办公室,像是在看电影,你的饭后甜点足够我的一日三餐了。"
"欢迎享用我的鸡蛋布丁,需要打包吗?"教授微笑。
.
二十厘米的alex受到了全学校的善待。
每个人都乐意把他放在肩上,让他搭个顺风车,或者分半块曲奇给他,看着他把巧克力块撬出来,腮帮子鼓鼓的,大嚼特嚼。
alex可以独享休息室的电视,搬三层沙发坐垫,翘着二郎腿坐在最高层,把二十寸的彩电当成超级巨幕,看星战。
alex还可以共享每个人的漫画书,翻页的时候跑到桌子一头,再跑回去,顺便锻炼臂力。
只有scott很着急,因为焦虑差点失眠:"我想知道怎么才能把你变回来。"
"嗯?为什么要变回去?"alex躺在果篮里,扯起毛巾给自己盖好,"晚安scott."
.
scott,散步时间——alex跳到他的肩膀上。
scott,我需要购物——alex站在超市推车的儿童座椅上。
scott,带我去教授的演讲——alex把公文包里的钢笔和纸张一股脑扔掉,自己钻进去 
scott,天杀的,别逼我使用能力,快帮我赶走那只猫!
.
alex很开心。
scott心很累。
.
终于有一次,scott下决心要坐点什么,他双手捧起二十厘米的哥哥,用尽可能轻柔的语气叮嘱道:"别动。"
alex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过还是点头,扶着他的大拇指保持平衡。
scott把alex捧到面前,闭上眼睛,鼓起勇气,把嘴唇凑向他。
"嘿,等等,"alex用双手推他的鼻子尖,"能解释一下吗?"
"jean告诉我一个充满爱意的吻可以让你变回去。"
"充满爱意?我看你紧张得手都在抖,她看太多童话书了,你也是。"
"好吧,"scott泄气,把alex放回枕头上。
"算了吧,忘了它吧,就算你一直是二十厘米,我会一直照顾你的,我的房间里也有电视,也有漫画书,也有足够的鸡蛋布丁和芒果蛋糕…"
"所以?"
"所以你能不能别去别人房间,别走得太远……就留在我身边。"
.
alex借助枕头爬上床头,又借助床头跳到台灯上,最后从灯罩顶部爬上scott的肩膀。
scott本能地抬起一只手护着他。
scott没猜到的是,下一秒alex忽然张开双臂搂住他的脖子,把嘴唇贴在他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声音响彻房间。
scott的脸都紫了。
才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肩上忽然变沉了。
scott仰面摔倒在床上,一米八的alex压在他身上,他要窒息了。
他看着对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alex倒是说了很多字:"我知道你欣赏我的身材,不过我有点冷,能不能先帮我找一套衣服。"
.
"所以,甜心,现在你还需要我留在你身边吗?"
"是的,还有……别叫甜心。"


《鲸鱼》

X学校重建后,教授对Scott说,如果离别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非得选择忘记什么,记住什么,那就选择记住最好的部分。
后来Scott发了一场高烧,原因不明。
他被勒令卧床休息,独自躺在房间里。某天晚上,他梦见了一只鲸鱼。
尽管没有任何证据,可在梦里他就是觉得,那鲸鱼是Alex变成的。
他漂浮在空无一人的深海,眺望着远处的鲸鱼。
鲸鱼的皮肤是蓝色的,但比海水的颜色更深一些,Alex的虹膜也是这样的颜色。
Alex有一双非常漂亮的蓝眼睛,Scott一直后悔没能多看几眼,所以在梦里,他依依不舍地凝视着鲸鱼的双眸,很久很久。
鲸鱼也凝望着他,隔着不知多少海里的距离,甩动半透明的身体,用尾巴把海洋里的水流推向他。
水流是那么清凉,包裹着他,把他托起来,像是某个熟悉的怀抱。
Scott不想醒来,甚至拒绝睁开眼睛,可是他还是醒了。在觉察到梦境是梦境的那一瞬间,他就离苏醒不远了。
他被无情地扔回到冰冷的房间里,鼻梁上还带着特制眼镜,不论昼夜都不敢摘下来。
可奇怪的是,他看到的不是镀了一层红光的冰冷墙壁,正相反,墙壁是湛蓝色的,富有层次,天花板上有光斑摇曳,他的房间变成了一片海洋。
梦还在延续。
鲸鱼在窗户对面游动,巨大又优雅的影子投在白色窗帘上。
Scott看得如醉如痴,像是把这个景象永远烙刻在脑子里似的。
如果你非得选择忘记什么,记住什么,那就选择记住最好的部分。
.
第二天早上,一切恢复了正常。教授带着Hank来给他检查,发现他的高烧已经降下来。
Scott问教授,昨晚是不是帮了自己的忙。
教授微笑着说,我只是发现你的梦很不错,所以让它多延续了一会儿,毕竟我不想看到我最优秀的学生哭鼻子。
Scott说,我没有哭。
Hank抿起嘴角,指了指枕头上的水渍。
Scott说,那不是泪水,那是海水,还是咸的呢。
测量温度之后,Hank终于把他从病床上刑满释放。他起床,把脸洗干净,挂掉胡茬,穿上干净的T恤,去上课,去训练,开始新的一天。
枕头上的水渍被阳光晒干了,留下一层薄薄的盐粒,像海岸上的砂砾,洁白,细碎,闪闪发亮。


