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FGO][幼帝二世]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三)

*肝赝作好累,来更个文,略久远的前情提要【1】  【2】

*题外话,二世圈粉事件簿第五卷真的太好看了,赞美三田。


《职阶克制与羁绊等级》


6、英灵相谈室


“那个……亚历山大殿下,老师是很喜欢你的,我可以保证!”


格雷的语气十分激动,她忽然从沙发上站起来,灰色的兜帽从头顶滑脱,又被她迅速揪回去。


坐在她身边的玛修不大自然地抿紧了嘴唇——这通常是在对抗强敌时才有的动作。


我开始思考打开空调的必要性。


在我狭窄的房间里,一下子聚集了四个人,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一个重要的话题。


对,至关重要,毕竟埃尔梅罗二世的心情会影响他在工作时的效率,进而直接关系到迦勒底拯救人理的进程。


对此,我、格雷和马修都已经有了充分了觉悟,摆出如临大敌的态势,只有一人例外——名为亚历山大的少年大喇喇地盘坐在地上,任由长长的发辫垂落膝头,随着晃动的上身荡来荡去。


他对灰色兜帽的女孩摆手:“不是,你误会了,该怎么说呢……我并不是觉得老师讨厌我啦,如果他能直接表达愤怒,我倒乐得轻松,可惜他好像在刻意躲着我。”


格雷从兜帽底下慢慢露出眼睛:“虽……虽然有些失礼,但是您真的没做什么让他胃痛的事情?”


“没有啦,我像宙斯发誓,我对他做的一切都符合马其顿礼仪。”


格雷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玛修和我则交换了一个目光。


毫无疑问,少年爽朗的态度加深了我们的不安,用一个据说推崇赤膊运动会的民族的礼节,对付一个出门前要花五分钟打领带的英国人,真的没问题吗?


难道埃尔梅罗老师受到了某种文化冲击吗?


看到我们的反应,亚历山大的表情终于黯淡下去:“好吧,就只有一件事,老师他当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问题?


他皱着眉头,不安地耸动肩膀:“被作为英灵召唤的时候,我保有很多奇怪的记忆,不仅是以前的记忆,还包括以后的,像是在书本里看过一样,我甚至知道母后和父王后来决裂的事,也亲眼看到了父亲死在我的面前……但是,只有关于老师的部分是模糊的,我一定是在哪里见过他,所以我问了,但他没有回答我。”


“原来是这样啊,”格雷躲在兜帽背后点头,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她对面前这位英灵少年多了几分敬畏,“那次战争对老师的影响的确非常大。不过他很少对人谈论,连我也不大清楚。”


“居然连你也……?”亚历山大眨了眨眼。


格雷身边的玛修再度开口:“如果想了解过去的圣杯战争,可以去问问罗曼医生?”


我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不由得举手表示赞同,可是,亚历山大却摇头拒绝了。


“我不想像翻书一样了解那些事,因为老师对我很重要,我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银色头发的少女闭上了眼睛。


——玛修?


“嗯,前辈,我想我明白了,是因为两位都太过重视彼此了,才会演变成现在的局面吧。越是在意,就越是望而却步,不止是两位,很多人都会这样呢。”


“噢。”亚历山大露出好学的表情,站起身来跳到女孩面前:“那么该怎么办才好呢?请教给我。”


“欸欸?”玛修的脸红了片刻,忙不迭地整顿表情,“咳咳,总之,先从了解他开始做吧,他喜欢读的书,喜欢的食物,平时的习惯,不是作为师生,而是作为亲密的朋友去了解他……”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偷偷瞄向我。


哎呀不愧是我的学妹,果然世界第一可爱,想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不过在那之前,我还得履行身为御主的责任。


我清了清嗓子,宣布。


——那么格雷。


“啊,我在!”


——能提供一些线索吗?


“老师的爱好,我倒是知道一些……”


在我开口之前,亚历山大已经捧起女孩的手,一双明亮的眼睛凝着她:“女士,麻烦你统统一件不漏地告诉我!”


“好,好的!”


灰色兜帽的少女毫无悬念地被小王子的视线魅惑住了。


——马其顿文明,令人敬畏。



7、知己知彼


魔术师建造了坚固的工房,却把自己关入其中。


桌面上的书页堆积如山,埃尔梅罗二世趴在书堆里,白衬衫表面微微鼓起,两侧的肩胛线条清晰可辨,黑色的长发披散在上面,随着肩膀的起伏微微抖动。


烟灰缸里还剩下半截雪茄,就摆在他修长的手指旁边。


从这幅情形来看,他一定是在疲劳中不知不觉入睡的,他的姿势并不舒服,因而微微皱着眉头,谨慎的魔术师在对待自己的身体时总是分外马虎,连推开门的声音也只是让他轻微动了动。


他的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莱尼斯?文件放在旁边就可以了……斯芬,不许欺负格雷……弗拉德,作业写完了吗……恩?”


在双眼朦胧的缝隙中,映出一个鲜明的红色背影。


红发的少年正在自己的工房里蹑手蹑脚地移动,身上披着不合时宜的皮制战甲,奇怪的是,竟没有不谐的感觉。


“……亚历山大……殿下?”


他撑起头,摸索着寻找不知散落何处的眼镜,手指不小心碰到玻璃杯,后者被他推着移动了几寸,和烟灰缸撞在一处,发出清亮的声响,杯中的水面剧烈摇晃,眼看就要倾倒。


一双手接住了它:将它扶正并且摆到桌角的位置,“小心,老师你醒啦?找眼镜?在这里哦。”


亚历山大把眼镜腿扳开,用双手托着,卡在老师的两鬓旁,轻轻推过去。


埃尔梅罗二世的视野终于清晰起来。


“……我又睡着了么?”


