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一名耿直的说书型选手

[侠客风云传][傅任]翻弦破阵(2)

*现paro,机甲AU,技术宅&驾驶员,双口相声

*前情提要传送门


《翻弦破阵》(2)


最近,男生宿舍楼很少出现傅剑寒的身影了。


住在楼里的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感到有点奇怪,因为在往常,此人的存在感向来是想忽略都忽略不掉的,不管打网游,还是打篮球,但凡人杂事多的地方,总少不了他出风头。可最近,他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不仅翘课,连宿舍铺位都一直空着。


当然,他并没有真的离校出走,只不过一直泡在任剑南的公寓,准确的说,是位于公寓地下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基地里。


对于傅剑寒这样的普通人来说,这座基地实在有些超现实,除了任剑南引以为傲的『破阵』半成品之外,还有一间专用训练室。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里,设置了数十台投影装置,模拟出的全息影像生动逼真,足以秒杀市面上所有次时代游戏机。


“没想到剑南兄如此深藏不露,就凭这里用到的技术,发上十篇八篇SCI都不在话下吧。”他站在更衣室里,一边把驾驶服的衣链从腰间一直拉到领口,一边赞叹道。


被恭维的人却不为所动,透过话筒平淡的回答:“无非是些闲时消遣的产物罢了,上不了台面的。”


“剑南兄可真是过谦了,不过说实话……”傅剑寒四下张望了一圈,“就算我说出去,恐怕别人也不会信的。”


他说完按下腕部的开关,驾驶服随之收缩,沿着他身体的轮廓箍紧了。这衣服使用的都是形状记忆材料,刚穿上时松松垮垮,但激活记忆模式之后,便会自发地贴合适配者的身形。更衣室里有一面镜子,傅剑寒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矫健的肌肉线条展露无疑,他满意地点点头,推开了更衣室的门。


任剑南站在门外,身披开襟白褂,头发整齐地束在脑后,鼻梁上还架了一副黑框眼镜,一反平日里迷迷糊糊的精神面貌,斯文当中透着几分抖擞。傅剑寒知道他戴眼镜倒并不是因为近视,而是为了实时从镜片上获取情报。镜片也是他的发明之一,随着视野移动,一行行绿色的荧光在上面闪现。傅剑寒试着戴过一次,很快就被飞速滚动的文字搞得头晕眼花,可任剑南看起来却泰然自若,想来早就轻车熟路。


比如现在,任剑南的眼神在傅剑寒身上扫了一圈,显然是在接收数据,在后者被他看得浑身发毛之前,他终于开口:“今天剑寒兄的状态似乎不错。”


“还好还好,毕竟已经习惯了嘛。”傅剑寒冲他比了个拇指。


“只是,昨天的耐力训练还有一个部分没完成,今天要继续吗?”


“这……”坦白说,傅剑寒有些犹豫,射击搏斗之类的项目对他而言都不在话下,但考验耐力的单调活动却往往令他头疼。


任剑南想了想,补充道:“剑寒兄天赋过人,如果连耐力都能突破达标线的话,训练计划就可以提前一周了,到时候不妨开一瓶红酒来庆祝。”


“没问题!”傅剑寒马上精神起来,“我们开始吧!”


*


有了酒的激励,傅剑寒的训练完成得无比顺畅,到了晚上,任剑南果然开了一瓶珍藏的红酒。那酒韵味醇香,价格不菲,只可惜两人都不会做饭,只能叫了外卖披萨来搭配,倘若未明或者杨云在场,一定会对这种暴殄天物的行为感到疾首痛心。


任剑南只斟了一小杯,剩下的都慷慨地交给了那个嗜酒如命的家伙。开饭前,他习惯性地打开电视,新闻照例播放着令人沮丧的内容,他索性连蓝光机也一并开了,津津有味地播起了原初星际迷航的剧集,傅剑寒跟着他看,半集过去便趴在桌上,上下眼皮已经打起架来。只有看见打斗场景才会睁开眼,冒出一句:“哇,瓦肯人居然会一阳指。”


“……什么?”


