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X-men][Scott/Alex]金色二重奏(五)

*写作逃学,读作约会。


《金色二重奏》


(五)


Scott离开了一会儿,返回的时候,不知从哪儿拿来一沓衣服,有夹克衫,也有鸭舌帽,以灰色为主,样式朴素,在他怀里绕成鼓鼓囊囊的一团,像是刚出炉的面包。


Alex注视着他把那些衣服一股脑丢在床上,好笑道:“今天不是万圣节吧?你还没告诉我你的计划呢。”


“我带你到外面转转,”Scott宣布,“我们去城里,去人多的地方,这样哨兵飞行器就不会跟踪我们了。”


“哇哦,这算公然逃学么?”Alex挑眉。


Scott看出他眼神中的轻慢,不自觉地嘟起嘴唇:“是的,Summers老师,这就是逃学,很不巧你的弟弟对此十分擅长。”


“嘿,小伙子,我还没答应你呢。”


“你不答应我就把你绑架出去。”Scott斩钉截铁地说,拿起一顶鸭舌帽,回身扣在对方的头顶。


Alex把帽檐扶正:“绑架自己的兄长兼老师?这可是个不错的新闻素材,值得变种人日报的头条。”


Scott又拿起一件外套,无奈地看着他:“Alex,你需要散散心,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你睡在地下室,而是你正在逃避问题,连我都能看出你能力失控感到焦虑,不是么?躲在一个没有阳光的地方对你没有任何帮助,你不能因为害怕给别人增加危险,就这样消极地对待自己。”


Scott的话戳到了Alex的痛处,死里逃生的这些天来,他还是第一次深入谈及自己的问题。在内心深处,他还是没能坦视自己的错误,他太怕给人添麻烦了,宁可躲起来,但他的弟弟固执地要把他从角落里拖出去,扔到阳光下。


他沉默不语,而Scott把外套扔给他,继续催促道:“我们不会出去太久,也不会打乱你的安全策略。我又不能真的绑架你,只是开个玩笑,但是拜托了,你得相信我。”


Alex凝视着弟弟的脸,三秒之后宣告放弃,“好吧,你赢了。”他从对方手里接过外套,给自己披上,“我们的身份好像调换了,你的口气听上去就像我以前在餐桌上常用的,用来强迫你吃掉碗里的西兰花。”


Scott也在穿衣服,听到西兰花的时候僵了片刻,本能地皱起眉头:“水煮西兰花真的很难吃,不管它们有多少营养。”


“我同意。”


“可我当时听了你的劝说,吃掉了所有的西兰花,所以现在轮到你回报我了。”Scott已经穿戴完毕,边说边拉开玻璃墙壁上的门。


“好吧。”Alex跟了上去,通过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下来,“等一等,我想我们最好和教授打个招呼。”


Scott面色从容:“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如果发生意外我随时都可以联系他,而且他也不会扣你的工资,所以快走吧。”


Alex怔了一下,很快意识到Scott的想法,逃学计划并非源自冲动,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扯出一个笑容,这是许久以来他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没有半点敷衍和自我宽慰的成分,释然,放松,因而显得分外明朗,富有感染力。


比起愁眉苦脸,笑容显然更衬他的容貌,Scott一直看着他,像真的被感染似的,露出一瞬的局促,很快挪开目光,迈起大步往前走。


Alex跟在Scott身后往车库走,一路注视着淡金色头发的背影,Scott像是一个发光体,不声不响地为他做了很多事,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多。Scott不仅把他从角落里扔到阳光下,还为他撑起一把伞。


*


乡间公路没有太多车辆,成排的桦树在车窗两侧倒退,夕阳西斜,树梢上镀了一层金光。


Alex坐在副驾驶座上,对着反光镜打量自己,镜子里的自己身披灰夹克,头顶灰帽子,鼻梁上驾着蜻蜓眼似的黑框墨镜。


“这些衣服都是你衣柜里的吗?”他问身边的人。


“嗯哼。”Scott随口答道,手搭在方向盘上,目光专注于前方的路况。


“作为大哥我不得不说,你追求的风格在年轻人里实在朴素过头了。穿上你的衣服之后,我觉得自己变成一只被拔光了毛,在大路上奔跑的公鸡。”


“得了吧,”Scott忍不住分神瞪了他一眼,“就算没有黄金风衣和红色喇叭裤,你也足够英俊了,别和我的衣柜过不去。”


“英俊?”Alex把目光收回弟弟脸上,“我没听错吧,你夸我英俊?”


“你不知道自己在学生评选的性感教师列表上吗?”


“噢,天哪,性感?自打告别黄黑紧身制服以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个词了。那些选我的学生,他们知道我的紧身制服胸口有一个大洞吗?烧光了还会露出皮肤呢。”


Scott从鼻子里发出嗤声:“你明明对自己的魅力一清二楚。”


“Summers家的男人就该热情似火,”Alex点点头,“对了Scott,鉴于我们两个的基因链条有大段重合,赞美我的外表,也就是拐弯抹角地赞美你自己,这是一个很聪明的策略,以后如果你的女朋友像知道你瞳仁的颜色,你可以带她来看我,我保证不会给你丢脸。”


“想的可真远。”Scott敷衍道,表情毫无波澜。


“说真的,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暂时不想找。”


“嗯?”Alex狐疑地打量他,“那男朋友?”


