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X-men][Scott/Alex]金色二重奏(六)

*周末愉快,明天天启就要下映了真的不去再刷一次吗!(强行安利


《金色二重奏》


(六)


夜幕降临,游行表演也随之开始。这是每天游乐场活动的收尾项目,也是很受欢迎的项目,小孩子和家长,结伴的情侣,三五成群的朋友,纷纷簇拥在表演队伍的后面,沿着人行道前行。


和十年前相比,游乐场的面积扩大了一倍,设施也换成了全新的,不过游行表演的风格倒是没有太大变化,工作人员穿着卡通服饰,跳着精心编排的舞蹈,用气球和花瓣营造出夸张的戏剧效果。


Summers兄弟没有往人多的地方凑,只是跟在稀落的队尾,悠闲地走着,园内的道路有很多弯折,从后方也能看清前方的表演,道路两旁的灯随着队伍的推进逐盏亮起,人群像一条金色的鱼,在夜色中摆尾徜徉。


夜色温柔,空气里漂浮着油炸食物和冰激凌的味道。


途径拱门的时候,前排的工作人员放飞了一簇气球,有上百只,挤在一起,五颜六色,晃晃悠悠地飘向空中。


Scott仰着头,透过淡红色的镜片,目送它们往上飘,气球表面被鹅黄的灯光染上一层梦幻般的色泽,像是鱼嘴里吐出的气泡。他忽然开口说:“Alex,上次我们来的时候,那个位置没有拱门,只有一只用铁架搭成的吉祥物,你一直嫌它又丑又笨重,还会把气球线挂住。”


“是的,我记得。”Alex回答,“当时是我解放了那些倒霉的气球。”


他的脸上浮现出怀念的神色,下意识地向空中伸出手,十年前,他偷偷从手指尖放出一道冲击波,割断缠在铁架上的气球绳。没有人发觉,除了Scott,他的弟弟把脖子扯得长长的,对他收放自如的变种能力赞叹不已。那时候,Scott眼里的大哥几乎就是一个魔法师,住在一个遥远的世界里,用某种神秘莫测的方式,制造出一连串炙热的奇迹。


现在,魔法不见了,游行队伍越走越远,远处的童话城堡上有钟声传来,穿透夜色,像一个终止的讯号。Alex望着自己苍白的五指,它们在夜幕中舒展,不受控制地颤抖,指尖什么都没有,没有火花,没有奇迹。


钟声的余音消散,气球不断上升,从视野里消失,没入黑暗。


只剩夜风灌进袖口,寒意爬满全身。


Alex停在原地,手臂颓然垂落,落到半空中,被另一只更有力的手抓住了。


“别逼自己太紧,”Scott站到他对面,握住他的手腕,凝进他的眼睛,“就算失去能力,就算不再战斗,你依然是你。”


Scott的五指箍成一圈,沿着Alex的腕部往下滑,滑落到手掌处,掌心贴着对方的手背,用的力气不大,但动作坚决,没有丝毫犹豫,和前一天晚上的情形一样。前一晚他们并肩而眠,Scott就是这样扣着Alex的手,Alex怀疑Scott花了很久才睡着,因为维持这样一个动作并不容易,而在梦里,他一直隐约察觉到对方皮肤的触感。


Alex的手指在对方的掌心抽动,他甩了甩头:“可我无法继续保护其他变种人,不仅如此,还会成为危险的源头,成为学校的负担,事实上我已经是了。”


“不是的!”Scott忽然提高了声音,语气几乎像是在吼叫,“如果谁坚持这么说,我会狠狠揍他一顿,没错,也包括你本人在内。”


“Scott……”


Alex试图争辩,而Scott只是凝视着他的眼睛:“你从来都不往后看,不是么?所以你不知道自己究竟留了多少东西在身后,当我小的时候,我隔几个月才能见到你一次,而且无法阻止你再次离家,我以为你讨厌我,或者觉得我会拖你的后腿,我以为你去拯救世界却不愿带我一起,只是偶尔用几件漂亮的战利品来敷衍我。我甚至给自己搞了一个黄色的罗宾斗篷……”


“原来那只斗篷是因为这个?”Alex愣住了,隔了一会儿才说,“你误会了,我只是不想把你扯进变种人的麻烦里,那时候你还没有出现变异反应,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了,”Scott的语气开始变得咄咄逼人,“你害怕伤害别人,就用皮带捆绑自己的手,或者请求单独禁闭,你总是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吗?要不是因为我太了解你,我会以为你有那种倾向。”


“哪种倾向?”


“施虐受虐那一套。”


Alex哑然:“你的小脑瓜想象力可真丰富,Scott,平时你都看些什么书……”


Scott生硬地打断他:“Alex,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这句话像惊醒了Alex,他呆然地望着对方的人,Scott脸上的肌肉都绷紧了,肩膀在抖,情绪的波动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混杂着懊恼和愤怒,像一场即将泼下的大雨。Alex沉默了好一会儿,面前的弟弟好像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游行的队伍已经走出很远,把两个人抛在后面,音乐声愈发微弱,精致的旋律散在风里,尾音支零破碎,像是八音盒生锈后会发出的那种。


小男孩长大了,魔法师也变老了。


Alex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把另一只手插进上衣口袋里,Scott握他手腕的方式让他觉得自己被困住了,被迫面对一个巨大的难题,他不想显得太过狼狈,但这很难,他转而把鞋底在地上磕了几下,缩紧肩膀,做出怕冷的样子,假装自己的窘态仅仅是出于气温下降,而非别的东西。


“是啊,我都快忘了,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而且还是X小组的队长,身边还有很多朋友,很多好女孩都会迷上你的……”


Scott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躁,上前走了一步,消灭两人的距离,也消灭Alex最后的防线:“你真的那么希望吗?真的迫切地想把我赶走吗?”