“不是一阳指,难道是传说中的少商剑!”


“……拜托,这是相位枪。”


“我知道,我只是讲个笑话而已嘛。”傅剑寒呆然地趴了回去。


“这笑话未免太冷了,”任剑南扶额,“下次我陪你看天龙八部还不行吗。”


“真的?”傅剑寒精神饱满地坐了起来,“太好啦,小弟再敬剑南兄一杯。”


“……你自己喝吧。”


酒足饭饱,外卖盒也摞了好几层,傅剑寒把它们塞进垃圾袋,打包扔进公寓楼外的垃圾桶,出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半暗了,晚风吹拂在脸上,带着令人清醒的凉意。这几天他一直心无旁骛地训练,此时偷得半分闲,倒觉得有点恍惚,不由得多站了一会儿。回到房间的时候,任剑南还坐在沙发上,笔记本电脑摊放在膝盖上,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发出噼里啪啦的敲击声,想必又在整理收集情报。


这个人平日里表现得绵软可欺,专注认真的神情却鲜少为人所见,傅剑寒也是第一次在近距离里观察他工作时的样子,不知怎地就被吸引住了,久久移不开目光。任剑南的头发颜色偏浅,蓄到半长,软软地搭在肩上,由于面对屏幕的关系,发梢上跳跃着幽蓝的荧光。他莫名地觉得这张侧脸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思考了一会儿,又觉得只是酒意上头,因微醺而产生的错觉罢了。


“查到什么了吗?”他走过去,在沙发另一侧坐下


任剑南抬头:“我在监控系统里种的木马都已经顺利激活,目前能够拿到大部分摄像装备的浏览权限。”


“听起来很有希望。”


“的确是不错的成果,但有一个区域是例外,”他说着把屏幕转过去,指了指地图上的红点,“这个区域划归在天龙财团的管辖下,但是里面的摄像头安全系数太高,仅凭我的技术恐怕黑不进去。”


傅剑寒凑过去看,红点所在的区域就河络市近郊,他边看边皱眉,“这里不是任氏工业的工厂吗,还是废弃了的。”


“我怀疑废弃只是表象。”


“越是藏着掖着,说明越是有鬼,『破阵』不是有反雷达迷彩吗,能不能让我潜入进去看看。”


这个建议并非全无道理,这些天在他忙着训练的时候,任剑南也拿到了订购的材料,日以继夜完善机甲的功能,现在,停泊在地下的『破阵』看起来已经相当完整了。可出乎他意料地,任剑南却摇了摇头:“现在不能冒进,最重要的部分还没有完成。”


“好吧,”傅剑寒耸耸肩,“听你的安排。”


任剑南把电脑挪回到自己面前,不一会儿又沉浸在长篇累牍的代码里。傅剑寒看一会儿,发现什么也看不懂,倒开始犯困了,脑袋像小鸡啄米似的,垂下去又抬起来。


一楼的房间有些阴冷,旁边的人却像一只暖炉,散发出安定的温度。他的身子一斜,自然而然地靠上了对方的肩。


任剑南这才停下手里的工作,歪过头看着他:“你要不去屋里睡一会儿?”


“不,屋里冷。”傅剑寒嘟囔着回答。


“开空调就不冷了。”


“为了节约能源,保护地球的未来,我还是呆在这儿吧。”


“先保护一下我的肩膀可以吗?”


“剑南兄此言差矣,在下有那么沉嘛。”


“和沉不沉没关系,我可不是你的人肉靠垫。”


“可是你靠起来很舒服嘛。”傅剑寒半梦半醒地说着,两只手索性揽上了身边人的腰,白色的发带披在肩上,明晃晃的甚是碍眼。


任剑南从肩到背都僵住了,可这人已经没心没肺地阖上了眼皮,像树袋熊似的,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身上,不一会儿便从喉咙里漏出轻微的鼾声。


