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X-men][Scott/Alex]金色二重奏(二)

*摘要:Alex从爆炸中幸存,重新回到X学院,似乎一切都好,只有Scott察觉到他在隐瞒一些关于自身的问题。


《金色二重奏》


(二)


他们用热毛巾擦干头发和身体,套上背心和短裤,过程中不忘嘲笑彼此的蠢相,这让两人间的气氛变得轻松不少,尤其对于Alex而言,等回到房间的时候,他的紧张症状已经得到缓解。


他坐在床沿上,小臂撑着膝盖,Scott倒了一杯水,随后在他身边坐下,把凉爽的玻璃杯贴在他的脸上。两个高大的成年男人把床垫压出一条明显的凹陷。


他们的胳膊互相贴着,脑袋也离得很近,金色的头发笼罩在柔和的橘色灯光中。头发的颜色承自兄弟之间共有的那部分基因,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长短有别,长的成熟洗练,短的稚气尚存。就好像他们之间必然会存在的、由年龄与经历造就的差异。


Alex仰起头,把清冽的水送进喉咙,喉结上下翻滚,Scott一直注视着他的动作,随后自然而然地接过他手里的空杯子,放在床头柜上。


Alex笑道:“你不必这么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又不是病人。”


“在我面前还是省下你多余的自尊吧,”Scott冲他撇嘴,“现在跟我说说,你在那个所谓的异空间里经历了什么?”


Alex轻吁了一口气,换了个姿势好让自己更加放松一些。残留在发丝上的水珠淌下来,落在柔软的棉质背心上,好像是琴弦上抖落的音符,像一段深沉缓慢的旋律,潜入夜色,安静地蔓延。他终于开口说:“我看到我的冲击破炸掉了倒霉的发动机,我看到整个爆炸的过程,头顶的天花板被奔腾的火焰掀翻,一切发生的缓慢又真实,而我被隔绝在另一个地方,像是关在玻璃笼子里的老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发生。”


Scott安静地听着,每一句话都是一根针尖,戳刺心脏最柔软的部分。


“我看不到上层的状况,”Alex最后说,“我甚至以为学校里的每个人都死了,因为我犯了致命错误。”


Scott凝望着他:“你记得这一切,却装作毫不知情?”


Alex露出无奈的微笑:“既然你和教授都不希望我记得,我有什么理由枉费你们的好意。”


Scott望着他,他的嘴唇很薄,有些发白,微笑凝固在上面。Scott再一次确信这个死而复生的人就是他的大哥,千真万确,印象中的Alex Summers一直是这样的人,看似洒脱,自由,什么也不在乎,心里却一直装着周遭的人。刻在Alex性情里的温柔像是落潮后的礁石,随着年龄的推移,逐渐超过张扬冲动的部分,显露出最原始的形貌。这份温柔在大多数时候让他变得强大,果敢,可靠,却在有些时候,比如现在,让他变得脆弱易碎。


“Alex,”Scott把手绕过他的脖子,搂住他的肩膀,“放心吧,每个人都没事。”


“是啊,”Alex自嘲地牵起嘴角,“多亏了Peter的速度。”


Scott倾身过去,一本正经地凝着他,额头几乎要触碰到他眼帘前方的碎发:“Peter是很棒,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本来就该如此,互相弥补,互相依赖,X-men是一个复数,我们之中谁都不完美,谁都会犯错,所以才需要团结在一起,而不是彼此责备。”


Alex露出了十足惊讶的神色,隔了一会儿才说:“这些话都是教授告诉你的吗?”


“一部分是。”Scott回答,猛地挺直腰板,“嘿,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Alex像从前那样,抬起食指刮他的鼻尖,“我也完全认同你的话,不是开玩笑,我只是……暂时还控制不好,我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自己,所以不用太担心。”


“好吧,”Scott往后缩脖子以躲避对方的魔爪,“是我太急了,你可以慢慢来。”


Alex放过他的鼻子,转而捏了捏他的肩膀,“Scott,你长大了。你开始有队长的样子。真不敢相信这些年来我错过了什么,当初那个抱着我的大腿,问我讨要礼物的男孩去哪儿了。”


“死心吧,他已经抛弃你了。”Scott嘟起嘴抱怨了一句,又忍不住抬眼关注对方的反应,心中好像有一只小虫在爬,时不时地抬起触须四处乱戳。


最近Scott总有这种感觉,面对Alex,尤其是离而复返的Alex,总让他感到局促,喉咙发干,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成熟,可在他的大哥面前,他又变回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


事实上,他们并不是那种亲密无间、会互相抢夺玩具的兄弟,首先他们之间相差十几岁,其次,Alex缺席了Scott的大部分童年,他在越南战场上九死一生地回到家中,忽然发现家里多了一个成员。头顶还不及他的腰,头发乱蓬蓬的,嘴角沾满果酱,举着塑料水枪,一路小跑穿过客厅,径直撞进他的怀里。


父母因为欣喜而落泪,拥抱他,欢迎他的归来,给他做丰盛的食物。Alex也想念家里的一切,可他不敢留下,他是Raven从战场上偷偷放走的,Trask工业的人恐怕还在找他,那些人随时可能把他的家踏平,连带他初次谋面的弟弟一起,他不能承受这种风险。所以他很快与父母辞别,以Charles的学校作为借口,隐瞒了关于危险的部分。


