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X-men][Scott/Alex]金色二重奏(九)

*明后天要出去玩不能码字,今天连更一记好了,快说爱我吗!


《金色二重奏》


(九)


映在他眼中的人有着他所熟悉的容貌,瞳仁是海洋一样的蓝色,纯粹而剔透,眉毛狭长,鼻梁高挺,眼窝有着清晰的轮廓,像是用刻刀精心雕饰过似的,还有嘴唇的颜色,唇缝抿紧的方式,都独一无二……Scott敢打赌,哪怕翻遍全世界,他也找不出第二个相似的人。


但那人又不像他所熟识的大哥,头发短了很多,紧贴着头皮向上竖起,眉头紧锁,眼神凶狠,鲜明的怒意像油彩似的画在脸上。


Scott有足够的理由感到惊呆,他所看到的正是他从出生起就错过的、他的大哥年轻时的模样。


年轻的Alex毫不掩饰自己的锋芒,一个人面对一群人,却丝毫没有落到下风。围堵他的人肩贴着肩,忌惮地打量他,其中一个尖声问道:“你藏了什么武器,快拿出来。”


“我什么也没藏,蠢货。”Alex不耐烦地答道。


“胡说,别以为我没发现你刚才偷袭我,子弹就是你手里射出来的。”那人一边说,一边指向自己的大臂。Scott这才发现他的袖子上有一道长长的撕口,边缘发黑,像是被灼热的火焰弹擦过似的。布料上沾了血,颜色猩红,显然被擦破的不仅是衣服。


Alex从嘴唇里挤出一声冷笑,面色也起了变化,变得比头顶的积雨云还要阴沉,一字一句说:“是我干的,不仅如此,我勾一勾手指就把你烧成一条碳烤肉串。相信我,当你满身的横肉都燃烧起来,你不会喜欢那股味道的。”


那人缩起肩膀,吞了口气。


“还需要我重申一次么,”Alex沉下眼睛,视线环视了一圈,“都、给我、滚开。”


受伤的人向他脚边啐了一口,率先转过身,其余的人紧随其后,从他身边走开,嘴里咒骂着脏话,狗娘养的的小怪物之类。


Alex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捏着拳头,像是要把愤怒捏碎、揉烂、吞进肚子里似的,现在他又是一个人了,站在生锈的篮球架下面,水泥地上有几条明显的焦黑痕迹,以他的脚底为中心,呈射线状向外延展。


而后,他看见了对面的不速之客。


Scott一直站在不远处,怔怔地望着他,Alex显然被偷窥得有些发毛,拱起下巴质问道:“嘿,你他妈的是什么人?”


Scott藏在镜片背后的眼睛眨了眨,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和Alex平视,现实中高出他半头的大哥,此时却比他还矮了几公分,这并不寻常,他本能地垂下眼,瞥向自己的脚底。黑色的皮鞋踩在粗糙的路面上,再往上是裁减合体的喇叭裤,皮质夹克衫,袖口的铜色扣子恰好箍住手腕,手背上的血管凸起成清晰的脉络。


多么神奇,现在他才是年长的一方。


他一边往前走,一边摊开手:“别紧张,我只是在想,你需要帮助吗?”


“我不需要。”对方斩钉截铁地回答,“没听见我的话吗,离我远点,你这个……”他顿了一下以便更好的观察来人,“……红眼田鸡。”


Scott差点笑出声来,这个出言不逊的小鬼真的是他的哥哥吗?他已经来到对方面前,嘴角不自觉地向上勾起。


Alex警觉地退了一步:“你当我是傻子吗?我警告你,别拿我开玩笑,你不会想惹恼我的,后果一点都不好笑。”


“我没有拿你开玩笑,真的,我是来帮助你的。”


或许是他的语气实在很真挚,Alex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一些,狐疑地打量他。


他刚想接着说下去,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打断了他,他本能地回头,看到蓝白制服的警察,还是两个,正往他们所在的地方赶来。


“跟我走,现在跑还来得及。”Scott急匆匆地去拉Alex的胳膊,却被对方甩开了。


“我不走。”


“你不能留在这儿,他们会逮住你的。”


“是啊,这正是我的目的。”


Scott还想说什么,可警察已经近在眼前,亮出证件,语气严肃:“我们接到报警,有人指控你恶性伤人。”


“是的,没错,我教训了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烧伤了其中一个。”Alex坦率承认,“赶紧把我关起来吧,要单人牢房,最结实的那种。”


两个警察面露疑色,交换了一个对视。


“你们还在等什么?”Alex扬起拳头,“非得等我把你们的鼻子揍肿吗?”


