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侠风][傅任|谷荆]天下无双(二十六,全文完)

*平、坑、啦。

*最后写一次summary,邪线,浪子回头结局。CP是傅任、谷荆、明芸。


第三部、天地作合


十、


两道寒光亮起时,两股剑气紧随而至,越过人群,以充沛的劲道击打在剑柄上,将夺命的利刃从两人颈边卸开,一个声音跟着高呼道:“慢着——!”


众人大骇,诸多目光落在这一队来人身上,走在最前的那个身穿浅蓝布衫,一条马尾高束在脑后,竟是销声匿迹很久的东方未明,紧随其后的是个蓝裙女子,气喘吁吁道:“傅大哥,任大哥,你们切莫冲动啊。”


傅剑寒听到来人的声音,放下寒影剑,又惊又喜道:“原来未明兄也在这里。”任剑南也跟着松了口气:“你们可算来了。”


转眼,未明已经跑到两人面前,哭笑不得道:“我们不来,难道眼睁睁地看你们死么,剑南兄几时变得如此意气用事,准是跟他学坏了。”说罢指了指傅剑寒。后者怔了一下,笑着驳道:“未明兄却变得体贴了许多,定是跟湘芸姑娘学好了。”


两人上次见面时还以兵戎相向,傅剑寒当初没能斩下一剑,取他性命,不想后来促成无数机缘,不仅救了旁人,也救了自己。此时与他再度相会,时过境迁,两人比肩而笑,诸多恩仇在一笑间尽数泯去。任剑南看在眼里,心下也甚是快慰,嘴边浮起盈盈笑意,只有湘芸扯住未明的衣摆,急道:“亏你们几个还有闲心傻乐,先解了围再说吧。”


原来众人早就回过神,忽见魔教余孽现身相救,还与亭中二人谈笑融融,激愤之意更甚。眼见一场恶战难以避免,山脚边却又闪出四人,两男两女,飞身跃过人群,稳稳地落于亭前,站在正中的正是谷月轩。


众人瞧见他的身影,又是一惊,只见他神情镇定,双拳一抱,提声道:“诸位且慢,谷某携两位师弟来此,是有要事相告,倘若诸位执意要打,也请听过后再打不迟。”


今日围山的百余人中,虽有卑劣好事之徒,却也不乏名门正派的子弟,从前与逍遥谷交好,对谷月轩的名号更是仰慕已久,眼下虽是一头雾水,终归心有忌惮,暂且罢了手,等待他的说辞。江天雄见局势被他打乱,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也快要绷不住恼意,忽然一个健步上前,扬手挥出一柄袖剑,剑锋往谷月轩胸口刺去。一旁的荆棘闻声而起,以更快的速度扑到谷月轩身前,提刀将袖剑格住,嘴上怒骂:“无耻老贼,竟想袭人不备,门儿都没有!”


“我看他是心虚,巴不得杀人灭口呢。”蓝婷从旁附和道,她与黄娟并肩而站,各持一条毒蛇,一只毒蛛,纷纷吐着信子朝江天雄示威。后者退了半步,又听身后一个声音道:“盟主,不妨让他先把话说了吧。”


江天雄转过头,见众人脸上疑色重重,只好收了袖剑,厉色道:“究竟有何事相告,非得选在此时。”


荆棘怒道:“不选在此时,难道纵容你再骗下去?”谷月轩拍了拍他的肩膀,拦在他面前,接道:“诸位可还记得,方才任少庄主说过,埋伏在铸剑山庄周围的东瀛人是受了江天雄的指使。他手上没有证据,我们却有。”


众人闻言更是哗然。谷月轩趁势接着道:“铸剑山庄遭毁,都是因为江天雄的缘故。他觑觎铸剑山庄的藏剑,不惜与外族勾结,暗中派遣东瀛武士围攻任氏,自己再佯装救人,坐收渔翁之利。任少庄主为了破其阴谋,不得已才将祖辈基业付之一炬。这里有江天雄与东瀛人互通消息的信函为证,诸位倘若不信,可来亲自查阅。”


过了半刻,人群中走出两名年轻人,分别是武当派的掌门弟子古实和少林寺的小僧虚真,二人来到亭前,拱手道:“谷兄,可否借信函一阅。”


谷月轩从袖中取出信封,展开递上:“二位请看。”两人接过,展开浏览一遍,点头道:“内容确凿无误。”