他迟疑再三,最终还是没忍心把傅剑寒推开。


天气是真的很冷,他想,就让这家伙当一会儿人肉毛毯吧。


*


如此又过了几天,『破阵』的功能终于完善得差不多,可以投入实战测试了。


第一次穿上这身装甲的时候,傅剑寒着实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毕竟这层“外衣”是由钛金属打造,强度和硬度都相当惊人,但由于设计精妙,能源充足,装甲机动性一点也不差,完全没有笨重的感觉。配合之前的训练成果,战斗起来如鱼得水。当他出色地做出一个后空翻,用虚拟枪击落最后一只活靶的时候,连任剑南的脸都浮起了满意的笑容。


当然,实战对体力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取下头盔的时候,他已经是满头大汗,把驾驶服脱掉后,便钻进浴室洗起澡来。任剑南拿到了如山的数据,兴奋地投入下一轮演算,在电脑前呆得忘了时间,回过神的时候,才发觉浴室里的灯还亮着,淋雨的水声也依旧源源不断。


他起身走到浴室门口,发现毛巾还挂在外侧的门把手上。他敲了敲门,“剑寒兄,你该不是忘了拿毛巾吧。”


等了一会儿,里面还是没人回答,他担心傅剑寒因为体力消耗过大而虚脱,心里不免着急,不由得加大了音量,“喂,你没事吧!”说着反射性地推开了门,“阿寒!”


傅剑寒还站在花洒下面,看到任剑南毫无征兆地闯进来,一时也愣住了。


蒸汽模糊了任剑南的镜片,尽管如此,对方裸露的身体还是暴露在他的眼底。不断有热水溅在他的白大褂上,傅剑寒见状,忙不迭地关上喷头,水一停,浴室里的蒸汽很快便散去了。


“不好意思我洗的久了一点,”傅剑寒有些尴尬地说,“而且好像真的忘了拿毛巾。”


残余的水珠顺着他的锁骨,一路滑过腹部的沟壑,最后淅淅沥沥地滴落在瓷砖上。任剑南看在眼里,不知是因为蒸汽还是别的原因,脸上一阵发烫。


傅剑寒见他怔住了,觉得好笑,索性大大方方地张开双臂:“难不成剑南兄是想检查一下我的肌肉是否适合驾驶?那么大可放心,我的身子结实得很,不信你摸摸。”


“我……我并不是……”任剑南说着后退了半步。


他本来想退出门外的,却在转身前注意到对方额头上的异样。洗澡时傅剑寒把发带解了下来,黑色的头发沾了水,成缕地贴在额前,而在头发的空隙间,竟然藏着一道疤痕,大约有半指长,像是被利器划伤留下的,虽然看起来已经愈合,但表面还是泛着不自然的深红。


他的神色严肃起来,重新回到对方面前,“你的头上怎么受伤了?”


“哦,你说这个?”傅剑寒撩开额头指了指。


任剑南点头,也顾不上赤裸的问题,关切地回到他面前。


对方却慢慢勾起了嘴角:“忘了告诉你,其实我的真名叫做傅·哈利·詹姆斯·波特·剑寒。”


“……”


“是小时候留下的,多少有点吓人,所以平时用发带遮一遮。”


“可是……”


“别担心,不是什么大伤,不打紧。”


他说得随随便便,脸上还挂着满不在乎的笑容。可任剑南却僵住了,手里的毛巾滑落在地上。


“怎么了,你没事吧?”傅剑寒也被吓了一跳,“我不是哈里波特啊我逗你玩的,你可别当真……”


任剑南睁大了眼睛,仔细凝视面前的人,方才的笑容莫名地浮现在他的脑海,和一些久远到模糊不清的画面重叠在一起。


——别担心,一点小伤而已,我一定会保护你。


一度被遗忘的记忆,像是埋在淤泥中的贝壳,在海潮的冲刷中,重新展露出清晰的纹路。


“没事,”他把毛巾捡起来,急匆匆地推到对方手里,“总之你快点洗吧,蒸久了小心生病。”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放心,”傅剑寒的回答从身后传来,“在喝光剑南兄的藏酒之前,我才不会生病呢。”


-待续-



评论(8)
热度(29)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