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博爱型选手,萌啥算啥,近期主要在白熊写原创。

[侠客风云传][傅任]翻弦破阵(3)

*现paro,机甲AU,技术宅&驾驶员,中二病也要谈恋爱。


《翻弦破阵》(3)



另一方面,东方未明还被蒙在鼓里,两个好友携手人间蒸发,好一阵子不见踪影,微信短信回复不超过十个字。半个多月过去,他终于按捺不住寂寞,一通电话炸了过去。


“哎,你们俩这些天死哪儿去了,尽放我鸽子,还有没有兄弟情谊了!”


任剑南把手机举得八丈远,仍然能听见电话那头的咆哮声,正苦于如何搪塞,傅剑寒却凑到面前,摆出一个嘘的手势,把电话接了过去。


“未明兄此言差矣,我们这是给你制造机会让你安心追妹子,用心良苦,你怎么不懂呢。”


“滚,别跟我扯淡,”东方未明毫不领情,“我独自奋斗这么多年失恋这么多次,你们几时管过我,现在倒成用心良苦了,唉,傅兄你知不知道,我刚被湘芸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这个……人生难免遁入修罗,节哀顺变。”傅剑寒憋笑憋得很辛苦,“可我们现在真没空。”


“等一下,”未明的语气警觉起来,“张口闭口都是你们你们的,敢情这些天你一直和任兄泡在一起?”


“算是吧。”


“你们该不会在私奔吧。”


他的声音太有穿透力,任剑南隔着老远都听见了,本来想喝茶压惊,结果差点一口茶喷到地上。


“咳咳,”傅剑寒回答,“只是战略合作。”


“我靠,骗鬼啊,我早就看出你们两个苗头不对,啥时候开始的,几垒了,快快一五一十统统招供,不然我黑进任兄家的电脑,到时候万一找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可别怪小弟不讲情面。”


“这个……”傅剑寒捂住话筒,小声向任剑南征询,“我们要不要跟他解释一下,以他的技术,万一真的黑进来,发现了破阵的秘密,可不是闹着玩的。”


任剑南却灵机一动,“我突然觉得,或许我们可以找他帮忙。”


*


虽然平日里不显山露水,可东方未明确实是计算机学院的高材生,而且是实践派的那类,课程绩点虽然不高,竞赛却拿过一等奖。


那天和傅剑寒通话,本来有一半的话都是玩笑,谁知隔日,两个友人竟然主动来找他,还提了一摞子写真杂志恭恭敬敬地摆在他面前。


未明端着架子,草草瞥了一眼,花花绿绿的封面上全是日文,里面的内容多半不可言说。


他咽了咽口水,脸上仍然紧绷着:“所以,你们要我黑进人家的安保系统?”


“没错,”任剑南回答,“我的技术有限,一时找不到攻破的法子,但如果换未明兄来,成功的希望就大得多了。”


未明一手撑在桌沿上:“这可是商业犯罪行为,就算我是黑客,也是个有职业道德的黑客,这种事就算收了贿赂我也不会做的。”


任剑南一阵头疼,正寻思如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却被一旁的傅剑寒抢话道,“未明兄当真不能帮我们这个忙?”


未明大义凛然地摇头。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傅剑寒饶有介事地叹了口气,“要我怎么跟雅儿姑娘解释才好呢。”


“雅儿怎么了?”未明的耳朵马上竖了起来。


“咦,你不知道吗,她一直是你的粉丝,这次听闻你要出手相助,嘱咐我一定要借机给你们牵个线,好让她亲眼见一见偶像的英姿。”


未明盯着他看了足足半分钟,咬牙切齿道:“我帮还不行吗。”


傅剑寒在背后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任剑南看在眼里,深刻检讨自己对朋友的了解果然还不够深入。


说干就干,任剑南便向他讲解了一下眼下的情况。未明越听越觉得不对,“说真的,你们到底有什么打算,现在任氏集团已经被收购了,如果计划败露,可就不只是家务事那么简单了。还有你啊傅兄,”他说着转向另一位,“你以后不是立志要当警察的吗,万一捅出娄子来,可要影响前途的。”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艰难地坦白道,“我们这次真的不是在胡闹……”于是把天龙财团、秘密资料,以及破阵的事,一并告诉了他。


东方未明听得目瞪口呆:“我怎么有一种错觉,好像被卷进不得了的事情里了。”


“呃,其实这不是错觉。”傅剑寒落井下石。


任剑南还存有最后的良知,迟疑道:“算了,我觉得此事太过凶险,还是不要劳烦未明兄的好……”


未明大手一挥:“哎,说什么呢,早把真相告诉我不就好啦,我东方未明岂能置朋友于不顾,这个忙我帮定了。”


“太好了,”另一个应和道,“我就知道未明兄重情重义,是条汉子,我傅剑寒一生,有你这样的兄弟足矣,改日请你喝酒。”


“好说好说,你先把雅儿的电话号码给我。”


“……”