江瑜闻声,从父亲身后上前一步,指着谷月轩道:“你又怎能证明这信是我父亲的真迹,我看你不过是自己写了个字条,栽赃嫁祸而已。”


一直沉默不语的女子插话道:“在下毒龙教二教主黄娟,我能证明此信确为江天雄所写。”


话毕,很快便有人认出了她的模样,古实转向她道:“姑娘,我记得你,数月前的武林大会,是你将解药分发给我们的。”


黄娟点头道:“是我不错,但惭愧的是,那解药却非由我炼制,而是我从谷大侠身上窃来的。”古实大惊,询问其详,她接着坦白道:“不瞒各位,当初我受江天雄的唆使,将谷大侠所携解药换成毒药,嫁祸与他,因而商掌门的死,我亦负有一份责任。当初我一心只图消灭魔教,换取苗疆和平,不想却被江天雄利用。这里有我与他互通信函的笔迹,上面落有他的家印,你们可以查阅。”古实接过,与方才的信函仔细比对,许久才抬头道:“两份笔迹出自同一人,确凿无误。”


荆棘不屑地哼了一声:“他骗了你们这么久,你们还当他是盟主吗!”


江天雄没料到连黄娟也背叛了自己,一时哑口无言。事出突然,众人的态度亦是徘徊不定,嵩山派的剑客仍不死心,不忿道:“就算江盟主略施手段,也是为了武林着想,难道你们的手就干净吗?”


话音刚落,又听一个郎脆的声音道:“哼,略施手段?设下埋伏,布置炸药,打算一把火把诸位烧死在这山上,也算略施手段?”


声音来自凉亭背面,众人循声望去,见陆少临、萧遥、燕宇三人各自捉了一名俘虏,皆是江府家丁打扮,与三人一道的还有霹雳堂堂主秦红殇,她将一捆炸药扔在地上,道:“看吧,这是从这些家丁身上搜到的。”目光边说边扫过人群,最后提起柳叶刀,刀锋径直指向江天雄,厉声道:“江老贼,你还有何可辨。你在这山坡背侧设下埋伏,就是怕阴谋败露,甚至不惜一举炸死在场所有人。”


陆少临附和道:“是啊,你们都放清醒些吧,他只想借你们的手换取更大的权势,至于武林安危,人家可是半点也不在乎的。”


那嵩山剑客看了看对面的俘虏,又看了看江天雄,颤声道:“难道……难道剑谱的消息果真是假的。”


秦红殇翻了个白眼,道:“这么浅显的道理还用说么,武学根基博大精深,就妄图依靠一本剑谱一步登天,不是痴人说梦么。从来就没有什么绝世武功,有的只是被利欲蒙蔽的人心而已。”


那人脸上的神色由怀疑逐渐转为恼怒,又羞又愤,终于调转剑锋,呼道:“江天雄,你……你……”


他刚回过身,脚边便腾起一阵灰白色的烟雾,众人见恙纷纷惊呼,四散避开,秦红殇却浑身一凛,高呼道:“站住别跑——”飞身毫不犹豫地跃进雾里。


原来那烟由两枚丸药而起,只见烟而未见火,常在障人耳目,自保脱身时用,红殇虽有觉察,却还是晚了一步。烟雾散后,江天雄父子已经消失得不见踪迹,想必是趁乱窜入两侧的梅花林,沿小路逃之夭夭。


众人一时间乱作一团,彷徨不已,有的干脆提剑要追,谷月轩高声道:“诸位莫急着追,秦姑娘也冷静些,这老贼诡计多端,不知还有什么埋伏,我们还是谨慎行事,稍后再往江府一探不迟。”


他这一声洪亮浑厚,盖过了泱泱的杂语,也让众人镇定下来。武当派古实率先站到他身边,拱手道:“谷大哥,当初是我们错怪了你,才害得你被奸人追杀,如今水落石出,小弟以为你才是当之无愧的武林盟主。”小僧虚真也站到两人旁边,合起双掌道:“阿弥陀佛,说来惭愧,若不是今日谷大侠率领众施主现身相救,我们怕是又要促就一场祸端。”


众人目目相觑,越来越多的附和声道:“对,谷大侠才是当之无愧的盟主。”,“求谷大侠带领我们,去找江天雄讨回公道。”


