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X-men][Scott/Alex]金色二重奏(七)

*终于写到关键剧情啦。


《金色二重奏》


(七)


升降梯一路向下,运行时安静无声,仅在到达底层时发出叮的一响,白色金属门向两侧滑开。

长而宽阔的走廊在面前铺展,淡白色的灯光洒在银灰色的地面上,比起校舍,这条走廊的风格更接近军用设施,这也是X学校的特殊之处,坚实的地板把上下层很好地隔离开来,上层的生活区完全保持了典雅古朴的英伦风,舒适宜居,下层则被改造成一座堡垒。

Alex先于Scott走出电梯,步入走廊,皮鞋敲击地板发出响亮的声音。

短暂的休憩已经结束,他又回到了威彻斯特,回到他拼命保护过的校园里。时间已经到了夜晚,不过地下完全无法辨别昼夜,墙壁干净又光滑,幽兰色的光斑落在他的脸上。

Scott走在他身边,目光不住地巡视他的神色,试图说点什么来打破沉默:“那次事故之后,Hank花了几个月对地下室做整体改造,cerebro也被他修好了,加固得更安全。”

“这是件好事。”Alex一边回答,一边四处张望,这条走廊在几个月前被他炸成碎片,如今多了一些他不认识的构造,一些让人头疼的高科技产物,他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Alex……”Scott小心翼翼地唤道。

“我没事,兄弟。”他回答,扬起嘴角,挤出一个微笑,“我只是在想,炸掉这个地方只是一瞬间的事,把它修复如初却要花掉很多功夫,偏偏我们都是基因决定的毁灭高手,生来就比其他人更擅长破坏。”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接受训练。”Scott纠正道,嘴唇拱起来,凝固成一个执拗的表情,“把破坏的力量转变成保护的手段,基因决定不了什么,人总是能够定义自己的。”

Alex凝视着他,目光变得柔软:“我对你的看法没错,你果然是个勇敢的人。”

Scott轻轻摇头:“我也曾以为自己是个怪物,在这所学校里,我才真正找到一个开始。”

“没错,这是一所好学校,”Alex感慨,“二十年前它还完全不是现在的样子,地下室是为了防止核战争而建的,布满了生锈的管道,气味比汽车制造厂还糟。说实话,第一次来的时候,我觉得Charles在这里建学校的主意傻透了,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他。”

Scott笑道:“说实话,我觉得他早就读到你的想法了。”

Alex干笑了一声,耸肩做出一个“我输了”的动作。Scott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果Alex也能读心,他应该知道自己刚才的本意是对他表达感激,毕竟是他把自己带到这所学校里来的。可惜Alex的魔法当中似乎包含了一种出色的躲避能力,总有办法把他的告白巧妙忽视。

*

X小组的训练室就在走廊一端,全新的房间,穹顶很高,墙壁加固了很多层,地板上覆盖着特殊合金材料,足以承受哨兵机器人的踩踏。三架哨兵机器人停放在正对门的墙壁里。


这些机器人是十年前的白宫闹剧中,变种人从人类手里俘获的战利品,内部的基因检测部件被移除了,只保留战斗功能,且程序完全可控,可以设定活动模式和强度,用于各种类型的训练。


Scott来到控制台旁边,熟练地输入一串操作指令,墙壁向上卷起,高大魁梧的哨兵袒露出身躯,全身被鳞片似的钢甲包裹,脸上没有五官,只有两盏火红的热源灯。Scott本能地倒吸了一口气,它们是货真价实的死神,为了杀戮而造的机器,即便被剥夺了行动力,看上去仍然足够恐怖,富有视觉冲击力。


“嘿,你确定吗?”他朝向训练场中心的背影喊道,Alex离哨兵机器人更近,想必连它们吱吱咯咯扭动关节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此时此刻,Scott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解放这三台怪物,任由它们走到亲生兄长面前。但他不确定自己乐意这么做,事实上,他一点也不。


Alex转回头来,轮廓被镀了一层无机质的光,看上去变得更遥远了:“说实话,我不太确定。不过我不能当着老弟的面打退堂鼓,我可不想成为Summers家族的耻辱,那太丢面子了。”


对面故作轻松的语气令Scott的心情更加沉重,这不是他想要的,但他知道Alex想要什么,而他承诺过的,他得成为提供者。Scott这样想着,抬起手向对面挥动:“放心吧,有全世界最可靠的弟弟守着你呢。”


“棒极了。”Alex冲他比了一个V字手势,重新背过身去。


Scott按下了启动键。


沉重的脚步声重叠,声浪撞击耳膜,地面在钢铁巨人的蹂躏下震颤不已,Scott望着Alex的背影,后者微仰着头,立于原地,像一株孤单又顽固的稻草,拼命用根须抓住土壤。


