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睡前随便说说,想哪写哪,仅代表自己。

其实我们在萌同人的时候到底在干啥,最近时常想这个事情。
每个人可能在接触原作的时候找到一部分共鸣,一些人的共鸣碰巧有一些交集,就聚集在一起,各自提笔诠释起来。
要是说没爱,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每个人爱的方式不一样,诠释手法不一样,时间长了难免冲突摩擦。
可以理解这些想法,类似于想维护自家cp,自家角色之类的,连带着社交关系一起,难免掺杂一些文章之外的东西在行为里。
这些也没啥,毕竟谁也没义务容忍谁,我只是站在自己角度,有时候在不清楚这些额外原因时而起的冲突,除了蛋疼和丧气,真的没啥别的感想。
理解归理解,其实我不是一个心眼很宽的人,完全不是,相反我对别人的情绪,行为背后的动机和想法,都比较敏,所以难以避免的,在开心和不开心之间,痛并快乐着。
我唯一的优点大概在于,我怂,我一般不太管别人的事情,一心刨自己的土,大部分不服都憋着,所以看起来基本无害……不过真不是因为善,纯粹因为懒。
有九阵营的话,妥妥的守序邪恶。

我自己吧……这一年也挺能折腾的,搞了rps,搞了各种题材au,第一次写完了15w+的完整故事,也写了没cp的全员,长篇短篇林林总总加起来应该超过50w了,至于拆逆那更是跟吃饭一样,终于积累出一些驾驭文字的感觉,也越来越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短处和不足,以及偏好和风格。
我其实对于“表达”之外的各种事情都比较倦怠,喜欢一个角色的时候一腔热血地想写一些什么,但是自己爽了之后没啥后续责任感,好像也不太擅长卖安利,想想也挺任性的。
大部分时候我都闲云野鹤着,加傅任群真的是我做过的离“混圈”最近的事了,因为圈实在太冷了……侠风也的确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一个盖在北极圈里的五道口。
好在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被什么太严重的黑泥波及过,要感激世界和同好的善意……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擅长营造“萌”的人,因为大脑太逻辑,剖开来看都是一格一格的,总想把感情剖析清楚,我也嫌弃自己这一点,也做过一些突破的尝试,目前都还在蒙圈阶段。
总之,如果有人被我写的东西触动过,不是因为任何额外附加理由,而是纯粹被文字触动,那我还真的挺荣幸的。
我想说,大部分时候我写的都不是我具备的,而是我憧憬的,是我由衷想要的东西,充沛的情感,有趣的环境,强大的心智,外加世界的善意……
诠释这些的时候我确实是想得到别人的共鸣的,但是也强求不得,毕竟世界它就是不好不坏的,没有那么多极端的东西。文字对我来说是个挺好的玻璃,让我尽情展示自己心里理想化的宇宙,又不用担心它是泡影幻觉。让我尽情忘掉平庸放飞中二……

大部分时候我还挺乐意诠释“非平庸”,以及刷时髦值的,不过写连载真的是一个沙漏一般消耗这些能量的事,我想其实对于每个创作者来说都差不多吧,可能我的漏口更大一点。
就像你把自己的祖传家宝都拿出来了,放街边摆一排,喊着来看看吧来看看吧,结果无人问津,或者被人贴个标签,拎出去打架抡人用……那感觉,有多酸爽。所以吧……每个人虽然立场不同,但希望大家走过路过,能匀出一些善意来保护一下别人心里那块玻璃,别人的祖传家宝,或者你看不上,也不用保护,但别理就得了,不要拿去抡人……这确实不是义务,但也不是啥坏事吧。

最后,我觉得自己惯性实在太大了,毕竟老大不小了没有那么多自由时间用来玩票,以后要刹一刹,可能会尝试写写自己的故事,或者搞点写文之外的事。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好,就……给自己一点勇气吧。

每日三省吾身,我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评论(12)
热度(21)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