谷月轩一行人见误会冰释,危机解除,方才松了口气,却又听到反对声传出:“不成,谷月轩虽是侠士,可是各位别忘了,他那两个师弟都是魔教余孽,叫我们如何相信。”


很快有人赞同道:“是了,他们两个还到过我家府上,逼我师父服药。”,“不错,就是他们和玄冥子一起害死了我的父亲……”发语的大都是势力微薄的小门派,当初受到天龙教迫害至深,心有余悸,少顷,终于有人站出来道:“谷大侠,要我们尊你一声盟主不难,但你须与他们断绝干系,方才可信。”


谷月轩登时想起西湖边的许诺,倘若非得与师弟们划清界限,这盟主他是断然不愿当的,可虚真、古实等人却期许地望着他,期盼他能主持大局,这江湖道义,师门职责,他却也不能弃置不顾。正左右为难,却见荆棘上前一步,于众人的注视下站到他的对面。


荆棘提起右手剑,引得一片哗然,可那剑却在他的掌心转了半圈,剑柄指向谷月轩的方向,剑锋却朝向自己。他定了定神,目光环视一周,缓缓道:“我荆棘敢作敢当,当初亏欠的自该偿还,可我的债与他断无干系,你们可不要讨错人了。”


谷月轩茫然道:“阿棘?”却见他收回目光,眉目凛然地望着自己,毫不迟疑道:“谷月轩,你刺我一剑吧。”


谷月轩慌道:“你胡说什么……”可荆棘却只是摇了摇头,低声道:“你忘了那日湖畔许过的话么,我荆棘若要留下,便要堂堂正正地留在你身边,否则宁愿一死。”


东方未明见状,也上前一步,站到荆棘旁边,挺胸道:“师兄,我也一样,逍遥谷对我有恩,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累及师门,你也刺我吧。”


未明话音刚落,手却被另一人紧紧握住,他回身一看,竟是沈湘芸。她脸色惨白,手指颤抖,仍然扬着头道:“小女是忘忧谷沈神医之女,明知此人是魔教余孽,仍收治了他,倘若要追究,我理应与他共罪。”


未明大惊道:“湘芸,你快退开,这与你有什么干系。”说着狠下心来去甩她的手。湘芸却不为所动,手指扔牢牢地攥着他,不住地摇头道:“当初不是说好了么,一起生,一起死,别想再赶我走了。”


在场的无人料想到如此情形,被这弱女子的气势所慑,纷纷陷入沉默。谷月轩长吁了一口气,忽地扬手,一把夺过荆棘的刀,却没有刺他,而是引刀往自己的左肩插去。


嗤地一声,鲜血自锋口飞溅而出,剑身深深地埋入他的肩胛。荆棘回过神来,睁大了眼睛,高呼道:“谷月轩——!”意欲上前去扶,谁知人还未到,另一只手里的刀也被顺势夺了去。谷月轩不知哪来的力气,将他一把推开,又引刀而起,自高处毫不迟疑地翻腕落手,在睽然众目下把刀刺入自己右肩。


连带未明和荆棘在内,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呆了。但见两柄利刃深深地埋入谷月轩的两肩,血流如注,像两道瀑流般染红了青衫,鲜血沿着刀刃,一直滴到脚边的泥土里。


他向后踉跄了几步,竟站稳了脚,没有当即倒下。湘芸站得最近,率先上前一步,倾身费力地撑住他,声音颤抖道:“谷大哥,你别动,我……我给你止血……”


谷月轩倚着她的肩,略抬起头,惨白的脸上挤出一个微笑,低声道:“多谢湘芸姑娘,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湘芸急道,“你……你何苦要如此自伤……”


谷月轩抬头环视众人,用虚浮的声音一字一句道:“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于无穷,是为逍遥——”


众人愕然地看着他,竟无人发出一丝声音,他扶着湘芸的肩膀,摇摇晃晃地站直身体,向前迈了几步,接着道:“这是逍遥派祖师爷留下的训诫,我身为逍遥弟子,一刻也不曾忘怀。尊师无瑕子既已仙逝,从今天起,我谷月轩就是逍遥派掌门,弟子有过,掌门理当代为领受。我又是他们二人的师兄,师弟有过,师兄理应代为领受。这一刀一剑,望能平了诸位胸中之愤。诸位若有别的惩戒,谷某也绝不抵抗。”