如果那些根须也有名字的话,它们是勇气,是骄傲,是罪恶感,是造就Alex Summers这个人的所有词汇。那场爆炸发生的时候Scott不在场,所以他无法了解Alex究竟经历了怎样的恐惧,他以为自己能够想象,能够分担,事实上他不能,他只知道他的哥哥已经足够勇敢,如果换做是他,他未必敢站在那里。


他心里焦灼万分,提声提醒道:“Alex,你得小心,哨兵的攻击速度很快。”


“了解!”Alex简单地回答,没有回头,哨兵的拳头已经砸下来,他做了一次熟练的滚翻,绕到其中一只背后,抢占了绝佳的位置,用枪瞄准一定会命中的那种,Scott看到他伸出手臂,试图驱动能力,但是以失败告终。


另外两台哨兵很快追了上来,他不得不再度闪避,很快退到了墙角。


“我得停下它们,”Scott高喊,“这太危险了——”


“不,别停下,我能应付!”Alex回答道,一边蹬踏墙壁,借助反作用力高高跃起,从两台机器人手臂中间的缝隙里钻了出去,重新回到开阔的空间外。Scott在远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的动作流畅,身姿矫健,毫无破绽,符合一个人类战士的完美标准,只是还不足以对付变种人的敌人。


为什么上帝不肯把能力还给他呢?


Scott心急如焚,恨不得把场中的人替换成自己。他叫停了好几次,可对方只是在尝试的间歇不断拒绝:“就差一点,让我再试一试!”


很快,Alex的体力就见底了。


以一敌三本来就足够艰难了,更何况是在缺乏攻击手段的情形下,Scott看着Alex气喘吁吁的侧脸,斩钉截铁道:“我真的得关掉它了,我们可以明天再来尝试。”


Scott几乎那么做了,直到他发觉Alex的神色起了变化,他的眼睛黯淡下去,原本的光芒被颓丧,彷徨所取代,在他以为没人注意到的时候,他甚至咒骂了一句,狠狠攥紧拳头,把指甲卡进掌心的肉里,就像前一天晚上在浴室,他试图捆住自己时那样。


这个表情没有驻留太久,Alex觉察到Scott的视线,很快拢了一把头发,换上一副轻松的模样:“好吧,那就听你的。”


Scott的手悬在控制台上,迟迟没有落下,他意识到一件事,不管他对Alex做出怎样的承诺,不管旁人如何宽宏大度,可Alex永远不会接受现在的自己。Alex实在太过骄傲,他的自尊让他无法接受自己成为别人的负担,因为那就是他的根本,是定义他的东西。


正因为破坏比保护容易得多,所以每个人都需要一件东西来支撑自己。他曾经引导Scott找到它,现在自己却遗失了它。


年轻的Summers忽然有一个冒险的想法,他猛地转向对方:“Alex,我没办法停掉它们,见鬼的,怎么突然就失控了!”


“怎么回事?”Alex大惊失色。


“不知道,我再试试看……”Scott及时垂下眼,在面板上一阵敲击,做出尝试关闭的假象,实际把哨兵的攻击目标转而设定成自己。


他的设置立竿见影地生效,其中一台哨兵转过沉重的身躯,大步向他走来。


Scott瞄向Alex的脸,对方突然紧张起来,显然相信了他的谎言,而且正从训练场中央往控制台的方向跑,急赶到身边保护他。


他听到对方的喊声:“快躲开,离开那个地方——”


他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悬在停止键上方,扬起头来等待哨兵的迫近。


空气腾起热浪,视野被漆黑的鳞片占据,火红色的能源灯转向他,这一次他真的不用再发挥演技了,他本能地向后缩脖子,抬起一只手挡在前方。


Alex害怕自己的能力,害怕到甚至不愿用能力保护自己,上一次失控的经历在他潜意识里留下一把锁,除了他自己,没人能打开。Scott决定用生命做赌注,为他制造一个机会,一个值得他竭尽全力的瞬间。


哨兵拳头向迎面砸下,Scott既没有反击,也没有叫停,他还在等待。等待Alex遇上那个瞬间。


他咬紧牙关。


几乎下一刻,一股熟悉的热流吹过额头,伴随着爆炸般的巨大声响,整间屋子的空气都为之震动,气流卷起滔天巨浪,像海啸一样愤怒地奔涌。


视野明亮如昼,千钧一发之际,炽热的洪流从Alex的手臂上喷薄而出,挡在他和哨兵之间。


Scott被气流推着,退了半步,但他感到高兴,这是Alex的力量,新鲜,充沛,货真价实,他扑回到操作面板上,终于敲下了停止键,一边高呼道:“Alex,你做到了!!太好了!”


