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X-men][Scott/Alex]金色二重奏(十)

*我回来啦,补上5k+的更新


《金色二重奏》


(十)


黎明真的降临了,这颗星球从沉睡中苏醒,晨光透过白色的窗帘照进室内,也照在每个人的倦容上,金色的光线里夹着一种慷慨大度的暖意,不管人类还是变种人,都可以肆意挥霍。


不过,医生的态度可就没那么慷慨了,两个Summers被Hank勒令原地休息,在确认不会有更多突发状况之前,不许离开医务室半步。


他们也确实累了,索性占据了两张病床,不客气地喝光了饮水器里的热水,从清晨一直睡到午后。Hank给两人做了全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只除了血糖偏低,因为他们已经有十几个小时没有吃饭了,腹中饥肠辘辘,于是Hank又把他们踢去食堂。


“真可怕,我已经很久没领教这家伙的全方位唠叨了。”Alex对Scott抱怨,不过他的表情却透露出完全相反的信息,他的心情很好,仔细地梳了头发,大步流星地往食堂走,面带笑容,和遇到的每个学生打招呼,不管学生们投来的是着迷的笑容还是警惕的眼神。


Scott走在他旁边,坐在他对面,总之保持在他四周一米以内的范围里,并不怎么说话,表情也缺乏变化,致力于维护自己酷酷的公众形象,和以前一样,Alex承包了他们之间大部分的废话。


Alex还出席了下午的团体会议,和X小队一起讨论了哨兵飞行器的后续事宜,Kurt捕获的控制中枢里包含不少有用的信息,包括它的制造商是一家名叫埃塞克斯的公司。教授已经向人类政府提出了抗议,希望对方能够约束这家公司的行为,飞行器样本本身则被万磁王取走,这很可能意味着一些倒霉的人类即将要倒更大的霉了。


“不得不说,你们处理问题的速度可真够快的。”Alex在听完Raven的报告后感慨。


“别小瞧我们的团队,”Raven耸肩,“我们和过去可不一样了。”


“那你们还缺战斗人员吗?”Alex接着说,“擅长狂轰滥炸的那种,而且碰巧我还参加过战争,在战略方面有一些心得。”


Scott楞了一下:“你要加入我们?”


“不可以吗?”Alex环视一圈,在众人的目光中寻找答案,“说实话,我没什么能回报你们的,但至少从今往后,我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冒险,我也想帮忙。”


Raven率先露出笑容:“你让我想起了很早以前的事,我们乘着黑色的战斗机飞往古巴,那是X小队第一次上战场,每个人都怕的要命,但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英雄。”


“开端总是激动人心的。”Alex也露出了怀念的神色,“以我现在的年纪,想当英雄已经太晚了,不过至少不能当个胆小鬼。”


他说完看了Scott一眼,后者对他微笑:“下次训练我会叫上你的,可别想着偷懒。”


“就这么说定了。”Alex点头。


Peter看了看他们,暂时停下嚼泡泡糖的动作:“嘿,伙计,你会喜欢我们的新制服的,比你们当年的黄黑制服可好看多了,保证让你精神百倍。”


“我不能更期待了。”Alex回答,“而且这次我终于不用在胸口处烧洞了,可喜可贺。”


会议室里响起一片笑声,每个人的表情都很轻松,好像是在欢迎一个远行归来的朋友。谁说不是呢,Alex隐隐觉得自己像是真的出了一场远门,他已经三十多岁了,距离任何形式的青春成长故事都已经太远,可他能够感觉到,一部分的自己正在发生改变,变得和过去不一样了。


会议结束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黄昏,Summers兄弟终于再次独处,并肩在校园里闲逛。


Alex在路过湖畔的时候停下脚步,驻足张望。这里视野很好,能够看到大片的草坪和建筑,夕阳发出通透的光,把世界变成一块琥珀。树叶微微颤动,窗帘被吹起又落下,水面荡起波纹,墙上的影子来回摇晃……每一个细节都被拉伸,变得缓慢,悠长,好像有一条看不见的线把他们牵动起来,牵入某种生机勃勃的节奏中。


“原来这座学校如此美丽,”Alex说,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我认识这个地方二十年了,第一次觉得它在闪闪发光,充满生机,真高兴我能回来,我现在觉得每一块砖瓦都在对我微笑。”


Scott并没有像他一样沉醉其中,反倒忧心忡忡地看着他:“Alex,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其实你可以休息一段时间……”


“你还在想着我加入X小队的事?”他问,换来Scott点头的动作。


他没有解释,转而朝向湖面,抬起手臂,舒展手指,做了一个播撒似的动作,幅度不大,Scott愣了一下,敏锐地感应到什么,下一刻,一股能量光束沿着Alex的指尖滑出去,方向精准,富有爆发力,像一根尖锐细长的箭矢,从水面上倏地掠过,留下一条狭长的波浪。


波浪两侧的水被荡至半空,往岸边泼去,水珠晶莹剔透,熠熠生辉,像人造喷泉似的。路过的学生停下脚步,有一些发出赞叹的惊呼。


“你看,”Alex转回身,面色从容,“不用担心,我的能力一直都在,安然无恙,只是被我自己禁锢在笼子里,因为一些愚蠢的恐惧。”


