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X-men][EC]与你为邻

*灵感来自一个作文题目企划,第二人称,老年组EC为主,流水账,短篇不长。


《与你为邻》


你是一名变种人。


当你带着一张揉皱的名片卡,去威彻斯特的X学院报道时,你受到了意料之外的热烈欢迎。这里比你呆过的任何地方都更安全,更宁静,你对你的新生活充满了期待。


只有一件事令你感到困惑——你偶尔会看到一个“不速之客”,出入校园却不走正门。鉴于他出现在电视上的次数,比出现在校园里的次数要多得多,你当然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万磁王,喜欢在天上飞来飞去,不停地制造新闻。你所困惑的是,为何没有人阻拦他,甚至连Xavier教授都默许了他的“非法入侵”。


他们不是敌人吗?


你觉得很有趣,并笨头笨脑地打听他们的事,惹得前辈们一通大笑。


红头发的女孩对你说:“他们不只是敌人,是的,我当然确定,你不会和你的敌人连下一整天的棋,手边放着昂贵的葡萄酒,也不会在共进晚餐的时候,为一条新闻持续争论一个小时。你问我怎么会知道?你误会了,不是我刻意偷听,只是教授在心情激动的时候常常控制不好自己的能力,任由脑子里的想法到处乱飞。”


长尾巴的恶魔对你说:“有一次我在走廊里练习传送技巧,不小心把自己传送到了教授的楼层,才发现他的房门上了锁。他时刻欢迎他的学生,所以很少锁门,唔……大概只有在万磁王到访的时候例外。”


戴眼镜的男孩对你说:“不管万磁王为何而来,你都会爱上这件事的,因为教授总会提前下课,给了我们充分的时间溜去城里玩。”


在他身后,那个开罗来的女孩喊道:“嘿,我都听见了,你别想真的逃课,否则我可要告诉教授了。”


*


你在X学校呆了两三年,也认识到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Charles Xavier是X学校最受尊敬的人。他学识渊博,乐于分享,并且富有耐心,你可以询问他某个遗传基因对的排列次序,或者询问他英国文学史上的花边轶闻,他总会亲切地为你解答。


有一次,你实在没忍住,提到了万磁王的事。


“你问Erik?我们年轻的时候就认识彼此了,算是老朋友吧。”


教授给了你这样的答案,但除此之外的部分,他没有透露太多。


你不死心,又去问了Hank和Raven,两位都是你的导师,也是你的训练员(没错,你正在参加X战警的选拔训练)。前者听到你的问题之后,表情发生了一言难尽的复杂变化,最后他推了推眼镜,塞给你一套厚厚的习题。


后者直截了当地给了你一个不大愉快的瞪视:“试图打探别人的隐私是很不礼貌的,年轻人。”


“你是说……教授的隐私?”你感到不解。


“当然了,”她反问,“你以为Charles是透明的吗?”


你这才意识到,你的好奇心确实不那么得体。只因为你对Charles Xavier的了解还不够。没错,大多数时候他都完美极了,用班上女孩的话说,哪怕他已经五十多岁,仍然无时无刻不在散发魅力。你甚至能背下来他在美国国会上发表的演讲,那可真是帅呆了。


至于万磁王,你对他的了解就更少了。对于你这样性情温和的人,万磁王的气质实在太过凶狠。你不得不承认,他在体育场中间发表演说的照片,曾经是你小时候的噩梦。


世界上的大多数人类和变种人都像你一样,从电视转播和新闻报纸中认识X教授和万磁王,他们作为旗帜太过鲜明,以至于你几乎忘了他们也有普通的一部分。


并非变种人领袖,而是Erik和Charles的那一部分。整天下棋,为一条新闻争吵,或许冗长、无趣、平凡,但是足够真切。


*


毕业后,你如愿以偿地成为X战警中的一员,继续留在威彻斯特的大院里。


你的变种能力不是特别富有侵略性,所以比起亲自战斗,你选择在实验室里工作。Hank McCoy很欣赏你,很快你便成为他的得力助手,帮助他改进红外眼镜、战斗机和能量制服。


人类的科技日新月异,你不甘落后,偶尔也会在工作之余搞一些发明创造。有一次,你造出一套全息记录装置,借助复杂的光学设备,你能够把某一时刻所发生的事记录下来,在原地点重放,使它们看起来栩栩如生,好似在眼前发生。


你征得McCoy博士的同意,用这套装置替换X学校现有的监视系统,以提升安全等级,在安装设备的时候,你又碰到了那位“不速之客”。


当时你正在讲堂的讲台下方,万磁王从门外走进来,好奇地来到你身边,问:“年轻人,可以演示给我看看么?”


