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X-men][Scott/Alex]金色二重奏(八)

*上一章get了好多真情实感留言,感谢!看到还有这么多人喜欢这对兄弟,开心,官方虐我千百遍,我也要在北极填坑。


《金色二重奏》


(八)


对泽维尔天赋学校的学生来说,这一天堪称漫长,清早遇袭的混乱才刚刚平复,到了晚上,警报声又毫无征兆地响起。年纪小的孩子纷纷拉开房门,来到走廊上,惦着脚左右张望。


“不用担心,没关系的,危险已经解除了。”Charles一边驱动轮椅,一边逐个安抚自己的学生,“查理,露娜,都回房间去吧。”


X小组的人跟在Charles后面,Scott也在其中,把昏迷的大哥抱在怀里。Alex枕着他的肩膀,头垂向胸口,随着他的脚步轻微颠簸,长发蜷在他的肩窝里,柔软地舒展,末梢间或蹭过他的手腕。


他的目光时不时地扫过Alex苍白的脸颊,越过那些灼烧的痕迹,焦急地寻找苏醒的迹象。他找不到,漂亮的湛蓝色眼睛依旧牢牢阖着,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手臂收得更紧一些。


Scott的另一只手垫在对方膝弯下,他把Alex抱得稳稳的,即便对方的身高比他自己还要长出几公分,他的额头上挂了一层细汗,不知是出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的疲惫,或许二者皆有。但没有人阻止他,此时此刻,他凝望Alex的方式给人一种错觉,任何试图把他怀中人夺走的行为,哪怕是出于善意,都会构成一种残忍的伤害。


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对于一个刚刚度过十八岁生日的青年而言,未免太过残酷了。


变种人小孩们并不知道原委,还在低声发表议论。


“那个昏迷的人,不是高年级的经济学老师吗?经常被赞美英俊的那个。”


“他是镭射眼的哥哥,他们的能力差不多,都是破坏专家,刚才的震动就是他搞出来的。”


“你确定吗?Summers老师的脾气超好的,我甚至都从来没见过他在课堂上发火。”


“但他本身就是一项危险……”


“嘿,你不能这么说。”Jean忍无可忍地打断了男孩的发言,“Summers老师保护过这所学校,在你来这里之前,他就为变种人战斗了。”


男孩吓了一跳,立刻闭上嘴,不自觉地向后缩。


Ororo在Jean肩上拍了一下,代替她蹲在男孩身边:“相信我,Summers老师不会伤害任何人,他只是需要帮助,我们每个人都有困难的时候,所以才需要团结一致,不是吗?”


男孩懵懂地点头:“是……是的。”


来自开罗的变种人尽管在说英语时还带着口音,但她在应对小孩的方面已经积累了充足的经验,她在男孩头顶揉了揉,催促道:“那就快回房间去吧,老师们也需要休息,教授也是,他都累了一天了。”


小孩们稀稀拉拉地退回宿舍,把走廊重新空出来。


走廊的另一端,其他人已经走出很远,Scott跟在教授后方,连背影都像失了魂似的。


Ororo转向Jean,叹气道:“我们也走吧。”


*


医务室门口,Scott终于转过身,对女孩们说:“刚才多谢了。”


“举手之劳而已。”Ororo耸肩,“嘿,队长,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拥有我们的信任。”


“说的没错。”Peter在一边补充道,“虽然我不如你们能打,但我的速度足够给你们做后备的,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对了,团队精神。我们是一个队伍,遇事别总想着自己扛。”


Scott的视线挨个扫过X小队的每个人,最后露出一个微笑,这已经是他充分努力的结果了。


Charles在一边催促道:“时候不早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和Hank,不会有事的。”


余下的人解散,Scott跟着教授钻进医务室,Hank在身后关上门。


Scott把Alex放在病床上,他的手臂总算得到解放,但心情显然没有。他忽然发现Alex还裹在自己的灰色运动外套里,外套被能量光束蹂躏得惨兮兮,裹在里面的人也显得分外憔悴。他小心翼翼地把外套从对方身上脱掉,像剥开一件绝无仅有的易碎品。