Alex没有回答,手腕被握得发疼,他甚至不敢直视对方。


Scott皱起眉头,一字一句说:“你是个胆小鬼,Alex。”


头顶的路灯熄灭了,游行的队伍已经绕到城堡后面,Alex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在他的视野中,对面人金色的头发成了最明亮的东西。


在漫长的沉默后,他终于艰难地开口:“我在十五岁时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变种能力,从那天起,我总是伤害别人,一次又一次,我不想再重蹈覆辙了,尤其是对你。”


Scott摇头:“可是你明明一直在说,身为一个变种人,首先要接受自己,好的或者坏的,都是自己的一部分。”


“好吧,那只是一句漂亮话,从Charles那里现学现卖,是你非要逼我承认的!”Alex忍不住吼道,“你现在总该明白了!你的哥哥根本不是英雄,他连自己说过的话都无法兑现。”


“那又怎么样!”Scott也吼了回去,“你也总该明白,你的生活不仅是你一个人的事,你知道在听到你死讯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吗?我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我注视着那个深渊,几乎要窒息,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想要跟着跳进去……”


Alex像被雷劈中似的僵在原地。


Scott的声线随着情绪起伏而颤抖,但他还是接着说:“……而现在你就在这里,在我面前,我在乎的根本不是你的能力,或者你是不是英雄,Alex,只要你活着,仅仅是活着,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事,你明白吗?”


Alex终于无言以对,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眶正在发烫,鼻子也像被打了一拳似的,又酸又涨,他不得不闭上眼睛。


他从未想过从任何人口中听到这些话,可Scott却把它们说得无比自然,好像他们之间理应如此,彼此亲近,互相依赖。Scott像一个年轻又鲁莽的士兵,用看不见的镭射光将他的心里最后一道防线撕破。


Scott说他是胆小鬼,一点没有说错。


Alex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你还好吗,”耳畔传来Scott的询问声,“呃,我的本意并不是搞砸你的心情,更不该跟你吵架,见鬼的,我就是个笨蛋……”


“Scott。”Alex打断了他自责的话。


“怎么了?”Scott本能地问,他已经松开了Alex的手,眼神却还紧跟着对方,密切地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眼神既关切,又局促,仿佛映在眼里的是全世界最珍贵易碎的东西。


Alex的心在这样的视线中融化成一滩水:“见鬼的我真不敢相信我会这么说……我能拥抱你吗?”


Scott先是一愣,很快用行动作出回答,上前一步,把Alex紧紧地拥进怀里。他的身高矮了一些,但还是把手掌垫在Alex的脑后,将对方按向自己的肩窝。在他小的时候,他的大哥曾无数次用这种方式安慰他,当时他太矮小以至于大哥不得不半蹲在他面前,现在两人的身份调换了,他的脸颊贴在对方的头发上,Alex的头发十分柔软,末梢卷曲,鼻息洒在他的脖子上,微微发烫。


“我是不是抱怨过,你让我觉得自己很虚弱。”他听见Alex的说,富有磁性的声音就贴着他的耳廓响起。


“以前你也无数次让我这么觉得,”他回答,“所以你看,我们之间还是很公平的。而且正巧的是,我刚好想要为你变强大一些,你不介意再谦让我一次吧。”


隔了一会儿,他听到Alex轻微的叹息声:“但你才刚满十八岁,小鬼,你的衣服都土爆了,驾驶水平也没好到哪儿去。”


“我会学的,”他为自己辩解,“而且我才刚满十八岁,你得给我点时间,对我耐心点儿,别再试图赶我走了。”


Alex没有回答,但逐渐平缓的呼吸意味着他已经缴械投降,他的呼吸声回荡在夜空下,四周早就没了人影,他们被游行队伍遗忘在这里。


但Scott一点怨言也没有,反而感到满足,就算被选为X小组的队长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满足过,Alex的意外死亡在他生命里留下一个狰狞的洞,他藉此第一次知晓离别的意义,空缺只能被掩盖,却永远不能被填平。现在Alex回来了,带着他所祈求盼望过的一切,和他拥抱,紧贴他的胸膛。明明是他在安慰对方,可他得到的慰藉似乎更多一些。


他沉浸于拥抱之中,隐约闻到自己衣服的味道,一股陈留在箱底的湿气,和Alex头发上洗发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可能还有一些太阳的味道,毕竟金色的卷发那么漂亮,连阳光也会为之驻留的……他的思绪乱飞,胸腔满满当当,两人的心跳声重叠,像两段旋律在星空下流淌。


Alex率先撤开,小心翼翼地推开他,向后退了一步,湛蓝色的衣领被揉出褶皱,扣子被扯开了一颗,头发也有些蓬乱。Scott忽然很想亲吻这个人,一个拥抱远远不够,他想要捧起Alex的脸好让两个人离的更近些,想要触摸他的喉结和露在外面的锁骨,Alex的嘴唇那么适合微笑,一定更适合亲吻。


Scott差一点就那么做了,可Alex的表情忽然变得郑重:“Scott,你能帮我个忙么?”


“当然,任何事。”他立即点头,那一刻他甚至有一种迷迷糊糊的感觉,就算Alex要求他把天上的星星轰下来,他也会照做的。


可Alex只是说:“我想借用X小组的训练场。”


-TBC-


评论(25)
热度(83)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