说干就干,未明即刻做了初步调研,要知道天底下的防火墙没有哪一座毫无漏洞,只是攻破的难易程度不同罢了,比如这一次就需要相当大的计算量。他那台专打游戏的小笔记本肯定扛不住,便指挥傅剑寒去借机器。好在后者和整楼的男生都混得很熟,挨个房间找过去,很快便找出了不少志愿者,尤其是四楼的燕宇,二话不说就赞助了五台,连室友都没发现他如此富有。还有在网游里担任公会主席的陆少临,更是在公共频道发了一条滚屏消息——计院头牌东方未明少侠破例出山,为了维护江湖和平,需征诸君电脑一用,望各位踊跃支援,事后必有重酬。


未明一直没理解为什么来送温暖的同学里有一部分神色异样,直到他看到那条广播。


“——我靠计院头牌是什么鬼啊!陆少临你给我滚出来看我把你的公会马甲改成欲面狼君!”


任剑南只能硬着头皮救火:“未明兄,冷静,小不忍则乱大谋。”


*


如此折腾一番,东方未明终于如愿部署了机群,开始运行破解脚本,嘱咐友人回去等消息,三天之后见分晓。


两人踏着夕阳,一前一后回到公寓,路上打包了外卖,觉得这样的日子似乎也过成了习惯。


不过他们知道,安宁不可能一直延续下去,眼看行动的日子邻近,任剑南的心事也越来越重。傅剑寒找到他的时候,他正站在停放『破阵』的玻璃门外,一言不发。无机质的灯光将他的发色映得更加浅淡,眼中的阴霾却显得愈发深了。


傅剑寒走过去,手上拿了一瓶冰凉的饮料,把易拉罐轻贴在他的脸上:“又胡思乱想什么呢?”


任剑南反射性地缩了缩脖子,眉头随之皱起,正色道:“我不喝酒,荔枝啤也不行。”


傅剑寒被他的反应逗得有些想笑,经过这些天,他觉得任剑南在很多方面简直像小动物一样单纯直接,很难想象面前精妙的机械竟然出自这样一个人的手。他耸了耸肩,拉开易拉罐,仰头喝了起来。


“这些天辛苦你了。”任剑南在他旁边说。


“哪有,既有酒喝,又有人陪,还有高科技的玩具可以耍,我过得挺开心的,”他顿了一下,补充道,“都是真心话。”


面前的人笑了笑:“『破阵』可不是什么玩具,是性命攸关的东西。”


“那又怎样,”他满不在乎地回答,“既然你相信它,那我就相信你。”


他的目光在室内兜了一圈,最后落回到那个不容忽视的、奇迹般的造物上,尚未问世的机甲就伫立在不远处,表面泛着不可思议的璀璨光芒。


那光像是有意志似的,在他的心底播下一颗不安分的种子,催促着他投身战场,挥起武器,保护那个从来毫无城府,从来坦率真诚的身边人。


地下室有些冷,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有同样的感想,任剑南一向很怕冷,偶尔忙碌得忘了时间,在沙发上睡着,也常常不自知地缩成一团,披在身上的白大褂显得更加宽松。此时此刻,他突然想要离任剑南再近一些。可在他付诸实践之前,对方突然开口:“你记不记得我说过,还有一部分重要的工作没有完成。”


他点点头。


任剑南已经站在咫尺之外,有那么一瞬间傅剑寒觉得他似乎要说出什么重要的话,可他只是说:“跟我来吧。”


傅剑寒一头雾水,但还是遵从了他的指示,穿了驾驶服站在训练室的中央。这一次没有全息投影做出的敌人向他扑来,只有通讯器里的人对他说:“按一下左耳后方的开关。”


“咦,原来这里还有个开关啊,是新式武器,还是改进能源?”他一边说一边抬起手,遵从指示按了下去。


“两者都不是。”任剑南平静的回答,可通讯器却没有亮,他的声音仿佛直接在脑海里响起。


“哇哦!”傅剑寒被吓了一跳,四处张望,对方并不在身边,“这,这是……”


“这是我的另一个秘密武器,”脑海里的声音接着说,“精神联结增强系统,我叫它——『翻弦』。”


“剑南兄,没想到你的黑科技已经到了读心术的地步吗!”


任剑南在他的脑海里轻笑,带起一圈涟漪波动,像在琴弦上演奏一首乐曲:“没那么深奥,暂时只有大脑皮层的信号能够直连,通过它你可以读取我的表层意识,藉此迅速与我共享情报,在战斗当中,这比语言交流要高效得多。”


傅剑寒四处张望,并非错觉,他的视野似乎变得更加开阔了,出于一种无法用言语解释的启发感,他突然间理解了周遭空间的构成,他能够计算出投影敌人的运动轨迹,能够估算能源的运转方式,这些一度复杂如天书的东西,如今变得像呼吸一样简单。


不过在这一切之上,他所感受到的是一股强烈的意志,来自那个与他共享精神的人。


他听见任剑南对他说——阿寒,我不会让你独自赴险的。


-待续-

评论(4)
热度(31)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