最后,他终于帮Alex躺平,头垫在枕头上,金色的头发在白色床单上铺开,像太阳花的叶瓣,蝴蝶的鳞翅,麦穗的须枝。他的手指扫过对方硬朗的下颚轮廓,薄而浅淡的嘴唇,而后是脸颊,额头,一路从发丝间穿过,才依依不舍地挪走。


他不想显得太婆婆妈妈,但这很难,他费了艰辛的努力才抽身离开,把Alex交托给Hank和那些医疗仪器处置。自己则回到教授对面。


Charles看着他,神情严肃:“Scott,我得说,你刚才的冒险行动不值得赞赏,你不仅把自己,还把整个学校置于危险之中。”


“我知道,”Scott低下头,但很快抬起来,“那件事是我的责任,我会承担后果。”


Charles不动声色地望向他:“你愿意承担后果,可你并不为自己的行为后悔,是么?”


“我必须得那么做,”Scott的语气变得急切,“那是唯一让Alex找回能力的方式,并不是因为他是我的哥哥,我才冒险的,好吧,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我的确独断专行了,整件事都是我的错,我才是导致他失控的罪魁祸首,但他……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他是个好人。”


Scott由于激动而语无伦次,但Charles并未催促,只是耐心地等待他说完,才回答:“这我知道,Scott,在Alex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我当然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他宁可伤害自己一百次,也不会让别人陷入危险。”


Scott紧绷着嘴唇,几度想要开口,都以失败告终。


Charles叹了一声:“你们可真相像,不管是讨人喜欢的部分,还是顽固、死板、一意孤行的部分。不过作为你的老师,整个学校的校长,我还是得坚持,你的行为并不妥当。”


Scott终于垂下头:“对不起,教授,我真的很抱歉。”


Charles驱动轮椅向他靠近,伸出一只手搭在他的胳膊上:“那么这事就算过去了,你也不用再自责,我才是该对你们负责的那个。”Scott怔了一下,Charles对他微笑,“而且说实话,作为你的朋友,还有Alex的朋友,我很钦佩你的勇气。”


Scott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点头表示感激。这时,Hank从病床边转过身:“Alex的身体机能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太疲惫了,需要休息。不过他的意识……他的潜意识,似乎选择了把自己封闭起来。”


Charles并未表示惊讶,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他的身体里藏着超出常人承受范围的能量,所以承受的压力也比一般人多得多。Alex拥有一颗很强大的心灵,可这次的冲击即使对他而言,也太大了一些。”


Scott的眉头紧锁:“教授,你的意思是……”


Charles再度转向他,语气变得小心翼翼:“我想我有些话必须告诉你。”


Scott吞了一口气,拳头攥得咯咯直响,但还是点头答道:“我听着呢。”


Charles本来凝视着他,此时也偏开头,躲避似的把视线投向窗外:“我经常对我的学生说,世界正在变好,人类和变种人总有一天会迎来和平。但你不只是我的学生,Scott,你还是X小队的队长,所以我必须向你吐露更多真相。真相就是,和平并不能够靠等待获得,它需要靠力量来争取,有时候还需要运气,很多的运气,因为我们是变种人,所以我们注定比其他人类活的更艰难,快乐更加短暂,痛苦也更多。”他把转回Scott脸上,“你看,就像你鼻梁上的眼镜一样,你别无选择,只能一直戴着它,对于Alex也是一样,他甚至没有一副眼镜来帮助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Scott第一次听到教授谈论这些,内心的震动溢于言表,隔了一会儿才回答:“我明白,Alex也是这么告诉我的,生活本来就不公平。”


“对,”Charles点头,“变种能力既是天赋,也是枷锁,而且一切都不是出于你的选择。如果你选择与命运抗争,就必须面对更多的风险,在天启危机后我也想过很多,我希望我能保护你们中的每一个,但我不能对你说谎。破坏,受伤,牺牲,失去身边的人……这些经历会伴随你一生,这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