“嘿!”Scott用手掌敲方向盘以示抗议。


Alex大笑了几声:“好吧,我只是觉得,刻意低调不像你会做的事。你忘了你刚上高中的那一年,对我夸下海口说要吻遍全年纪的辣妹。”


Scott长吁了一口气:“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刚才是谁反对逃学来着?”


“这个嘛……”Alex眨了眨眼,“我想你是对的,出来转转确实有助于改善心情,而且我有全世界最可靠的弟弟,为我请假,安排行程,亲自开车,我反倒成了无所事事的那个。”


“所以你应该谢谢他没有女朋友,”Scott用加重的语气回答,“以及男朋友。”


Alex没有反驳下去,沉默忽然降临,令车里的空气变得有些紧张,Scott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他,刚好瞧见Alex把头转向窗外,从侧面能够看到墨镜后面的眼睛,Alex眼神闪烁,故意扬起脖子,舌尖舔过嘴唇,指尖在扶手上轻敲,这一系列下意识的动作令Scott喉咙发干,心中某个地方剧烈地颤动,好像是在一片寂静中忽然听见了钟声。


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确和普通兄弟不一样,Scott花了许多年追逐Alex的背影,现在,他的大哥坐在他的车里,穿着他的衣服,全然放松地和他开玩笑,像是一只露出肚皮的花豹。或许是追逐的时间太长,来自Alex的信任在Scott心里发酵成一种奇妙的甜蜜感,胜过任何褒赏,他惊讶于自己竟会为了如此简单的事实而雀跃不已。


Scott把视线收回到路上,面前的公路好像通往任何地方,他觉得自己可以载着Alex一直旅行下去,踩下油门,把所有折磨他们的事甩在身后,人类,变种人,X小组,战争,甚至学校和家庭,统统都抛开,只有他们两个,直到世界尽头。


这个想法自私,危险,不切实际,但有致命的吸引力,像一块裹在酸梅壳里的蜜糖,想要尝到它,首先要忍受难以言喻的酸涩。Scott的思绪也乱作一团,像是被大风吹皱的湖面,Alex的影子倒映在湖心,轻而易举地填满了他的心,从始至终,一直都在。


还好他的目的地并不远,从威彻斯特到费城,大约有一个小时的车程,随着城区的接近,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多,Alex也不再和Scott开玩笑,以便他能够专心驾驶。


车子最后停在一座园子旁边,金属大门上雕刻着夸张的卡通装饰,正中央写着“大冒险”几个字。


“游乐场?”Alex难掩惊讶,“这就是你的计划?”


“是的。”Scott把车门锁上,平静地回答,“大概十年前你带我来过这里。”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Alex翻起眼皮努力追忆,“不过重点是,你竟然都记得?”


Scott复杂地暼了他一眼,转而去买票。傍晚时分,入园的人不多,可是园内的游客却不少,大多散布在餐厅和小型娱乐设施周围,等待入夜后开始的游行。


两人随便挑了一家快餐店,找了一个有卡通图案阳伞的座位,点了一些食物和饮料。


快餐店对面是射击场,花样繁复的奖品挤在货架上,Scott说:“当时我看中了一辆玩具车,在最后排的货架上,你说你不能滥用能力,但不介意为我破一次例,你放了一道很隐蔽的冲击波。”


“我想起来了,”Alex笑着接道,“我还试图带你去和吉祥物合影,但你坚持认为吉祥物都是骗人的,可爱的绒布套装里是一个大汗淋漓的成年人,所以不肯去。作为一个孩子,你实在没有多少浪漫细胞。”


Scott别开脸,低声说:“因为在你面前我总是想装得成熟一些。”


“我当然知道。”Alex把手伸到Scott的帽子后面,揉了揉他的后脑勺,“你现在真的成熟了,身高都快要赶上我,我倒有点怀念当时的小男孩,对了,我真的很想给你的帽子上加一对兔子耳朵。”


“为什么?”Scott忍不住问,他仍然不太跟得上对方天马行空的思路。


Alex报以一笑:“因为兔子足够可爱,而且是眼睛是红的,和你发出镭射线的时候很像。”


“拜托,兔子的四肢力量很强,打人的时候也很凶残的。”


“我可从来没否定过你的战斗力。”Alex大度地张开双臂,做了一个“随便你打”的动作,Scott无奈地摇头,转而去啜吸面前的杯装可乐。


-TBC-


*之前评论说想看开车,放心会开的!不过先要解决感情问题和Alex的心理创伤问题,其实这两者才是我最想写的重点,我现在对夏家兄弟有成吨的真情实感,让我再飞一会儿,他们那么好!!!

评论(23)
热度(76)
  1. JenPhilipp闻笛赋 转载了此文字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