湘芸站在他身后,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手足无措。未明望着他的侧影,眼中涌出两行热泪,双膝一软,几乎跪下来,却被荆棘一把捞住。他侧目望去,见二师兄亦已泪流满面,却仍咬牙道:“师弟,你好好站稳了,我们逍遥派的人,哪怕是死也要站着死,绝不轻易低头。”


逍遥派仅存的三兄弟被围在人群之中,一个受了伤,另两个挂着泪,却各自锁紧了眉头,攥紧了双拳,不避不让,三人并肩而立,姿态中竟透着一股说不出的俨然。


漫长的沉默后,虚真终于开口:“阿弥陀佛,荆施主和东方施主固然做过错事,可若不是他们挺身相救,我们又怎会有今日,人孰能无过,贵在改之,还请诸位不要再为难了。”古实也转过身,躬腰请求道:“古某相信这三位的为人,算古某恳请各位,到此为止吧。”


两人的语气极为恳诚,很快,越来越多的赞同声跟着响起。方才的反对者也终于松口,纷纷道:“既然如此,我们也相信谷大侠的话……”在这城郊的山坡上,最后一丝剑拔弩张的气氛也终于消弭。


湘芸抹泪道:“太好了。”蓝婷和黄娟也围到谷月轩身边来,忙不迭地拔出他肩上刀剑,取来止血的疮药为他敷上,黄娟感慨道:“汉人的男子个个都是傻子么。”蓝婷答道:“姐姐,你可说对了,汉人的男子啊,愈是痴情就愈傻。”谷月轩报以一笑,不答不辨。


秦红殇收了刀,回身道:“对了,傅少侠和任少侠呢。”


陆少临道:“方才不是还同我们一道制伏江府的喽啰,怎么,他们还未归来么?”


几人越过坡顶,往山下望去,看到一块大石边坐着一群颓丧的喽啰,各个用绳索捆着手脚,动弹不得,所携的兵刃炸药都被夺了去,堆放在旁侧。


秦红殇举目四顾,却不见傅、任二人的踪迹,只见一条路蜿蜒地通往山脚,尽头没入林间。


路上没有人影,朗澈的日光在树枝间跳跃,一簇簇腊梅披着残雪,在枝头悄然盛放。


*


那一年的武林动荡,终于在第一场冬雪后落下了帷幕。


江天雄父子不知所踪,江府在一阵突如其来的爆炸中化作废弃,昔日繁荣荡然不复,臭名昭著的杀手集团天意城也随之销声匿迹。众人在江府瓦砾之下挖出错综复杂的地道,不由得焉焉后怕。


谷月轩被推举为新的盟主,携两名师弟重返逍遥谷,此后以除暴安良,重振江湖为己任,几年后,逍遥三侠的大名远播中原,同时远播的还有沈湘芸的名声,她继承了父亲的医馆,救死扶伤,人送称号“小神医”,慕名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


陆少临重返杭州,继承家业,金风镖局在他的经营下生意蒸蒸日上。萧遥为丐帮免去一场危机,被柯降龙正式立为继任帮主,授以打狗棒法的精妙功夫。至于青城派首徒燕宇,传闻他与东厂有过一场密谈,但后来仍然返回青城山,数年后,已成为门中首屈一指的剑术宗师。蓝婷与黄娟相携返回南疆,带领苗人重建家园,不仅不再与汉人为敌,更鼓励族中年轻者前往中原行商坐贾。


川渝地界,唐门再兴,新任掌门唐中慧一扫旧俗,改毒为药,更与百草门谋求合作,几年后门丁大旺,收了满屋的徒弟。传闻中那一年成都南郊的百花谷底,有一片醉芙蓉逾二十载忽而盛放,景势大好,可常居谷中的老者却不知所踪,只剩下两个年轻女子。有人相问,便告知说家师外出云游,去了西湖畔的梅庄。如今杭州人尽皆知,那梅庄住的是原铸剑山庄的任老庄主,杭州左近偶尔有人看到他的身影,市集上时不时有神兵利器问世,柄上都刻着一尾洞箫的纹样。


至于当日在洛阳郊外留下一曲绝奏的傅剑寒与任剑南两人,却在那一役之后不知去向,有人说他们厌恶江湖中事,故而归隐山林,也有人说他们远去西域求医,故而杳无音讯。几年后,中原又有双侠出没,仗着一对精妙绝伦的长剑助人不平,不曾尝过败绩,却也从不声张名姓,时而有人看到他们在乡间酒肆对饮,酒至兴处,或取琴箫共奏佳音,俨然一对神仙眷侣,其曲之谐,闻者无不赞叹。


人人可邀其共醉,却无人能长留其踪。只得以词颂之,正所谓——


双剑合璧,笑看江湖浪淘尽。

琴箫一曲,醉卧红尘不相离。



尾声


阴雨不住,仿佛要一直绵延到天长地久。


门外人下了马,裹着满身水汽进了酒肆。来人有两个,走在前面的径直往那说书人桌边去,边落座边问:“有没有好酒?”