*


Alex真的揍了警察一拳,并且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间牢房。


坚实的水泥墙壁,铁栅栏,土灰色的墙壁,墙角的火灾报警器……一切都符合他的预期,唯一的问题是,它不是单人的。


“你到底怎么进来的?”他难以置信地转向不速之客。


Scott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猜我在这里拥有最高权限。”


Alex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不管你犯了什么事儿才被关进来,我可没有同病相怜的兴趣,你最好安静点,让我们彼此都好过。”


Scott不理会他的挑衅,只是心平气和地问道:“你为什么不逃跑,也不为自己申辩?”


“申辩?浪费时间而已,顺便说,你跟我套近乎的尝试也是浪费时间,我没什么能给你的。”


Alex像被火撩烧的蚂蚁似的,在狭窄的牢房里转了一圈,最后一屁股坐回床上。床单又冷又薄,令他不禁攒起眉头。


Scott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Alex的潜意识之所以选择投射这段记忆,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是他焦虑与恐惧的顶峰,年轻的Alex把自己套进紧身的灰白背心里,露出锁骨,还有手臂和肩膀的肌肉。他现在是个嘴巴恶毒,惹人生气的高手,把暴躁写在脸上,不加掩饰,他就像他头顶的发型一样,一只身披金色盔甲的刺猬。


但Scott倍感庆幸,他对自家大哥的叛逆期接受良好,甚至已经开始习惯,这的的确确是Alex的一部分,在他变成一个潇洒、幽默、可靠的大人之前,在他心里住着的小男孩消失之前。Scott从来没有奢望过看到这些。


他在Alex身边坐下,以和对方截然不同的,慢悠悠的方式,偏过头看着对方:“你总是这样拒绝别人的帮助吗?”


Alex不得已迎上他的视线,表情看起来非常想把他扔出房间:“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在生气,我生气的时候会炸人的,懂吗?”


“像一只愤怒的潜水艇鱼?”Scott笑着问道。


Alex投来一个‘这人脑壳坏掉了’的瞪视:“潜水艇鱼在生气的时候也会自爆的,轰隆——一了百了。”


Scott只是摇头:“不,它们不会的,你也不会的。”


“你他妈的究竟是谁?”Alex质问道,在发现对方无法被恐吓之后,索性换了个语气,“刚才在篮球场,你看见那人的伤口了,也看见地面的样子了,那些都是我干的。所以我说了,别再对我指手画脚了,不然我立刻炸飞你的摇滚眼镜。”


Alex在试图推开他,Scott敏锐地感觉到了,同样的招数他已经在年长的那位身上领教过,只不过表现形式有所差别。内敛的躲避,或是愤怒的拒绝,都是出于害怕,害怕别人会受到伤害。Summers家的破坏基因让他们都经历了同样的迷失,Scott有Alex的陪伴和指引,但Alex没有一个能够为他指路,送他去变种学校的哥哥,他都是自己熬过来的。


现在Scott真的追上了他,也看清了他的全部,奇怪的是,年轻的Summers藏在心中的憧憬并未因此减少半分,反而沉淀成某种更加柔软,更加酸楚,更加绵长的东西。


“你不会伤害我的。”他坚持。


“你会读心术还是怎么着?”Alex几乎要失去耐心了。


“我就是知道,因为我也姓Summers,Scott Summers,”他抬起一只手伸向耳廓,“我是你的弟弟。”


他取下眼镜,隔了几秒才重新佩戴回去。


他听到惊讶的抽气声,再度睁开眼的时候,也看到对方脸上奇妙的表情。Alex仔细凝视他,显然在打量他的五官,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Scott安静地任他审视。有一条看不见的弦把他们的心脏栓在一起,两条节拍交叠成一条,像钟表的秒针似的,咔嗒咔嗒地跳动。


