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博爱型选手,谁知道接下来会萌上什么。

[侠客风云传][傅任]翻弦破阵(4,完结)

*夜深了,平个坑吧。


《翻弦破阵》(4,完结)


有了『翻弦』的辅助,傅剑寒的驾驶数据提升了一大截,战斗也变得更加得心应手。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渐渐习惯读取任剑南的思维信号,任剑南的头脑总是清晰有序,情绪平静地敛着,像一片广袤安宁的湖水。


只是有时候,水面上也会激起若隐若现的涟漪,通常是一些零碎的画面,因为久远而变得有些模糊,画面里的任剑南比现在更年轻,身边有各式各样的人来往。他忍不住问:“那些是你的记忆吗?”


对方却拒绝解释:“只是干扰信号而已,你不用理会。”


他不知道任剑南为何不愿谈起,只是童年记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倘若换作是他自己,他会很乐意分享。可惜他的记性不好,小时候的事更是忘得差不多。


两人的精神同步率最后稳定在80%上下,不再继续攀升了。


一天的训练结束后,他忍不住追问:“剑南兄,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任剑南从屏幕前抽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已经把最重要的秘密武器交给你了,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可是……”他指着屏幕上的数字。


“如果你担心的是同步率,我只能说,思维共享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一般人能达到这个水准,已经很不容易了。”


“可我们不算是一般人啊。”傅剑寒倚在桌沿上,习惯性地凑到对方身边,“我们不是搭档吗,说好的双剑合璧。”


“什么时候说好的。”任剑南无力地回答。


“嗯,让我想想,”傅剑寒一拍脑袋,悦声道,“就从你撞见我洗澡的那次起吧,我也把天大的秘密泄露你了,要知道我额头上的伤疤,可是被选中的人才有的标志。”


“你啊,再这么信口开河地给自己插旗,当心再受一次伤。”


“插旗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


任剑南觉得有此人在场,自己多半没法继续工作了,索性站起来,关上电脑,摘下眼镜收进盒子里,把外套叠成三折搭在椅背上。他做这些的时候傅剑寒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手撑着桌沿,自顾自地说:“其实我很羡慕你还有那么多记忆留下,小时候的事,我自己都不记不太清了,就比如这道伤,我只知道有一次被父亲领去参加酒会,中途走丢了,等被找回来的时候,脑袋上已经缠了绷带,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一概想不起来,大人们也不告诉我。”


任剑南眨了眨眼,目光从他的身上挪开了,半开玩笑地回应道:“我猜你肯定是误入人家的酒窖,偷偷喝了人家的酒,睡着的时候把酒瓶子打翻,才被划了个口子吧。”


“怎么可能!”傅剑寒无辜地摊手,“那时候我才不到十岁耶。”


“是吗,我觉得嗜酒的习性已经写在你的基因序列里了。”


“唉,想不到剑南兄还有如此毒舌的一面,今日算是领教了。”


任剑南脸皮薄,被这么一说,登时觉得有些挂不住,马上申辩道:“还不都是因为你,我……我以前才不是这个样子。”


傅剑寒的眼睛狡黠地眯成一条缝:“那你以前是什么样子,我猜猜,你家的家教一定很严,从小被灌输封建主义思想,待人接物要彬彬有礼,对待长辈要毕恭毕敬……富二代的生活,想想还真是辛苦啊,”说到这里,他索性倾身在对方肩上拍了拍,“我支持你离家出走。”


任剑南神色却黯淡下来,叹道,“剑寒兄就不要笑话我了,现在我爹麻烦缠身,大概连管我的余力都没有,我倒巴不得能呆在他身边,为他排忧解难。”


傅剑寒有些无奈地注视着面前的家伙,他早知道任剑南是容易较真的个性,甚至会为了跟上友人的步调,在私底下偷偷练习喝酒。即便做着离经叛道的大胆举动,这个人的本质仍是善良浅显的,这样的善良让他看起来有些软弱,但软弱的背后又蕴含着坚强不屈的力量。傅剑寒望着他,突然扯出一个笑容,“不过,有一件事我得感谢任老先生。”


“什么事?”