“当然了。”你回答,低头在屏幕上点了几个按钮,而后抬手指了指对方来时的方向。


在你们两人的注视下,一个万磁王穿过门廊,步伐稳健地向讲台走来,银色的发丝在阳光下闪烁,最终停在你面前,动了动嘴唇。


“这就是半分钟前的记录,”你说,“不过声音系统出了点故障,看来还得做些改善。”


影像消失了,真的万磁王勾起一个笑容,感叹道:“不可思议,这几乎像是某种心灵系变种能力了。”


这是你第一次和他面对面交谈,不免感到有些害怕,不过你还是诚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是这样没错,在我看来,变种能力不过是科技的另一面,脑电波也好,磁场也好,变种人能控制的东西,总有一天,人类依靠科技也能实现。”


“你想用这种方式,来消灭人类和变种人之间的隔阂吗?”万磁王饶有兴致地挑起眉毛,“不愧是Charles教出来的学生。”


你还没有回答,便听到轮椅轧过地面的声音:“嘿,Erik,既然你知道他是我的学生,就不要恐吓他。”


“我没有恐吓他,”万磁王摊开双手,“我只是在和他探讨科学,是吧。”


你看了看万磁王,又看了看教授,忙不迭的点头。


教授也露出了笑容,语气变得一如既往地和善,“如果有一天,变种人和人类的隔阂真的因为科技而消除,或许我就可以安心退休了。”


“退休?”万磁王摇头,“你怎么会这么想,Charles,变种人从来都比人类更优越,就连这位神奇发明家,也是我们中的一员。”


“呃,这个……”你意识到自己被卷入他们之间的争辩,尴尬得不知该说什么。


但教授的语气依旧不温不火,富有耐心:“Erik,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不会忘记,Scott刚来的时候是多么不愿意摘下他的眼罩,Jean也是一样,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日复一日的噩梦就缠绕着她,或许对于他们而言,有别的选择并不是坏事。”


万磁王又问:“那你呢?”


教授眨了眨眼,说:“我当然选择现在的一方,选择与你站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教授的话太过诚挚,万磁王的语气缓和下来,甚至不大好意思地挪开了目光:“好吧,或许有一天,当人类闭上他们啰嗦的嘴巴,我也乐意过几天退休生活,早上九点在路边买报纸和咖啡,下午四点去公园的长椅上喂鸽子,在夜幕降临之前下一盘棋,听起来还算不错。”


教授笑了笑说:“早就已经没有报纸了,Erik,现在人们都用电子设备阅读新闻。”


“你说得对,”万磁王也笑着回答,“我几乎忘记了。”


他们又望向彼此,当两道目光交汇的时候,好像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在他们之间流淌。万磁王垂下头,把一只手搭在轮椅背上。你觉得那个时候的他并没有印象中那么可怕。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像阳光下的雪。


“我也……为自己是变种人而感到骄傲。”你脱口而出。


两人一起转过头,对你投来微笑。


*


你终于按捺不住,去敲开了Hank McCoy的办公室:“拜托,告诉我把,都这么多年了,我的好奇心快要变成喷发的火山了。”


如今你已经是他的助手,他再也不会用习题册搪塞你,他为你倒了一杯咖啡,然后在你对面坐下,问:“那么你觉得呢?”


“我看见四射的火花,”你如实回答,“如果你问我,我会猜他们,呃,疯狂的搞在一起过。”


McCoy博士咽下一大口咖啡,皮肤险些变蓝,而后才回答说:“你猜得差不多,不过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


你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看来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过一段疯狂的年岁。不过你很快敛去笑容,接着问:“但他们从来没有说服彼此?”