Scott眨了眨眼。


Alex在他肩上一拍,笑道:“后来一个勇敢的小家伙把牢笼打破,把它放了出来。”


Scott对他噘嘴:“Alex,我已经不是小孩子……”


“我错了,立刻更正,”Alex举手投降,“不是小家伙,是某个男人,男子汉。”


Scott没有回答,只是把视线停驻在他身上。他只穿了一件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小臂,他忽然发觉Scott的目光正在上面徘徊,即使眸子被眼镜遮盖,他仍然能判断出对方视线的方向。或许是有眼镜做掩护的缘故,Scott盯着他的方式带着一种不加掩饰的热忱,他能感觉到,他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某种可燃物质,熠熠生辉,随时随地都会燃烧起来。


Alex觉得他的弟弟有话要对他说,而且是很重要的话。他勾住对方的肩膀:“走吧,我们回去。”


Scott往他的肩上靠过来,体温里酝酿着恰到好处的温暖与甜蜜,两个脑袋亲昵地挨在一起,放在过去这也算不上什么,在Scott的眼睛被厚布蒙住的几个礼拜里,他们一直是勾肩搭背走路的,他甚至发明了一套捏肩膀的规则,用来指示转弯的方向。


是的,这本来不算什么,直到Alex忽然发现,从侧面的角度他刚好能够穿透红石英的阻挡,看到藏在后面的双眸。


Scott垂着眼,眼角垂下的弧度就像嘴角翘起的弧度一样,带着简单的满足感,睫毛在颤动,闪亮的眸子躲在红色的晶体背后,像是珊瑚缝里的鱼,鱼鳃张翕,鱼尾摇摆,整个世界的涡流都汇聚在他的眼底。


在涡流的中心,一只看不见的手攥住了Alex 的心脏,扯到水面以下,湿漉漉的手指揉搓,把氧气挤干,把理智一起挤出去。


时间变慢了,星球也跟着停止转动,在那一刻他终于彻彻底底的明白,像线一样把周遭的一切牵起来的,不是别的什么,正是他臂弯中的人。他渴求这个人,就好像溺水者渴求空气。


*


Alex跟在Scott身后,回到他们共享的房间里,这才想起他们已经两天没回来过了。


房间里的床还拼在一起,凌乱的被褥也没来得及整理。暮色中的房间因此而弥漫着一种莫名的暧昧气息,远远超出了兄弟之间所能承受的限额。Alex的手心毫无理由地发热,他不禁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Scott比他更快地转过身,跌跌撞撞地把他挤到了墙边,带着一股莽撞的决心,声音颤抖着说:“Alex,我现在想吻你。”


Alex并没有表露出太多的惊讶,他的背贴上硬邦邦的墙壁,Scott没有逼得太近,可他却觉得对方似乎把面前的空气都抽干了。


“嗯……”他傻乎乎地应了一声,像是回到梦境里似的,被对方紧紧拥抱的记忆涌回来,令他不禁抬起手触碰自己的额头。


但Scott很快摇头:“不,不只是那里,不只是那种亲吻,你知道我的意思。”


Alex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心脏正在飞快跳动,像安了一架马达:“我记得上一次你这么说的时候,是十四岁的秋天。”


“你还记得?”Scott惊讶道。


Alex点头:“那次回家我住了两个礼拜,每天呆在房间里无所事事,你刚上高中,早出晚归,某天晚上我问你有没有吻过学校里的女孩,你说没有,你不喜欢我的问题,噘着嘴问我,可不可以吻我作为练习。”


“而你拒绝了,”Scott接过他的话,“你说我才十四岁,于是我问你,如果等我再长大一些呢,你笑着说,等到了那时候你就不会有这种孩子气的蠢念头,想要亲吻自己的兄弟了。但事实是,这个念头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Alex没有回答,只是凝望着咫尺外的人。


Scott也顿了一下,但很快抬起头:“我决定把这些告诉你,在经历了最近的事之后,我意识到我必须说出来,因为……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可能是最后一分钟……”


他越说越急,下意识地绷紧脖子,直到Alex的手越过他的肩膀,搭在他的颈后轻抚,让他放松下来:“嘿,别着急,我听着呢。”


他点头,接着说:“我已经被这个念头折磨很多年了,每个试图接近我的人最后都说我傲慢,心不在焉,但是我就是没办法把你的影子从脑海里甩掉。我以为我的问题在于性别,我甚至试过和男孩调情,但行不通……我告诉自己,这种想法只不过因为你是老大,是我的大哥,我只是太喜欢你了,但还是不行,Alex,我找不到原因……”


Alex把手掌覆在他的皮肤上,用小心翼翼的声音打断他:“但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甚至没有表现出来,在我面前你总是表现得成熟可靠。”


“我不想让你烦恼,更不想让自己像个傻瓜。”Scott已经开始语无伦次,“我跟你说这些,也并不是非得要一个答案,只是想告诉你,你知道的,我也不懂什么诗意的表达……你真的很好,好过我所知道的一切事物。”