说书人把扇子一收,摇头道:“不巧,这店里的酒刚卖光了,一坛也不剩,你还是来晚了一步啊。”


那人皱眉道:“哎,怎会如此,徐兄也不给在下留一壶,得亏在下还准备了一箩筐的故事要讲。”说着把斗篷取了,露出一头蓬松的黑发,有几缕盖在额前,却盖不住闪闪发亮的双眸。


另一人插话道:“徐兄又不知我们几时来。”这人语气更谦和些,便说边也也摘下斗篷,在桌畔落座。


那年轻人原在独自发呆,桌上一壶酒还满满地没有喝,听了两人的话,索性举了酒壶,起身凑上前去,搭话道:“如若两位不介意,不妨饮我这壶。”那黑发人将他打量一圈,道:“这位小兄弟好生大方。”年轻人羞涩道:“我的酒你们随便喝,只是那故事,能不能也讲给我听听……”


黑发人眼前一亮:“原来你是想听故事,好说好说,多一个听众,我讲起来也更有劲了,来来来,快坐下,这壶酒咱们一起喝。”


那人悠悠地讲,讲的是西域的珍奇见闻,高山的雪莲绽于冰原,塞北的大漠星如浩海,遣词用句甚是随意,意境却徜于云端天外,纵横恣意,讲到兴起处,眉飞色舞,手中酒杯漾出层层波纹,年轻人听得如醉如痴,忘乎所以。说书人摇着扇子,从旁微微笑着,笑容中也流露出几分心旷神怡之意。


酒壶见底,故事也终于讲完,那人把杯子一放,道:“小兄弟,我说了这么久,也该你来说说你自己的事了。”


“我……我没什么事可说的,”年轻人局促道,“我正要去逍遥谷,求谷大侠收我为徒。”


随行的另一人此时才悠悠开口道:“小兄弟是去拜师学武?那倒不错,不过谷大侠收徒的要求苛刻,想拜入他门下,先要接他师弟十招。他那师弟使着一对锋利的刀剑,凶神恶煞,你当真不怕?”


年轻人仔细将他端详一遍,见他长发披肩,眉目舒展,唇角微扬,神色平和恬淡,仿佛把江湖的浩淼烟波都蕴在眉眼间,心下油然生出几分敬畏,挺直了腰背道:“我不怕,我乐意一试。只不过……两位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


那人答道:“我们也正往逍遥谷去,小兄弟有所不知,今日是逍遥三侠之第三——东方未明的宝贝女儿的生日,我们正要前往贺寿。不妨结伴而行吧。”年轻人见他们原是掌门之友,不由得大喜,连连点头。


说书人道:“你们往日神龙见首不尾,怎地今日如此大方?”黑发人答道:“自然是因为这位小友以好酒相赠了。”


年轻人脸上一红,刚想推脱,肩上便被拍了一拍,说书人用扇子指向窗边,道:“小兄弟,你看,雨停了。”


他诧然回首,眺向窗外,雨幕不知几时散去了,泥泞的道路一直通向远处,在远处,天光已是一片朗晴。


-全文完-



以下是TV版特供彩蛋,欢迎各位一直守在网页前收看二十六集连续剧《天下无双》,在全剧杀青之后,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各位主演吧。首先有请我们的两位男主。


傅:大家好,听说你们都叫我真主角,我想可能因为我的打戏是所有演员里最多的吧。不过对于这部戏,我有话要说!

