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陆花]天生一对(三)(现代校园AU)

*前情提要【1】【2】


G大一共有八个食堂,抛开一个特别咸的,一个特别辣的,一个特别贵的,一个特别远的,就只剩下四个,想轮换一个礼拜都不够。


正因为如此,校门外才的小摊小贩一条街越来越长,生意日渐兴隆,被学生戏称为第九食堂。


陆小凤把自行车停在路边,拉着花满楼兴冲冲地钻进其中一家餐馆。


花满楼刚一进门,顿时两眼发白,眼镜上腾起一层白雾。


这小小的餐馆里烟雾缭绕,浓郁的味道裹着热气扑鼻而来。


花满楼仿佛进入了异次元,左右看不见东西,前后没有方向感,只能傻站在原地。


白茫茫的世界里,就只剩下陆小凤揪着他的袖子。


没等陆小凤张口,一个洪亮的声音由远而近:“哎呦不好意思,给您眼镜布您擦擦吧。”


话音刚落,从雾气里“蹭”地钻出一个人来,效果堪比上世纪的西游记。


当然来者不是孙悟空,而是店小二,顶着毛毛躁躁的头发,外套十分随便地敞着领,肩上搭着一条毛巾。


陆小凤定睛一看,高声道:“哎呀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


那店小二也停在他面前:“呵呵,原话奉还。”


此人虽然穿着随便,精神头却不错,眼睛极清澈地亮着,说起话来神气活现。不过最醒目的当属他脸上的一条刀疤,横跨鼻梁,不知是在哪儿打架落下的。


这人便是G大混得风生水起的江小鱼,向来行动奔逸,想一出是一出,跑到麻辣烫店里打工也不算奇事。


陆小凤等花满楼擦完眼镜,又扯了个凳子给他坐,江小鱼在一边托着下巴,看得饶有兴致:“哟,从哪儿拐来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儿?”


陆小凤没理他,转而问道:“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值班,老板放假回家了?”


江小鱼白了他一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陆小凤撇了撇嘴,又问;“你放假没回家啊?”


江小鱼答:“没,我离家出走呢。”


“……”


陆小凤觉和此人的对话没必要继续了,索性转向花满楼,往他手里塞了个空碗,和和气气道:“你想吃什么,菜都在架子上呢,随便拿。”


花满楼看了看手里的碗,冲他点点头,站起来到架子上拿了一捆生菜,几片蘑菇,一串鱼肠,随后转向调料台,用勺子挖起芝麻酱就要往碗里浇。


陆小凤赶紧上前拦住他:“别别别,快住手,你该不是打算生吃吧!”


花满楼歪过头,茫然道:“我以为这是某种形式的沙拉和刺身。”


陆小凤哭笑不得:“不是刺身也不是沙拉,是要放到骨汤里煮的,煮熟了才入味。”


花满楼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难怪屋里这么大水汽。中国的饮食文化果然博大精深啊。”


陆小凤无语:“你以前该不会连麻辣烫也没吃过吧?”


花满楼点头:“在国外读书的时候,承蒙一位朋友照顾。他觉得英国的食物不健康,所以每天都亲自下厨烹饪,一日三餐都是排好的菜谱。”


陆小凤觉得有点慌:“那……在国内的时候总见过吧?”


花满楼摇头:“我住的地方附近很少有这类餐馆。”


陆小凤心里发慌,莫非这转校生是个小少爷什么的吧,传说中的地主家的傻儿子。带人家来吃街边摊,好像有点不地道啊。


江小鱼在一旁看得乐不可支,待两人开始取菜,大手一挥,慷慨道:“今天老板不在,你们可以多挑几串,免单!”


陆小凤从善如流地往碗里加了一串午餐肉,边放边问:“真的?你不怕老板回来找你问责?”


江小鱼轻描淡写道:“没事,亏了让我哥垫。”


“……”陆小凤在心里为他哥鞠了一把同情泪,原来自己误会花满楼了,这位才是真正的地主家的傻儿子。


江小鱼倒骑椅子上,胳膊肘子往靠背上一垫,边晃腿边说:“挑吧挑吧,买十送五。”


陆小凤挑眉:“哟,五折?”


江小鱼嫌弃地看着他:“大哥,这可不是五折,会不会算账,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陆小凤急了:“你别侮辱我的体育老师啊。”


“噗,”花满楼在一旁忍俊不禁,终于笑出声,“陆兄,你被他的话给绕进去了,自己承认自己不会算账。”


“哎呀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陆小凤直拍大腿,表达懊恼之余,忍不住偷看花满楼的反应。


平时板着脸的人,笑起来果然特别可爱,陆小凤忽然觉得,只要能看到这样的笑容,他挨几次诓也值了。


江小鱼觉得这哥们今天情况十分不对,一双伶俐的眼睛在两人之间流连,最后落在花满楼身上,换了个一本正经的语气问道:“这位同学,你是外校来联谊的?”


花满楼立刻扶正眼镜,彬彬有礼道:“不是,我刚刚转到G大,人生地不熟,请陆兄带我转一转,熟悉一下环境。”


“哦。”江小鱼摇头晃脑,心想这人说话方式还挺古板,一口一个陆兄,满腹迂腐书生气,不禁起了玩心,提声道:“哎,新同学,你知不知道这货有一个响亮的名号叫做陆小鸡——”


陆小凤站在椅子后面踢他屁股:“别废话了,快去煮菜,少放点辣。”


“知道啦知道啦。”江小鱼真的像游鱼一般,嗖地钻进了厨房。


*


“好辣——”花满楼尝了一口,差点把筷子扔到地上。


当然,得益于良好的家教涵养,他才忍住没那么做。


没等陆小凤说话,江小鱼便开始摇头晃脑道:“同学你有所不知,麻辣烫就得带点辣,不辣没味道,不信你自己品一品。慢慢吃,别着急。”


花满楼听了他的话,又小心翼翼地提起筷子,慢悠悠地尝了一口,皱着眉头,谨慎评价道:“似乎的确如此……”


他的眼镜上又腾起一片白雾,神情里带着局促,腮帮子里嚼着食物,鼓鼓囊囊的。


陆小凤在一边看,看得笑出了酒窝。


气氛一片和谐之时,门外忽然传来一串急促的语声:“小鱼儿,你大过节的不回家,爸妈都很担心啊——”


透过白雾,走来一个身穿白T恤,梳背头的青年,气喘吁吁地停在店中央。


“哥,你来啦。”江小鱼随口应道,看也没抬头看一眼。


花满楼忽然放下筷子,站起来,惊讶道:“竟然是你!”


-不定期待续-

评论(14)
热度(66)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