Alex说不出话,来自Scott的告白,勇敢又炙热,像他眼里的光,把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阻碍轰得七零八落。可那光芒却从来不会伤害他,反倒像水一样把他包裹,托起,把每一道来自过去的疮痍悉心抚平,让他重新变得完整无缺。


所有借口都微不足道了,他们需要彼此,他们没有伤害任何人,如果今天很可能是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为什么他们不能对自己诚实呢。


Scott像鱼一样轻轻滑出他的手心,往屋里走去:“我得收拾一下这里……”


Alex上前一步,扯住了他,扳着他的肩膀让他转回来:“嘿,别走,Scott,你已经看过我最丢人的记忆了,你也得对我耐心点。”


Scott迎上他的视线,木讷地点头:“好。”


“我只是在组织语言,出于职业病……”他回答,“这对我也从来都不容易,你知道的,每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不敢相信自己有多愉快,我只是不敢离你太近……在知道你也是变种人、也属于我这边的时候,我甚至有一种罪恶的庆幸感。你该明白,对于一个三十多岁的单身汉而言,承认爱上了比自己小十几岁的亲生弟弟,并不是轻松的事。”


Scott的理智已经过载了,像是被烧断的钨丝,他只能傻乎乎地点头:“我明白……”


Alex松开他的肩膀,转而捧起他的脸,轻声说:“但是为了你,我不能再当一个胆小鬼了。”


下一秒,Alex吻了他。


这个吻很轻,但很笃定,Alex衔住他的唇瓣,仔细啜吸,发出羽毛落地似的声响。Scott很快开始回应,配合对方的节奏,两人的嘴唇交叠在一起,在接触与摩擦中逐渐变得湿润,就像他们的呼吸一样。


等到Alex撤开的时候,Scott的嘴唇已经像鱼一样微微鼓起,迫切地需要氧气了。


Alex歪过头欣赏他的样子,甚至用手指揉他的耳朵:“小伙子,这该不会是你的初吻吧?”


“当然不是。”Scott争辩道,“这可不是你利用年龄来欺压我的好机会。”


“我没有欺压你,真的,”Alex带着笑意回答,“我感觉很不错,比想象得还要好,有人称赞过你的嘴唇很软吗?”


他说着把手指从对方耳廓上移开,转而压在嘴唇上,细细抚摸。Scott再也没法等了,扑到他的身上去吻他。


Alex吓了一跳,被对方推着退了几步,脑袋又撞回到墙壁上,后脑勺有点疼,这都是自作自受,他想,但他很快就无暇思考这些无聊事了,因为Scott已经压上来,胸口抵着他的身体,急躁地用舌头撬他的嘴唇。


Alex批准了他的入侵,张开嘴的那一刻Scott就溜进来,卷住他的舌头开始吮吸。他的确小瞧了对方的技巧和决心,Scott用上了攻城略池一般的专注力,全心全意地吻他,吻遍舌腔里的每一寸,他很快被对方的气味填满,那种年轻又鲜明的气味,像阳光下的草,爬上脊柱的热度让他很快无法思考。


Scott 的手扯开了他的衣扣,从衬衫衣襟里伸进去,手掌贴着他的皮肤乱窜。或许是平时训练的成果,Scott的手上挂了一层茧,有着多于十八岁的粗糙,毫无章法的动作令Alex无处可逃,被撩拨过的地方像是有火烧起。最后那双手停在他的背上,仿佛要挤走空气似的将他扣向怀里。


“Scott……”他的胸口剧烈起伏,在接吻的间歇发出求饶似的声音,但Scott只是再次衔住他的嘴唇,一边抬起膝盖从他的腿间挤进去,他只能选择抱住对方来维持平衡,两人的下腹摩擦,真正意义上紧贴在一起。


Alex头脑发热,完全无法思考,身体也一样濒临沦陷,不知过了多久,Scott终于撤开了少许,抵着他的额头大口呼吸。Alex也没好到哪去,撑着对方的肩膀才得以站稳脚跟。


“老天啊,”他由衷地感慨,“真不敢相信你刚才的表现,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Scott吗?”


Scott用没什么效果的方式反驳:“Summers家的男人都该热情似火,你自己说的。”


“好吧,好吧,是我小瞧你了,看来你践行得很好,”他一边说一边若有所指地垂下眼,望向对方的下身,“我已经充分感受到你的‘热情’了。”


“别笑我。”Scott命令道,“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做好……你得教我。”


“嘿,我是你的兄长,还是老师,你不能这么命令我。”


“我能,”Scott蛮不讲理地说,手掌还蛮不讲理地停在对方腰际,隔了一会儿又补充道,“反正你喜欢我。”


Alex哈哈大笑:“是啊你这个横冲直撞的小混蛋。”笑了好一会儿才垂下头,眼里还含着水氲,目光在触到对方的脸颊时变得无比温柔,“不过你猜对了,我的确有个提议。”


-TBC-


*各位乘客可以开始打卡了(等等

评论(26)
热度(83)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