“是啊,而且头发都向上翘起来了,”亚历山大的手不安分地伸到老师头顶,好奇地触碰那一撮头发,“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黑呆毛……”


“咳咳,多谢,不过还是忘掉御主跟你说过的这些词汇吧,对你没有帮助……”


“是嘛,御主倒是借给我一台不错的东西,虽然我不太会用,她说你很精通,你来看看吗?”


亚历山大几乎是拉着老师的手,将他从仿佛有粘性的座椅里扯起来,一路引到沙发前方,随后抬手指向电视机前的黑色盒子;“就是这个。”


“游戏机?”埃尔梅罗二世彻底清醒过来,“为什么迦勒底会有这种东西!?”


“御主说游戏也是人理的重要部分,必须得好好保护才行,她还说碟片已经装好了,手柄也配了两只。”


埃尔梅罗二世终于理解了事态:“你想跟我一起打游戏?今天不是还要学习世界史吗?”


“偶尔也想要偷个懒嘛。”亚历山大一边吐舌头一边回答。


下一刻,修长的手指并拢,敲在他的头顶:“殿下,请说实话——”


“好吧,”亚历山大挺直胸膛,以便直视埃尔梅罗老师的眼睛,“我听说这是老师的爱好,就擅自借来了,我想要增进对你的了解,想和你一起度过快乐的时光,如果不行的话我现在就还回去……”


他刚转过身,就被按住肩膀扳了回来。


将手搭在他肩上的人别开视线,摆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玩游戏是没问题,不过,双人闯关的时候可不要拖我的后腿啊。”


“嘿嘿,放心吧!”


埃尔梅罗二世轻车熟路地拉出电源线,刻意缓慢而优雅地接上手柄,不慌不忙地打开电源,正襟危坐在沙发前。虽然这和他平日里在自家公寓打游戏的样子相去甚远,但在迦勒底,他毕竟背负了“从者诸葛孔明”的名号,不能给那位格外信任自己、连宝具都一并交给自己驱使的大军师丢脸。


御主送来的游戏机是最新型号,画面流畅,音效出色,连放在里面的游戏碟也是自己最中意的那一张,发现这一点后,他的心情畅快了不少,紧锁的眉头也比平日舒展了少许。


“哇,屏幕里的人会跟着我动耶,老师,快教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与他矜持冷淡的态度相反,亚历山大迫切地催促他,少年把双手举在胸前,肩膀僵硬,身子在沙发上不必要地倾斜,这是每个新手玩家都会遇到的问题。他轻叹了一声,绕到少年身后,手臂环过尚且瘦削的身体,绕到手柄两侧,掌心轻轻覆在对方紧绷的手指上。


“这是方向键,这是菜单,不用那么使劲,这不是兵器……”


埃尔梅罗二世不愧是教学上的天才,在他的教学下,一个新手玩家迅速地踏上了进化之路。亚历山大对游戏的适应性比一般人更强,很快便习惯操作,毫无顾忌地横冲直撞起来。


“我说,你真的是第一次玩吗?”


“这种程度很简单嘛,比起驯马可简单多了。”


亚历山大牢牢盯着屏幕,手指敏锐地搭在按键上,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像是发现了某个崭新的大陆,迫不及待地踏上征服的旅程。


而他的老师却忘了屏幕里跳跃的画面,只是侧着头,凝着他,久久难以移开视线。


埃尔梅罗二世忽然想起,身边的少年在被召唤的时间线上,大概刚刚驯服了他一生中最中意的坐骑,同时赢得了父亲的赞誉,于他而言,牛首骏尚且是一匹幼马吧。


而在许多年前,在冬木的大桥上,自己曾望着他的背影,驭着迟暮的爱马,踏上光辉灿烂的末路。


他想得出神,许久忘了操作游戏中的角色,直到耳畔响起一阵激昂的音乐,亚历山大在没有他辅助的情况下到达了章节的终点。


“啊,好爽快!”他愉快地伸了个懒腰,偏过头问:“老师,接下来是什么内容?”


埃尔梅罗垂下眼:“我也不知道。”


“老师也不知道?”


“因为后面的章节我也是第一次玩。”


“咦,老师不是很喜欢这个游戏吗?”


“喜欢是喜欢,不过很早以前就停在了这一关,是啊,有十年了吧……”


关起门的工房仿佛一座堡垒,灯光黯淡,屏幕上跳跃的斑点落在男人苍白的脸庞上,眼底的皱纹被阴影加深了几分,顺着鼻翼漫向两颊。


那张脸已经不再年轻,但依然英俊,清朗,一丝不苟。


少年像是觉察到了什么,在那死水一般故意绷紧的神色背后,有某些情绪在汹涌。


亚历山大带着懵懂眨了眨眼,他不由得朝身边人倾靠过去,脸颊就快要贴上对方的肩膀,他凝视那双褐色的眼睛,企盼从中搜寻出吉光片羽,一种全然陌生的迫切感炙烤着他,令他的喉咙干渴,眼神失焦,胸口像是要燃烧起来。


“老师……”


他的话没能说完,头顶便被对方的手掌覆住,轻轻摇晃。


他的老师将手指伸进他的头发,望着他,微微舒展嘴角,深沉的视线仿佛夜里洒落的细雨。在底比亚的平原上,无数个燥热的夜里,他也曾企盼这样的雨丝浸润营帐的毡布,送来清润的风,也将沙沙的声音刻进他的梦境。


接踵而至的音乐打断了短暂的宁静,他的老师重新坐正身体,按下手柄上的按钮,眼中含着孩童似的兴奋。


“来,一起继续吧,这次可要提高警惕,我不会再放水了哦。”


-待续-

*大概还有一更

评论(6)
热度(119)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