笛:傅少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傅:导演,我想问问,为什么我是所有演员里受伤次数最多的啊!!又是被刀捅,又是被蛇咬,还要被鞭子抽,瞎了小半程不说,最后还要被捆绑play……

笛:这个嘛,咳咳,都是因为你演技高超啊,俗话说战损是男人的浪漫,你的戏份绝对是出彩的,不信你问问你的搭档。

任:嗯,我很喜欢,受伤时的傅兄有一种别样的人格魅力。(微笑

傅:好,这没你事儿了,你走吧!(关门


笛:……好吧,我们不要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有请下一组。


谷:当我第一次知道要当武林盟主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我跟导演讲,比起盟主,我更想要一个HE。未明跟我说,在这类片子里,副主演死亡的概率是很高的。不过导演跟我讲,拍完加特技,不管什么flag,duang~duang~地就拔掉了。我现在呢,已经把师弟们带回了逍遥谷,虽然用掉不少血浆袋,不过flag都已经拔掉了,duang~duang~地就拔掉了~~

荆:谷月轩!你别唱了!老子要聋了!!


笛:我也听不下去了!下一组!


未明:六脉神剑好炫酷,哈哈哈哈哈,据说我用掉了全片的五成预算,哈哈哈哈哈哈——

湘芸:东方大哥你别笑了,摄像机在拍呢。咳咳……作为本片唯一一个女主演,能够出镜我已经十分荣幸了,东方大哥跟我说我的战斗戏虽然不多,但也很燃烧经费。总之谢谢大家,以后来沈医馆就医购药,可以享受八折优惠哦(张嘴吃药.jpg

未明:我没玩够,我还想学凌波微步,导演,导演——!!


笛:……糟糕,我得快点躲开。好吧,接下来我们换个影棚,采访一下虽然没有恋爱戏、但仍然很努力的配角们。


蓝婷:姐姐,原来你忍辱负重,都是为了我和我们的族人,是我错怪你了……

黄娟:妹妹,姐姐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秦红殇:看见没看见没,自打进了剧组,每天看的都是这些场面,我啥也不说了,墨镜的钱谁给报销了。


姬无双:呵呵,无聊。


任清璇:如果给她报销墨镜钱的话,那么我要申请最佳助攻奖。

岚儿:小姐,那个……如果要申请这个奖项,我们似乎还有一个竞争对手。


唐中慧:切,让本小姐演那么苦情的戏码真是憋死我了,有人叫我去打麻将呢,我先走一步,那什么奖你们自己分了吧,本小姐才不稀罕。


笛:既然唐小姐已经走了,我们也去看看广大男同胞吧。


萧遥:……导演!采访完了没有!啥时候开饭啊,饿死了。

陆少临:虽然没有打戏我很不爽,不过看在鸽子很可爱的份儿上,我就不追究了。

萧遥:……还不是因为你蓝条短。

陆少临:你说什么?!

萧遥:……没什么。

燕宇:据说我的台词只有一句。

陆少临:是啊,但是片酬要照付呢,爽吗?

燕宇:……


剑圣&任浩然:采访?没兴趣,我们打麻将三缺一,导演你要不要——


笛:……我还有事,你们先打一会儿。咳咳,总之,采访就到这里为止吧。接下来是导演的一点感想时间。


这篇文写得还是蛮开心的,从八千字大纲写到14w成品,基本上关于这些角色和cp,尤其是关于傅任,想说的想表达的,都在字里行间了。一开始我的喜好比较偏向小傅,写文的过程中慢慢发掘出小任的可爱之处,如今已经是一个真情实感的cp癌了。加上我是笑傲江湖的原著粉,所以利用小任身世的官设,也夹带了很多冲盈的私货进去,希望有心人看了能够会心一笑。


我素来喜欢写极端化的感情,所以不自觉地加了不少狗血的矛盾进去,不过这故事里的角色身上都有一种力量,纵使我费尽心思把他们拉远,他们自己也能找回彼此身边似的,这也是他们的魅力所在。我笔力有限,倘若能把这种魅力诠释几分出来,就心满意足了。


谢谢一直以来给我留言的小伙伴,北极圈太冷了,如果没有各位的爱,我一定坚持不下来的。因为小印量出本艰难,加上我精力有限,这篇就不印书了。不过会释出一个比较正式的电子版,作留念之用,会修一下前文,也会去邀基友的Guest赞助,可能自己也会写番外,总之会花心思做的,敬请期待啦。


那么我去打麻将了(x),感谢各位在坑底的陪伴,大家看完有啥感觉,跟我说说呗,let's有缘下次再见~




(杨云:……唉,你们是不是忘了采访谁,回忆杀也算出场啊。罢了罢了,我先去打盒饭了。


评论(28)
热度(59)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