“要不是因为他逼得你离家出走,我也不可能在这里遇见你。”


任剑南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什么跟什么啊,你一定是太疲劳了,才会乱说胡话,今天早点休息吧。”


“这不是胡话啊,”傅剑寒坚持,“我真的——”


“总之你快去休息吧。”任剑南匆匆忙忙地打断了他,转身就要走。


正在这时,桌上的电话不解风情地响了起来,是东方未明那富有穿透力的声音:“任兄,我成功了,我黑进了防火墙,这就把口令发给你!”


任剑南和身边的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重新在电脑前坐下,收下得来不易的口令,手指在键盘上一通游走。只要绕过防火墙,剩下的部分对他而言都是轻车熟路。


他控制了摄像头,调出废弃仓库的监控信号,果然,仓库外停泊着一排运输车,门口还有许多机械警卫把守,此时已是深夜,建筑物深处却还亮着隐约的灯光,完全不像废弃的样子。


“看来我们得快点动手了,”傅剑寒在他的身后说,“我看就今晚吧,我已经急不可耐了。”


“可是……”


温暖的手掌落在他的肩膀上:“阿南,相信我。”


*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习习夜风吹在身上,傅剑寒却完全不觉得冷。


毕竟,他的身上穿着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坚固装甲,发明这身装甲的人正坐在半公里之外的车里,不过,那人的声音却清晰地回荡在他的脑海,仿佛就在他身边一样。


任剑南透过『翻弦』告诉他:“右侧的通道口目前无人经过,可以趁机绕进去。”


傅剑寒心领神会,『破阵』的身上涂了光学迷彩,能够骗过机械警卫的“眼睛”,他迈着轻捷的脚步从那些一人多高的钢铁大块头身边掠过,闪进了仓库内部的通道中。


通道又深又长,笼罩在一片晦暗中,但装甲头盔上自带的红外眼镜可以帮他看清四周的状况。下行的台阶狭窄幽长,转了好几道弯之后,终于到达一处开阔的平台。平台下方是一间地下室,和任剑南的秘密基地有几分相像,不过面积要大出很多,想来是任老先生留下的手笔,和儿子的品味如出一辙。


傅剑寒的目光绕过成排的电脑,到达地下室对侧的墙边,靠墙停泊的东西跃入眼底,令他既惊呆,又惊喜。


惊呆的是那玩意足有数十台,和他身上所穿的装甲有七分相似,想来仓库外那些运输车上装载的材料,都被嵌在了它们身上。惊喜的是,它们都还是半成品,并没有组装完成,也不具备和他的『破阵』抗衡的战斗力。


“事不宜迟,”他听见任剑南说,“开始销毁资料吧。”


傅剑寒点点头,撑着栏杆从平台上翻身下去,转眼便来到了电脑边,把预先准备好的芯片插入接口中,芯片里搭载了充足的能源,漆黑的屏幕跳跃了几下,很快亮起一串蓝色的字符。傅剑寒虽然读不懂其中的含义,却熟悉这些字符的样子,它们都是任剑南编写的破坏程序,此时纷纷激活,和电脑本地的安全系统激烈搏斗起来。


百分之三…百分之三点五……屏幕上的数字以缓慢的速度跳跃着,看来天龙财团的安全系统也并非虚设,攻击的过程十分艰难,恐怕要耗去一段时间。


“没关系,”傅剑寒胸有成竹地说,“趁等待的功夫,我还可以做一些别的事。”


“这……你最好谨慎些。”


“剑南兄放心吧,托你的福,现在这些机体的内部电路图,都在我的脑子里晃呢。”他说着便来到墙边,唤出指尖的光刃,将连接在半成品机甲上的线头一一割断,平日里不拘一格的手指,此时倒变得像手术刀一样精准。


在黑暗中不知过了多久,屏幕上的进度条终于推到了尽头,任剑南即刻催促道:“好了,准备撤离现场……剑寒兄,发生什么事了?傅剑寒?!”


“嘘,”傅剑寒低声制止他,“入口处有人……”


“什么?!”