《我哥变成Summer Soldier了怎么办》

Alex没有死,只是被反派从废墟里捡回去,洗了个脑。
和X小队见面的时候,他的胡茬在下颚盖了一层,赤膊穿着黑背心,脚蹬大裤衩,肩扛长枪,两眼烟熏妆:“你说谁他妈是Alex,嗯?”
Scott一脸懵圈。
.
邪不压正,X小队打败了反派,把Summer Soldier带回学校,总算除掉了他的胡茬,以及暴力倾向。
不过他还是想不起来自己是谁。
“你是我的大哥啊!”Scott急的满地打转,眼镜上的红线一闪一闪,“你怎么能忘呢?你一直对我很好。”
“哈?”Alex转向其他人,“这个目中无人鼻孔朝天臭屁傲慢的小鬼说我是他的大哥?还对他很好?开什么玩笑?”
全场静默。
“其实他的话有点道理……”Kurt小声说,被千欢捅了胳膊,“嘘,闭嘴。”
Scott悔不当初。
早知如此,他就不会在哥哥面前耍脾气,而是表现得更懂事一点。
.
现在改过自新还不晚。
Scott决定从今天开始做一个模范弟弟,他才不管Alex是否承认呢,反正他们是兄弟,没有任何洗脑装置能洗掉这一点,没有。
Alex的大脑还在康复期,需要吃很多药用食品(大都是粉末状的,没有味道,还噎嗓子),以及很多蔬菜(水煮的,只放一点盐)。
“我讨厌西兰花。”把盘子推到一遍,“见鬼的我已经吃了一整盘了,这些该死的绿色魔鬼会要我的命。”
Scott叹了口气,拿起叉子,把Alex盘子里的西兰花夹到自己碗里。然后从自己碗里夹了一块炸鸡,偷偷递到Alex嘴边。
“就只能吃一块,”他心虚地张望了一圈,“快吃,别让Hank看见。”
“哦。”Alex大嚼特嚼。
炸鸡的味道真好,他忍不住扯出一个笑容。
Scott也笑了,一边吃西兰花一边笑得像一朵花:“我爱你兄弟。”
Alex差点把叉子摔在地上。“我不是你兄弟。”他偷偷别开视线。
.
Alex还需要做很多康复训练,教授为他重新打开了地下防空室。
Scott搬来两个假人,一左一右,自己站中间:“试着击中假人,别击中我。”
“你疯了吗?”Alex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当然没有,”Scott微笑,“我对你有信心,兄弟。”
“我不是你兄弟。”Alex恶狠狠地说,“我真该炸死你以免你继续烦我,臭小子。”
当然他没有,假人被炸成了火炬,Scott毫发无损。
晚饭还是一盘蔬菜,他偷吃了两块炸鸡。
.
Alex和Scott住在一起,共享一个电视,Scott总是记得Alex喜欢看的频道,在他喜欢的橄榄球队有比赛的时候提醒他。
Scott还记得Alex的衬衫尺码,衣柜里躺满了浅色系衬衫,Alex趁Scott不在的时候挑了一件浅黄色的,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出任务的时候他总是穿黑色背心和大裤衩,从来没想过浅色系衬衫会很适合自己。
他究竟是谁?
.
他在战场上才找到答案。
黑恶势力很难消灭干净,他们总会一次次反扑,但X小队绝不低头。
Alex还是第一次看到五米高的机器人,有点蒙圈,他还不太习惯蓝色紧身制服,而且还不太能灵活控制能力。
Scott把他推开,挡在他面前。
记忆里闪过那个又矮又瘦的男孩,讨厌吃蔬菜,嘴唇拱成倒U形,蒙着眼睛拒绝上学,输掉和他的每一场较量,脸气鼓鼓的像金鱼腮,但从来没放弃过。
Alex的身体里迸发出洪流般的力量,和银色眼镜里的镭射光汇成一束。
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坚不可摧。
.
Alex的蓝色制服胸口又破了个洞,看起来能量材料还需要进一步强化。
他的卷发也烧得焦黑,眼睛上挂了黑眼圈,看起来几乎像是Summer Soldier出场时的样子。
Summer Soldier不会笑,但Alex会。
Alex大笑着把扑向他的小家伙抱进怀里,然后揉他的头发。
“我就爱你目中无人鼻孔朝天臭屁傲慢的样子,弟弟,所以别哭了。”
Scott破涕为笑:“如果你爱的是那个家伙,恐怕他已经抛弃你了。”




评论(6)
热度(59)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