母亲站在玄关上与他惜别,分出一只手扯紧Scott的胳膊,以免他把更多口水蹭到大哥的裤腿上。Alex注意到母亲投向弟弟的眼神,那是一种饱含慈爱,宽容,沉醉于幸福中的眼神,代表了Summers夫妇作为两个普通人类所渴望的,平静安宁的生活。而Alex Summers是个变种人,基因决定了他与这样的生活无缘。


Alex忽然觉得胸中有些空荡,穿过门廊的暖风穿过他的胸口,悄无声息地带走了一些东西。对他来说,那一刻就是他心里的男孩彻底长大成人的时刻。


Alex在Scott面前蹲下,用手掌揉他的头顶,让那些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柔软的淡金色头发缠绕手指,而后对他说,“放心,小鬼,我不会跟你抢夺玩具的。如果你表现得像个男子汉,下次我还会给你带礼物。”


那时的Scott还太小,小到管不住自己的口水,更不足以理解离别的意义。大哥对他而言遥远又神秘,上过战场,在一所超厉害的学校里教书,偶尔回家时,总带着丰盛的礼物。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直到Scott的眼睛开始出现变异反应,差点炸掉半层教学楼,Alex才把他带到Charles面前。


那段时日,兄弟两人才真的朝夕相处,Scott不得不蒙着眼睛,而Alex成了他的导盲杖,他的百科全书。那段时间Alex对他的照顾无微不至。而Scott自己,出于一些男孩式的心结和幼稚的自尊心,甚至连一句感激的话都没有说出口。


而后灾难便发生了,死亡,战争,毁灭与重建,X学校百废待兴,现实无情地推着他往前走。Scott被突如其来的离别砸得晕头转向,他的心底不曾真的接受一场没有告别的死亡。


现在Alex回来了,呆在他的身边,让冰冻的空气重新流淌起来。Scott忽然发觉自己根本没来得及整理心情,Alex的手臂还悬在空中,看起来要往他肩膀上补上一记重击,他及时从对方的手掌下逃离,站起来,宣布道:“明天我们去找教授,还有Hank,看看他们能做什么。”


Alex把手放下,下巴略微仰起,似乎仍旧陶醉于弟弟成熟的转变,嘴边挂着傻兮兮的笑意,对他说:“我听你的命令,小队长。”


Scott瞪了他一眼:“那么现在站起来。”


“嗯?”Alex不明就里,不过还是照他说的站起身。可怜的床垫终于摆脱两人份的压迫,再度恢复平展,Scott来到两张床之间,扯着床头柜把它拽到床尾,然后绕到外侧,俯下身。


Alex终于缓过神来:“Scott,你要干什么?”


“把两张床拼起来。”他还弯着腰,头也不抬地回答。


“什么?你需要我给你讲睡前故事么?”


“去你的。”他又瞪了对方一眼,“我要睡在你身边,确保你不会在睡梦中突然炸翻房顶,也不会用绑带继续虐待自己。一个活人总比工具有效,对吧。”


“噢,”Alex耸肩,“现在违背命令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Scott宣布,很快整理好床铺,把Alex塞进去,自己也跟着躺下,关好灯。


房间再度被黑暗包裹,Alex感到彻头彻尾的疲惫,三天失眠对于一个三十出头的人来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在碰到床垫的时刻,他感到一阵本能的恍惚,仿佛意识游离而去,大脑立刻释放了警惕信号,但下一秒,他右边的床铺一沉,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扣住了他的手腕,是Scott的手。


“好了,睡吧。”Scott又发布了一个命令,并且不由分说地收紧了手指。


Alex的意识回来了,慌乱被平息,他找回了清醒的掌控感,往常都是靠咬紧牙关拼命拉扯,这一次却是被别的力量推着。他当然知道那力量的来源,他忍不住偏过头去,看到Scott躺得笔直,表率式地闭上了眼睛,眼睛上还盖着笨重的红石英眼镜,短发耷拉在鬓角,嘴唇红润,鼻翼轻轻翕动。


他不得不承认,Scott早就过了听睡前故事的年纪,他的脸庞已经生出俊朗的轮廓,身上散发出男式沐浴露的香气,带了一些青草和泥土似的气味,呼吸均匀又分明,令人莫名安心。Alex实在太累了,以至于对身边的人产生了一些不合时宜的依赖情绪。Scott的手掌紧扣着他的手腕,力气很大,掌心却很柔软。


七十多个小时以来,他终于睡着了,梦里是一些闪闪发光的、金色的影像,像初生的太阳,像夏天里的麦田,像一个美好的讯号。


而这个讯号被刺耳的警报声打断了。


“发生了什么?”Scott猛地惊醒。


外面的天色已经发亮。他躺在床里,睡眼惺忪,而Alex已经起身来到了窗边,眉头紧皱,回过头来对他说:“我们被袭击了。”


-TBC-


*本来想多跑跑剧情的,无奈总是忍不住大段花痴兄弟俩的颜和年轻的肉体……虽然很肉麻但我还是要说。Summers兄弟都是小天使……不,都是六翼大天使啊!!!(emoji呐喊.png

*ps:分享wb上一位妹纸调色的Lucas小哥的图,反正我脑补了上一章的出浴(不对)大哥

评论(13)
热度(106)
  1. JenPhilipp闻笛赋 转载了此文字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