哨兵应声停住,火红的“眼睛”也随之熄灭。


可Alex没有一起停下。


Scott觉察到不对,浑身一震,往场中人身边跑去:“嘿,我已经没事了,收手吧!”


可是对方没有听到他的话,Scott迎着冲击,艰难地走近了一些,他看到Alex的瞳孔扩散,目光失去焦点,在空中茫然徘徊。他想要到近处去抱住Alex的肩膀,强迫对方停下,可是Alex释放出的能量太强,他无法靠得更近了。


Scott拼命呼喊对方的名字:“——Alex!Alex!”对面毫无反应,哨兵已经彻底停止活动,垂下钢铁手臂,可Alex的冲击波还在四处乱撞,撞击在天花板和墙壁上,火花四溅,所过之处留下一片骇人的深灰色灼印。没过多久,天花板的热度就超出了临界值,开始发出警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Scott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警报很快传遍了地下室,各处的报警器一齐发出蜂鸣,刺耳的声音回荡在校舍上空,给静谧的夜晚染上血红的色彩。


Scott听到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训练室的门滑开了,Hank率先出现在门口,身后还跟了一群人,X小组的成员,还有教授。


“怎么回事,Scott?”教授急切地停住轮椅。


“我试图帮Alex找回能力,就带他来了训练室,”Scott照实回答,“但是我做得过火了。”


Hank抬头环顾了一圈,眉头皱的更深了:“不行,他得停下来,他的能量太强了,隔板有烧穿的危险。”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Charles是最冷静的一个,命令道:“Peter,做好疏散学生的准备。”


“好的,”Peter立刻把护目镜戴上,“我随时都可以行动。”


“让我先试一试。”Charles把手抵在太阳穴上,但很快皱起眉头,“天哪,他的防卫意识太强烈了,他潜意识里的决心,过于强烈的决心,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甚至拒绝我的干涉。”


Scott幡然醒悟,Alex的决心,所谓的防卫意识,不是为了自卫,而是为了保护他。


Charles艰难地摇头:“强行侵入会毁了他的脑子,我不能那么做。”


Kurt的尾巴扎进地板,咬牙道:“让我去把他传送出来。”


Jean扯住他的胳膊:“现在接近太危险了!”


“不,让我去。”


Scott沉下声来,简单地宣布,同时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他听到教授的声音,还有Jean和Hank的声音,都在试图阻止他,但他没有理会,一心一意地往Alex身边跑。


Alex还在训练场中央,能量在他的周身形成一个漩涡。他从身体里释放出无穷无尽的冲击波,仿佛要把生命燃烧殆尽一般,训练场被他变成一座燃烧的地狱。


Scott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


剧烈的风像刀子一样撕开了他的衣服,他还在向前,同时不顾一切地喊到:“Alex,停下!!”


被叫到名字的人转过头,空洞的眼底似乎闪过一瞬错愕。


他张开双臂,挡在了对方面前。


“不,Scott——”他听到其他人的惊呼,可是他已经无暇旁顾,视线里仅剩一片灼目的赤红色。


Scott阖上眼睛,像投入一个拥抱似的,把命运完全交付给对方。他已经做了决定,不管该死的心理学和基因学如何判定,如果有一把锁非要把他的魔法师禁锢在黑暗之中,那么他必须要成为钥匙。


他必须如此,为了他的哥哥,他想要保护的人,他不自知地爱慕了很多年的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不打算后退,他无论如何都要做到,一次不行就再试一次,哪怕赌注是生命本身。


能量光束沸腾着穿过他的身体。


预想中的灼烧之痛没有到来,甚至连半点不适感都没有,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那股能量代替Alex本人回应了他的拥抱。他闭着眼,温热的水流冲刷着他的周身,将他包裹在其中轻轻托起,饱含暖意,蓄满温柔,令他几乎想要哭泣。


潮水终于退却,一切归于平静。


他的衣服被烧得破烂,眼镜边缘也挂上了焦黑的痕迹,但他本人却安然无恙。


原来是这样,Scott终于懂了,Alex还是迟了几秒才停止,冲击波真的击中了他,不过幸运的是,他们的能量太相似,构成也几乎一样,基因决定了一个人不会攻击自己,所以Alex的力量对他无效。


魔法,奇迹,遗传学的巧合,随便怎么定义,他只是觉得幸运极了,泪水真的涌出眼睛,在红石英眼睛上抹出一层水痕,他向前几步,蹲下身,把倒在地上的人抱紧怀里,喃喃道:“Alex,你看,我没事,你伤害不了我,这次你可以彻底放心了。”


Alex没有回答,他的双眼紧闭,虚弱地躺在Scott的臂弯里,一动不动。


-TBC-

评论(27)
热度(85)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