任剑南还没来得及惊呼,两颗子弹便贴着傅剑寒的肩膀飞了过来,他用一个后跃疾速闪开,随后半蹲在地上,抬起头扫视了一圈。一群机械警卫从入口的平台上涌了进来,五台……不,至少有八台。与此同时,一个妩媚的声音自扬声器里响起:“小弟弟,该不会以为搞了这么大的破坏,还可以一走了之吧,再胡闹下去,姐姐可要生气了哦。”


这个声音傅剑寒曾在新闻里听过,属于天龙财团的高层董事姬无双,他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自己的行踪究竟是什么时候暴露的,还是说这座基地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没有多余的时间供他纳闷,仓库的顶灯猛地亮起,将漆黑的地下照得宛若白昼,几乎是同一刻,机械警卫纷纷举枪瞄向他,黑洞洞的枪口射出一排子弹。


地下无处可躲,傅剑寒只能用装甲勉强支撑,举起胳膊护住了头部,同时翻滚到电脑后方。


他的动作很快,但仍有数枚子弹击中了他的小臂,在金属装甲上爆出雨点似的碰撞声。他在心底大呼不妙,可奇怪的是,手臂竟没有感觉到半分疼痛,按道理说,此时他的神经系统与『破阵』完全相通,机甲几乎相当于身体的延伸,哪怕被强化过,痛觉总该是有的。


眼下已经来不及追究了,他听见任剑南催促道,“快,趁被包围之前冲出去!”


此时,速度是他唯一的武器。他索性放弃了保护,凭借装甲的推动力,蹬住墙壁和栏杆翻身到平台上,冒着枪林弹雨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刺,在经过那些笨重的机械警卫时,用光刃割断他们手里的枪管。一串凌厉的连斩过后,他终于冲进外面的通道,在身后把铁门重重合上,这才靠在门边大口喘气。他的身上已经不知中了多少弹,装甲表面留下了数到擦痕,还泛起一阵阵烟霭。


“抱歉了剑南兄,把你的宝贝玩具损坏了。不过你黑科技真的好厉害,我竟然完全感觉不到痛耶。”


等了好一会儿,脑海里的抱怨声才迟迟响起,“你这个人真是……真是乱来,毫无章法……”


任剑南的语调全然没有平日的犀利,断断续续,气若游丝,仿佛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傅剑寒马上慌了:“等等,你怎么了!藏身的地方被发现了?!”


“这……这倒没有……别担心……”


“那到底是怎么了,啊,难道……”他的心中涌上一阵不祥的预感,“难道我之所以感觉不到子弹,是因为……因为你替我承受了疼痛?”


“呵呵,剑寒兄真是聪慧,不过在下的黑科技……也不会输……”


犹如一盆冷水迎头浇下,傅剑寒觉得自己的心骤然冻住了,那一瞬的痛苦比子弹打在身上还要疼百倍。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快切断连接,现在就切断!”


他的手伸向而后的开关,重重地按了几下,却没有任何作用。


“呵,别想,我在『翻弦』里设了保险,只有我才能关掉它。”


“你……”


对方的声音越来越小,已经有些恍惚:“你不记得也没关系,尽管向前走吧,这次……换我来保护你……”


他呆然地愣在原地,随着任剑南的意识逐渐变淡,他所精心掩藏的记忆终于浮出表面,卷起千层浪,像潮水般涌进傅剑寒的脑海。


一场全是陌生人的酒会,和一个同龄男孩的邂逅,那人的头发颜色浅淡,软软地披在身后,眼睛大而明亮,像是剔透的琥珀。


两人手拉着手在硕大的酒店里探险,不小心跑进一条隐蔽的走廊,窥见了几个黑衣人的交易。


然后是明晃晃的枪管,急匆匆的逃跑,出口的门上了锁,没有退路,只有墙角一处狭窄的通风管道。


“快钻进去,趁他们找到我们之前。”


“我……我不要,”男孩的声音里带着哭腔,“里面脏兮兮的,还很黑,黑暗里有怪物,我……我不要进去。”


“听我说,我们来玩一个游戏,谁先爬到外面,就算谁赢,好不好。”


“可是,你……”


“我跟在你后面,把怪物都打跑。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然后枪声由远及近,子弹擦着额头,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合上了通风管道的门。


……


记忆的潮水褪去,身边只剩下长长的通道,不断涌入的追兵和堵截,还有脑海中逐渐远去的人。


傅剑寒在黑暗中攥紧了拳头:“你醒一醒,不要睡过去。”


“剑寒……兄……?”