“没有。”McCoy回答,“所以后来他们曾经长久的分开,我只能说,他们之间有一种无可替代的关系。”


“所以一开始入学的时候,你们就提醒我不要去打扰万磁王到访?”你感慨道,“唔,听起来他们之间真是复杂。”


McCoy却摇头道,“一点也不复杂。复杂的是社会,是科学,是战争,是他们永远争论不休的那些东西。但除此之外,他们之间从来都不复杂。”


那次McCoy破天荒地讲了很久,你也因此了解了更多关于Erik和Charles的事情。你明白了他们之间那种独特气氛的来源,明白他们虽然争吵了一辈子,却无法抛下彼此的原因。


他们被各自的理想驱策着,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四处奔波,他们对自己严苛,却总希望对方过得更好一些。


自始至终,他们之间的事都很简单,比如奋不顾身地跳进冰冷的海水,将对方救出,比如在世界末日到来之前,用残留的力量为对方筑起一道门。


不管世界有多复杂,简单亘久的事物始终存在。


比如爱。


以及时间。


教授脸上的皱纹日渐加深,要戴上眼镜才能看清电子屏幕上的文字。万磁王也是一样,那双能移动半个地球的双手变得愈发枯瘦,淡绿色的眼眸愈发深陷。


你也成为了X学校的一名老师,怀着对教授的无限尊敬,开始教导自己的学生。你会给每个新来的孩子一个忠告,不要去打扰那位“不速之客”。


话虽如此,你还是无意间打扰了一次。


你绝非有心为之,只不过你要找的文件刚好放在一楼的资料室里。那个房间已经很久无人造访,窗帘半掩着,窗外有一颗树,你进去的时候,碰巧看到他们站在树下。


万磁王拿着一本书,缓慢沉稳地阅读,嗓音因为年岁而富有磁性:“‘……而且我会向神祷告,让我一个人去面对世界上所有邪恶的事物,这样只要我战胜,邪恶就完全消失了。’”


教授坐在轮椅上,接着他的话默诵下去,“‘即使我被打败了,那也只有我一人承担。’”


你恍然大悟,这是教授最喜欢的书中的一段,讲述了亚瑟王的故事。


万磁王合上书,感慨:“不敢相信你已经背了下来。”


“当然,”教授平淡地回答,“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部分,不管是词藻中韵律,还是内容,都优雅极了。”


万磁王笑道:“就好像你、还有你的这所学校一样,老派而强硬。”


教授也露出笑意:“这所学校是我为变种人而建的,总有一天,它会成为世界的缩影,就像亚瑟王沉睡的乐土?阿瓦隆?”


万磁王想了想:“这名字太古旧了,Charles,如果是我,会叫它吉诺沙。”


两人一边交谈一边走远了,和煦的阳光洒在他们脚边的草坪上,像一群跳舞的精灵,而你还站在灰尘翻飞的晦暗房间里,发了很久的呆。


离开之前,你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永恒之王》,你决定把这本书从头到尾仔细读上一遍。


*


后来你不意间发现,资料室门外的那棵树上,刚好安装了一只全息摄像装置。


在Charles Xavier的葬礼之后,你把其余的学生送回房间,只留下几个人,带着他们来到树下。


你为了这件事斟酌许久,最终还是决定把这段无意间录下的影像与这群人共享,因为他们都是教授和万磁王的亲密朋友,鉴于两人都已辞世长眠,他们应该看看这个。


McCoy已经戴上了老花镜,Raven也不再变成年轻女孩的模样,Scott成了新的校长,拥有诸多学生,Jean,Ororo、Kurt和Peter都是这些学生心中的偶像。


影像结束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都变得湿润。


McCoy说:“我回想起许多年前,我们为了解决古巴的危机,在这个宅院里秘密训练,那些事好像发生在昨天。”


Raven说:“我记得更多,当我在这座大宅里第一次遇到Charles,他还是个男孩……”


个人的生命和历史相比总是太过短暂,就算能移动全世界的金属,也无法对抗流逝的时间。


这个世界上,仍然有变种人死去,为生存而做的争斗也仍然在进行。只不过从过这一天开始,当有人问你,你付出的一切是否值得,你再也不会犹豫了。


“如果我当上骑士,我会向神祷告,让我一个人去面对世界上所有邪恶的事物。”


这就是你的答案。


你还做了一件事,你刻了一块新的石碑,就放在他们两人的墓碑下面。被鲜花和绿荫长久包围。


石碑上只有一行字。


——吉诺沙的第一块疆土,从此处开始。


-END-

评论(30)
热度(562)
  1. 诩棻_君士坦布丁218号精神病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