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一个表白

谢谢姑娘!邻近完结居然get了这么长的评论,而且内容也十分符合我脑中所想,受宠若惊,please允许我虚荣地转一转(你

因为是一个起于邪线结局的故事,所以先抑后扬也是难免,但起于邪线也有方便之处,就是很多角色其实比起本传已经有所改变了。基友经常说这个荆棘是“中二毕业”的荆棘,经历了一番浪子回头,对于自己想要什么有了更清楚的认识,而且对谷月轩的舍身相救也让他渐渐找回了自己的骄傲,至于谷月轩那边,这一番经历,恰好也是令他重新认识荆棘的过程。

毕竟对于谷&荆这样各有傲骨的人来说,只是单方面袒护并不够,能够互相理解,才是最完整的HE。既然已经心意相通,表白就水到渠成啦。

事实上我是个俗人,特别不擅长抒情,只能把诸多想法寄托于故事中,包括对角色的理解,和对他们的种种期许,既然是同人,总希望能把他们最有趣、最值得回味的部分挖掘得更深一些。但水平有限,常常觉得笔力挤来挤去都跟不上脑洞的洪荒。所以如果别人读得愉快,并且经由我的故事更爱他们,我也会十分开心的,谢谢姑娘的仔细解读~

大概明后天就能完结这篇文啦,也希望诸位看得还满意。他们都是很好的角色,值得很好的故事。

杏酒:

http://wendycollect.lofter.com/post/268a8c_a0e2863


看着他们站在西湖边上,并肩吹了两千来字的风,从谈心到束发,从情话到许诺,中间还夹着一次“当然重要了”的改口,“这些集里最喜欢场面top5”——借用作者昨天提过的说法——就一下子排满了。

 

顺序大概是:05.情话→04.束发→03.改口→02.许诺→01.以上再加前文所有吧。

 

《天下无双》里的谷荆线像一条柔软却结实的发绳,牵着两个早就相爱、渐渐明白、终于在一起的人。它比所有的歧路加起来还要长,足够一个人绕完很远的路再回头。碰到暗无天日的时候,鲜亮的颜色就被目光融化,从发绳上褪去,又从手腕顺着血脉流到心口。而我眼里这两个人从“明白”向“在一起”迈的最后一步不是那句至诚所以坦荡的情话,也不是“替人束发的意思就是希望与对方永结与好”,而是谷月轩不肯听“还”,偏要等荆棘换成“送”字才愉快地接过发绳。这一刻的“正色”几乎是张糖纸了,他忽然不那么好说话,而是认真地计较起谈恋爱时才会计较的字眼,像一轮明月到人间烟火气里打了个滚儿,原先的庄重沾上新鲜的酸甜苦辣——最多的还是甜,毕竟甘之如饴也可算作甜——显得亲切可爱。

 

要是总有大雨把客人堵在酒肆里,说书人为了拖时间可以讲起谷月轩(当然灌水会不会被人丢花生米就是另一回事了),不带重样的漂亮修辞换着说上半个时辰:渊渟岳峙,霁月光风,肝胆照人,襟怀磊落……也许总也说不到那层烟火气,然而“侠”字从“人”起笔,渊水里当然也会飘起快活的浪花,高山上自有飞鸟唱歌。恰如那盘冷了的鲤鱼焙面,它样子难看,也不再软嫩,或许还有点儿腥,可他吃得心满意足,世间有许多东西值得为之去死,也有一个人让他觉得自己真正活着。

 

谷月轩从心底认为爱着荆棘是正确的事,而误会解开以后就再没有什么好踌躇的了,更不必扭捏,他于是笑道“完美无瑕是断然没有的,我只能承认,我没了你便六魂无主,万万不行……”正经腔调的情话尤其动人,这样一记直拳下去,再厚的壳子也锤扁了,一句话的工夫就把面饼擀得绵软,又往里塞进一团红豆沙。

 

两相比较之下,情话后头跟着的承诺还要再动人些。前者已经是杯佳酿,喝到心里,晕忽忽的如醉如痴,后者却是三伏天冰过的醇酒,更加酣畅淋漓,是严冬腊月的火锅,可以大快朵颐。

 

“谷月轩,我答允你,倘若江湖人能原谅我,不再计较我的过失,我就随你回逍遥谷,从今往后再也不离开了。”

“那我也答允你,倘若江湖人不原谅你,我便也不回逍遥谷了。”

“那你要去哪?”

“你去哪我就去哪,我同你一起浪迹天涯,行侠仗义,有多少过失就弥补多少,直到你原谅自己为止。”

 

那天打开新章之前在和朋友闲聊,就是读到这里忍不住对她说,“看完这章我脑子里一直有个小人大叫想写长评………………”,还想接着敲一大串比省略号更长的“嗷呜”,意外被她甩了张截图回来↓


爱摸鱼是人之常情嘛,何况这口糖私下回味了好几天,也甜得晕忽忽的,我想倒不如先把正事撂在一边,表过白再忙别的更容易专心。

 

我爱这承诺——爱它寥寥几笔把侠骨和柔肠都摆在这儿。

 

有多爱这承诺?要是以篇幅表达,为了凑字数可以赞美它,不带重样的漂亮修辞换着写满数页纸:是无声处的豪气干云,是春雷又是细雨,是倾心吐胆,是精诚所至……是我想象里谷月轩会说出口的承诺。前面倒并非夸大其词,可有最后一句似乎就够了,真花上多少页纸,我也未必能形容得更贴切。

 

他不会因为感情卸掉他的担当。他不会替别人原谅,就连替他的师弟原谅也不行。他一心想给那个人最好的,如希望、思念、信任、陪伴与爱,那么怎能让自欺欺人的原谅滥竽充数?不会舍去担当又绝不等于会舍去感情,既然过失没法用原谅抹平,那就用弥补。哪怕直到最后,江湖路用加减法依旧走不通,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也是很好的一辈子。

 

一个人去到天涯海角是漂泊,两个人一起走却不是。

 

我也喜欢狗熊面具遮不住的关切,喜欢藏在胡桃里冒着傻气的纸条,喜欢谷月轩对人提起红豆酥,喜欢他说“不许你伤我师弟和……”的停顿和硬挤出来的“我师弟的朋友”,喜欢荆棘不知道该拿一条发绳怎么办才好,喜欢他隔着最后一堵墙忽然因为怕人心死而怕起死来。还有小傅抓着酒坛兀自连灌带洒,小任拉满弓射出去第一簇火,从登高合奏,到琴箫玉碎,谈笑间挥剑快斩,还道是“扬雪点落梅,撕谱戏群猴”。还有陆少镖头与未明玩笑,荆棘梗着脖子同小任斗嘴,唐姑娘跟着别时的箫声哼唱……总之大家都是形象饱满的很好的人。

 

而遇到这篇文是件很好的事。


评论
热度(13)
  1. 异步清零杏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闻笛赋
    谢谢姑娘!邻近完结居然get了这么长的评论,而且内容也十分符合我脑中所想,受宠若惊,please允许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