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博爱型选手,萌啥算啥,近期主要在白熊写原创。

《假如沈教授和居老师互穿了身体》

被白居两位老师的采访洗脑摸出来的沙雕段子,没有真人cp,纯娱乐。

镇魂剧有毒真的,吸到昏迷


1、


特调处的懒散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午觉时间出奇地长。


尽管沈巍反复强调,地星是没有昼夜之分的,地星人也不需要在午饭后补充两小时睡眠,但赵云澜还是塞给他一只卡通抱枕,并且真诚建议他入乡随俗。


今天中午沈巍睡得格外沉。


他在梦里看尽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直到一双粗暴的手搭在他的腰上摇来摇去,一副要把他推下沙发的架势。


“龙哥,龙哥,起来吃水果,再不吃就被那帮饿狼抢没了。”


沈巍睁开惺忪的睡眼:“谁是龙哥?”


他坐起身,一丝不苟地展平衬衫上的褶皱,把道具眼镜架上鼻梁,第一眼就对上一张胡子拉碴的脸,抱着一只椰子,吸管叼在嘴里猛啜。


……什么时候龙城也有泰国青椰了?


沈巍继续环视四周,特调处还是那个特调处,但周围多了很多不认识的人,穿马甲的,戴袖标的,举反光板的,天花板上挂着好几只摄像机,能三百六十度转脑袋的那种。


沈巍的眼神凌厉起来:“赵处长,特调处发生了什么?”


白宇伸出五根手指在他眼皮底下晃:“我说龙哥,你也忒敬业了吧,下午不是停机半天全体放假吗,吃完水果我再陪你对戏你看行不。”


沈巍一把抓住眼前肆虐的手:“你干什么!”


白宇打了个激灵:“哎呦我的哥哥你要吓死我啊!”


沈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松开他的手,换了个舒缓点的语气:“没有,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前几天不是还叫小巍来着吗?海星人都这么善变的吗?


白宇眉毛挑得老高,一脸懵逼地看着他:“叫你哥,咋了?”


沈巍的脸不受控制地涨红了。


黑袍使严肃地推了推眼镜,还是没能藏住结巴:“就算我活了一万年,你也不用……不用叫我哥吧。”


白宇已经吸干整只椰子,松开可怜的吸管,终于发现事情不对头。


面前这家伙哪里还是他的同事,活脱脱就是沈巍本巍。


白宇捋着玫瑰花刺,做若有所思状:“是不是最近给你立的flag太多了?”


“什么是flag?”


白宇把椰子皮往桌上一敲,拍着双手四处吆喝:“哎哎哎,都别吃了快过来,有大新闻。”



2、


朱一龙午睡醒来。


镇魂剧组比较穷,影棚小,拖车也不够用,午休的时候,大家就挤在室内布景棚里将就。朱一龙最喜欢沙发的位置,越窄越有安全感,他习惯性地把手伸进沙发缝里摸手机。


下午放假半天,但他和白宇还有直播任务,不知道剩下的时间够不够搓一盘lol。


朱一龙摸了半天都没摸到手机,只摸出一副道具眼镜,索性戴在鼻梁上,揉着太阳穴爬起来。


沙发旁边站了一排伙计,高矮胖瘦,参差不齐,但腰板都挺得笔直,大学军训那种直。


“黑袍使大人下午好!”


这帮人这么入戏的吗?


朱一龙摆摆手:“等会儿,什么黑袍使。”


“你看看你看看,你又来了……”赵云澜往他身边一坐,“都说了在我们面前不用装,别把我可爱的下属给吓着了。”


你说不装就不装吧,反正平时剧组的消遣活动都是白宇说的算。朱一龙把眼睛推了推,环视四周,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首先,摄像机和工作人员都不见了。


其次,那些本来是五毛钱的道具的玩意,正在玻璃罩子里可疑地亮着光。


更重要的是,刚才身边的家伙一屁股摔进沙发,弄出一声夸张的响动,队伍里的一个人儿砰的一下就变成了猫。


砰的一下……


朱一龙心里冒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能吧这也太科幻了。


还没等他回过味,赵云澜的胳膊就勾搭上他的肩膀:“沈大教授今天怎么回事,怎么好像比平时软濡多了?”