“我们很相像,不是么?”Scott说,“不仅是容貌,我也会制造爆炸,从眼睛里,所以才不得不戴着摇滚眼镜,当一个红眼田鸡。如果不是你那么急于把自己关起来,我本来有机会给你演示一下。但你应该能感受得到,那种能量波动的方式,毕竟我们是兄弟。”


“这不对。”Alex困惑万分,“我根本不知道这回事。我……”


他的世界开始动摇,来自四面八方的拉扯的力量似乎更强烈了,而Scott仍旧是其中最稳定的部分:“你认识我,没什么不对的,Alex,我变了一个魔法来见你,来让你相信,你并非孤独一人。”


“别傻了,”Alex争辩道,“就算你是我弟弟又能证明什么,你同情我?就因为你和我出生在同一家医院,甚至有可能分享过我的尿布?”


“噢,Alex,远不止如此。”Scott回答,“这不是同情,我需要你,远比你需要我更多,是你把我从一团糟的生活里拯救出来,为我指引方向。你现在所承受的所有痛苦都有它们的意义,这就是我所能证明的。”


Alex盯着面前的人看了很久,直到湛蓝色的眼睛因为疲惫而不得不阖上,才再度开口:“……你说你叫Scott?”


“是的。”


他垂下头,低声回味这个名字,“Scott,Scott……”,短促的发音被他含在唇齿间的声响,甚至胜过任何乐章。他最后抬起头:“你真的是我的弟弟?”


“嗯。”


“我活下来了,我甚至有一个弟弟,我真的不会成为一个怪物?”


“没有怪物,Alex,你会成为全世界最好的人。”Scott下意识地抬起手,掌心贴近对方硬朗的脸颊轮廓,手指从鬓角边划过,“而且你还会蓄起长发,变得比现在更英俊。”


Alex低声抽了一口气,喉结上下翻动,面前人的手心带着熟悉的温度,让他本能地感受到了什么:“等等,我……和你……”


Scott把手缩了回来:“我不该告诉你。这是犯规行为。”


他年轻的大哥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从这里出去吧。”他接着说,“外面的世界有很多令人痛苦的东西,但是越过它们,就会有更好的事发生,我向你保证……”


他再也无法忍耐拥抱对方的冲动,因为Alex也向他伸出手,脸上带着做梦似的表情。这的确是梦,Scott想,他猜他的哥哥曾经无数次在睡眠中回到这里,回到这所冰冷狭窄的牢房,一次次重温那些恐惧与孤独,如果自己早一点出现,能不能把噩梦变成一场好梦呢。


Scott把Alex重重地揽进怀里,垂下头,嘴唇贴在他的额前,印下一个吻。


Alex在他怀里挣动了片刻,很快安静下来,双手小心翼翼地落在他的背后。他闭上眼睛,放任自己投入这个还不算亲吻的亲吻。这时他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是警察的询问:“你们确定要见他吗?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请求单独监禁的人。”紧跟着一个熟悉的声音,“是的,我们很确定。”


他认出了那个声音,他知道是时候了。他撤身,转而扶住对方的肩膀,用他所能做到的最温柔的方式,凝进对方茫然的眼睛:”Alex,答应我。”


他周围的世界开始消失,视野飞快地暗下去,一阵眩晕之后,他听到医疗设备在耳畔滴滴作响。


他回到了医务室,从Alex的潜意识中抽离,回到现实中。


他猛地坐起来,看了教授一眼,又慌乱地转向病床的方向:“我成功了吗?Alex?”


他的慌张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所呼唤的人用行动响应了他。


Alex的眼睛缓缓睁开,好像是黎明前的天空,光线从破晓的地平线中倾泻而出,轻而易举地照亮了他的世界。躺在床中的是他真正的大哥,眼角有细微的皱纹,眉头舒展,金发拢在脑后,神态疲惫但安详。


“我实在没办法拒绝你。”Alex用同样温柔的方式凝视着他,对他微笑:“Scott,是你赢了。”


-TBC-


*潜水艇鱼长这样,是不是蛮可爱的哦,XFC制服色,并不会爆炸。

评论(30)
热度(81)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