Scott没有出声,只是透过红石英镜片,望着轮椅上的人,他不知道Charles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如此平静地说出这些话。他发现自己想象不出,他还太年轻,太幼稚,无法理解的事还有太多。


医疗仪器嘀嘀作响,空气里飘着消毒水的味道。Scott恍惚地明白了Alex为何如此执着地想要找回能力,因为现实太残酷,而他的哥哥不想抛下他,让他独自面对。


他好像回到了那一天,失去Alex的那一天,他惊惶无助,像个三岁的孩子,颓然跪倒在废墟上,凝视着面前的深渊,反复品尝心脏被撕裂般的苦痛。和广阔无垠的黑暗相比,脚下的立足之地如此渺小。在那一天,十八岁的Scott Summers第一次透过迷雾,窥见了未来的一角,他的未来不是一段浪漫英雄梦,而是一场无处可逃的战役。


现在他被带回那片黑暗面前,Charles的声音在耳畔响起:“Scott,你害怕吗?”


Scott飞快地往病床上看了一眼,Alex还躺在床里,嘴唇半张,胸口轻微起伏,身体安静地舒展。这个单调的场景忽然就成了最美好的画面,金色的,明亮的,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勇气,他收回视线,缓慢但坚定地摇头:“不,教授,我不害怕。”


Charles的脸上慢慢展露笑容:“很好,那么让我们尽快把你的哥哥找回来吧。”


“你有办法?”Scott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我的确有一个方案。”Charles的语气轻快多了,“觉得很意外吗?”


Scott难以置信地张大了嘴,Hank在一旁同情地看着他:“你得习惯这个,Charles总是热衷于吓唬我们,把惊喜藏在最后,他的手段可多着呢。”


“哦Hank,”Charles发出笑声,“拜托不要揭我的短。”


“所以到底是什么方案?”Scott急不可耐地问,“我能帮忙吗?”


“事实上,非得有你帮忙才行,看起来他唯一不会拒绝的人就是你,所以我想在你们的潜意识之间建立一座桥梁,一种关联,把你送进他的世界里。这有一定风险,不过我会守着你的。”


“不会有危险的。”Scott十分确定地说,“他不会伤害我的,无论怎样。”


Charles先是一愣,然后点头道:“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们马上开始吧。”


*


天是灰色的,像一块蓄满水的海绵,随时可能泼起大雨。街道和房屋在视野两侧延展,画卷似的缓缓铺开。


Scott还是第一次与他人的意识建立链接,他闯入了Alex的世界,共享他的梦境,这里的色彩比现实中更鲜明,四周的景物像是镀了一层硬质光晕,带有磁石一般的引力,把他的头脑往四面八方拉扯。他感到有些眩晕,但并不害怕。因为他知道这里是属于Alex的地方,他绝对安全。


路灯,垃圾桶,铁栏杆,运动场……Scott确定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这里却存在于Alex的脑海,Scott不得不承认自己对Alex认识远不如他所期待的那般深入,他的哥哥比他年长太多,像海面上的礁石,只袒露出一个尖角,现在他迫切地想要潜入海底,以便看到对方更完整的模样。


他看到几个背影,每个都年轻、强壮、魁梧,凑在篮球架下方。大雨将近,篮球场上没有其他人,几只空饮料瓶和泄了气的篮球滚落到场地一角。他很快发现,那些人之所以围成一圈,是为了把某个倒霉鬼堵在中间。


随后他听到一个声音:“滚开!”


他浑身一震,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Alex,千真万确,只是语气并非他所熟知的那种,既不洒脱,也不诙谐。反倒透着十足的怒意,冲动而凶狠。


他走近了些,看到被围在中间的人挥动拳头,其他人往两边散开,露出那人的样子。


Scott猜到了自己会看到什么。


但那一刻,在真正看清Alex的脸庞时,他还是呆然地怔在原地,像个傻子似的睁大了眼睛。


-TBC-

评论(29)
热度(74)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