朱一龙:“是吗?”


赵云澜:“是啊,快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生病了,身体不舒服,你要是真生病就跟我说,我来照顾你,送你去医院,关怀人民教师是本五好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


话没说完,朱一龙便握住赵云澜的腕子,反手往桌上一扣。


又是砰的一声。


“一回合KO啊!”说话的是林静。


“一回合KO无误。”说话的是猫。


“老赵你瞧瞧你自己那出息还领导呢。”祝红的白眼快翻上天花板了。


“我错了我错了,”赵云澜冲朱一龙挤眉弄眼,扯出一张成表情包似的拧巴脸,“你没病,你永远都不可能病,你是沈巍本巍黑袍使本使行了吧。”


……其实我还真不是。


朱一龙终于承认自己被卷进麻烦里了。


比养的蚂蚁从矿泉水瓶里逃逸或者白宇吵着跟他掰手腕还要更加麻烦的那种,大麻烦。



3、


全剧组把摄影棚围了个水泄不通。


沈巍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高雨儿在人群里掐白宇的胳膊:“我说这怎么回事,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李砚也刚睡醒,抱着陈黛黑揉鼻子:“朱老师,这是什么演技训练课程吗?”


沈巍抬抬眼皮,起手就搓了个黑能量球。


“哎呦我的妈呀。”李砚吓得嗷嗷叫,人和猫一起摔在了地上。


沈巍又坐了回去,双手平放在膝盖上,终于开口了。


“各位不要惊慌,眼下的局面可能是黑能量的失控造成的。”


众人:“黑能量?”


沈巍:“我们正在追捕一个逃逸的地星人,他的能力是干涉平行世界的运转。”


众人:“哈?”


白宇瞧着空气黑板:“所以说,你是从平行世界来的,并且和龙哥置换了身体?”


沈巍:“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我也很意外,原来我的世界在你们这里是一个剧本。”


你还不知道原作是那什么小说呢——白宇知趣地没把话说出口,转而换了个正经的语气:“龙……沈老师,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得找到平行世界干涉的源头才行。你们的剧本里有没有线索……”


“我们的剧本里没写这段啊……难道是未来续集里的?哎呀那是好消息啊。”


沈巍终于忍不住扶起了额头:“看来是情况有点麻烦。”


李砚终于把猫尾巴拎回来,挠了挠头:“咱们要不要报警啊?”


高雨儿只是摇头:“太天真了,这两个人的脸完全是一模一样的,警察怎么会相信。”


“对哦……”


众人纷纷扶起了额头。


还是白宇先站起来:“得了得了,今天又不用演戏,我看啊沈教授你就好好放松一下,不行咱们把编剧找来,慢慢想办法。”


高雨儿在一边推白宇脑袋:“祖宗,你别忘了下午还要直播啊。”


“对哦!”白宇一蹦三尺高,狐疑地凑到沈巍面前,“沈教授,直播……你懂吧。”


沈巍摇头。


“就是,拿手机镜头自拍,然后实时放到网上的那种。”


沈巍继续摇头。


“那自拍你总听说过……”


“我不会。”


白宇叹了口气:“直播是系统设定好的时间,改也不好改,你看这会儿才两点半,直播间里已经有人在等了。要不这样,你就替龙哥参与一下,帮我这个忙。”


沈巍沉默。


“你看,龙哥这个人他特别宠粉,最害怕放粉丝鸽子了,就跟你也不会随便翘学生的课一样,这是职业修养,你说是不是?”


沈巍:“……那我替他吧。”


“好好好,”白宇一个劲儿拍手,“我上次直播预告过了,这次要直播咱俩pk。”


“pk?”


“就是较量。”


沈巍的脸唰地红了:“不行我怕伤到你。”


白宇冲他打了个响指:“pk又不是比打架,你可以不用那个五毛钱特效的火球啊。”


“那比什么?”


“斗歌,斗舞,斗绕口令,你选一个。”


沈巍皱眉:“……都不会。”


“那你有啥别的特长?”


“我能背诵古生物学的前三章讲义全文。”


白宇强忍住以头抢地的冲动:“……要不这次还是别pk了。”


“那怎么办?”