“你一定要等着我,我还有很重要的话没告诉你,等出去再说。不管发生什么,我一定会带着『破阵』,安全地回到你的身边。”


他的目光在黑暗中搜索道路,试图从绝望里找出一丝希望。这时,前方不远处突然响起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


“年轻人,勇气可嘉,不过只凭勇气可是做不成任何事的。”


“什么人?!”傅剑寒猛地抬起头,视野尽头闪过一个银色的身影,另一台机甲?不……这不可能。


银色的机甲短暂地停下来,转向他,头盔上的两盏灯闪着无机质的光:“前面的岔路往左拐,尽头的出口目前无人把守,够不够快就看你的水平了。”


“左边?左边是通往正门的路,怎么会无人把守,你是什么人?我好像认识你的声音……”


没等对方回答,另一个信号也加入了通讯,这次是非常熟悉的、富有穿透力的语调:“拜托了傅兄,相信我,快走。”


“东方未明?!”傅剑寒彻底惊呆了,“你又怎么会知道我的波段!”


“出来再解释!”


*


终于离开基地的时候,『破阵』的能源槽已经飘红,不过傅剑寒早已无暇理会,他在出发的地点降落下来,摘下头盔,快步朝不远处的吉普车走去。


任剑南从车里钻出来,远远地扬手打了个招呼,他的脸色在夜空中显得格外苍白,傅剑寒即刻迎上去,将他紧紧地拥进怀里。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他贴在对方耳畔语无伦次地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呃,剑寒兄,”怀中人贴着他的胸膛闷声答道,“你再不松开一点,我就要被勒死了。”


傅剑寒这才从拥抱中退开,转而抓面前人的胳膊,凝视进他的眼睛,那双眼瞳还存有记忆中的琥珀色,嘴角挂着一抹浅笑。在一股冲动的驱使下,傅剑寒低下头,倾过身,不顾一切地吻住了他。


任剑南的嘴唇柔软而温暖,傅剑寒忘情地吻着,一阵涓流淌进心脏血管,四肢百骸,将他从无边的恐惧中拯救出来。


——能和这个人一起活下来,真是太好了。


“咳咳咳,”一阵洪亮的咳嗽声打断了他,“我早说什么来着,你们好歹注意一下场合,我现在大概有一百八十瓦那么亮。”


傅剑寒这才发觉东方未明的存在,沉声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这个……说来话长,总之小弟先陪个不是。这次多亏了有你引开姬无双的注意,我们的偷袭计划才得以成功。”


“偷袭计划?我被当成诱饵了吗?”


“算是吧,天龙财团实在太过狡猾,如果没有第三方协助,我们也没有成功的把握。所以在下并非刻意隐瞒,只是顺水推舟,回去之后我保证请二位喝酒,想喝多少都奉陪到底。”


傅剑寒还没来得及抱怨,远处便传来一阵引擎的轰鸣,两台泛着光的机甲由远及近,卷着一阵风,徐徐地降落在未明的身后。


“呸,喝酒?喝什么酒?我们忙着出生入死,你们倒打起如意算盘来了,不带我一个说得过去吗?”


“阿棘就别闹了吧,师父还等着我们回去呢。”


“哇,你们回来啦。”未明兴奋地招手,“来来来,傅兄,任兄,见过我的两位师兄,谷月轩和荆棘。”


这次连任剑南也呆住了,眼睛锁定在一蓝一青两台机甲上:“这……这是,『破阵』?不对,和『破阵』不太一样,但又十分相似。”


“哈哈,任兄见笑了,”未明得意洋洋地解释道,“这是『逍遥一号』和『逍遥二号』,都是令尊任老先生的作品。顺便说,刚才傅兄在仓库里看到的那台银色的叫做『追誓』,是它们的原型。”


“我爹的作品?”任剑南像个傻子似的愣在原地。


“是啊,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他会坐以待毙吧。”


“等一等,追誓?”傅剑寒的下巴也快掉在地上,“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驾驶它的人,难道……”


“两位别急,个中来龙去脉,回头我们喝着酒慢慢道来。”


随着他的话,东边的地平线渐渐泛起鱼肚白。黎明的天空中,一个黑影徐徐降下,轮廓逐渐变得清晰,呼啸着悬停在半空中,竟是一艘空中航母。


“东方未明,你到底是什么人?”


被问到的人颔首一笑:“傅兄,任兄,你们听说过侠客联盟吗?”


-完-


*最后是复仇者联盟的梗,希望有人看出来。

*这么一个扯淡的脑洞我居然写了快2w,也是拼。不过是非常happy的ending啦,连傅爹和任爹都找回来了。

*好想看白大褂戴眼镜的科学家小任啊,呜呜有没有哪位少侠想画画(我就做个白日梦

评论(11)
热度(35)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