“好办,你就……在一边吃芒果卖萌吧。”



4、


朱一龙终于相信,自己穿越到了剧本的世界里,变成了自己的角色。


要命的是,镇魂是一部魔幻剧,但他是个普通人,经常锻炼身体,会一点泰拳,但并不会搓火球,一键变身,凭空抽刀……这意味着他的人身安全将受到极大的威胁。


还好特调处不是天天有案子接,平时一帮人就偷偷懒,摸摸鱼,上上网,插科打诨过日子。


所以,他遇到的第一个麻烦不是打架,而是上课。


特调处不用天天办案,但沈教授天天都要讲课。


他,朱一龙,一个表演系科班生,生物知识早就还给中学老师了,连染色体XYY都忘了怎么算,更何况高等遗传学。


他正坐在赵云澜的车里。


赵云澜热情似火,主动包揽了司机的职位,亲自开车送他去龙城大学。


赵云澜和他的同事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但又不是同一个人,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堪比自己看自己的高清照片。


赵云澜一边哼歌一边得瑟。


朱一龙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已经到了下午直播的时间,也不知道白宇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在哼歌得瑟。


他很想去网上看看,万一两个世界的网络还联通呢,说不定嗖的一声就穿越回去了,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


但沈巍没有手机,哎呀……


朱一龙瞥了一眼赵云澜的手机,就放在主副驾之间的档位旁边,他很想抓过来用,但是强忍住了这种冲动。


现在他是沈巍,事关职业修养,他不能把自己的角色往ooc里演。


赵云澜偏过头,目光在他脸上扫荡:“沈巍,你下午是不是有点心不在焉啊?”


“好好开车。”他叮嘱了一句,换来赵云澜一声口哨。


“最近换了新教材,讲义也需要整理,我在思考。”


这完全是睁着眼说瞎话了,讲义上的字他一个也没看过,待会儿的课他只能改成自习。


“哟,黑袍使大人这么敬业啊,说来我今天也没什么事,下班来接你回家吧。”


“不……”


“嗳,这是公车,不用白不用啊,教书育人,功德无量,咱们特调处一定全力支持。”赵云澜说着又蹭了上来,“说起来,你昨天刚从超市拎了大包小包回家,是不是今晚上打算下厨啊?能不能多添一双筷子?”


原来是为了这个。


如果换做沈巍,一定会欣然应允。


朱一龙的心里却咯噔一下。


家务十项全能那是沈巍的人设,他就只会泡面啊!!


朱一龙推了推眼镜:“昨天的食材有点质量问题,我已经处理了。”


“啊?那下课咱们再去超市一趟?”


“不用了,来不及,不如去上次那家烧烤铺吧。”


“烧烤铺?”


“对。”


“哎呦喂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沈教授居然主动要求吃路边摊,也太不像你了。”


人生中第一次被评价为和自己的角色不像,朱一龙觉得有点挫败。


“我就是想了解一下海星人的生活,留作参考,将来也好改善地星人的生存环境。”


“在地星开烧烤摊啊,那下次叫上我……”


“你不能去!”


“行行行,是你黑老哥没跑了。”


朱一龙松了口气。


龙城大学很快到了,他开车门,夹起公文包,赵云澜扒在方向盘上,挤眉弄眼地送秋波:“沈教授~晚上见啊~”


晚上要他和赵云澜一起吃饭。


这人不比白宇,白宇刚认识他的时候话很多,到后来反而话少了,两人呆在一起各自玩手机,什么都不说,也挺舒服的。


但是沈巍根本没有手机,哎呀……


朱一龙只觉得头疼,要不要干脆坦白真相呢?他有一种隐约的预感,这事儿跟沈巍脱不开干系,属于剧本里没写的那种隐藏彩蛋。说来也奇怪,从毕业入行开始,他就一直有一种信念。他相信每个故事里的世界都是真实存在的。


这个想法有点幼稚,所以他从来没跟别人提过。但他会在心里把角色想象成真实的人,全情投入地想象这人在另一个世界是怎么生活的。这是他表演的秘诀所在。


如果是这样,他也得借助特调处的帮助,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去……


要不要说呢?


朱一龙的心里咚咚打鼓。


(这么沙雕的玩意应该没有后续了)


评论(39)
热度(271)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